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三十节:暴风骤雨的前兆

京城的年轻人走后,河西村失去了昔日的热闹和喧嚣。次年腊月的日子里,整个村落变得更加沉默与寂静。

老金家的院落里,也失去了昔日的生气,变得宁静,甚至有些压抑和死气沉沉。虽然去年全村人如火如荼地大干了一场,粮食生产不仅没提升,与往年同比还逊色了一筹。这使公社领导和村委很难堪。可指标定了,大话也说了,就像是拉出来的屎,已经缩不回去了。村委关起门来一商量,还得硬着头皮和挺着胸脯,报喜不报忧地虚报了每亩干谷八百斤的好收成,按征收计划,上交了一半。

自从东北双兄弟入了关,在沿渤海湾的南戴河低洼盐碱地里种了水稻,河西村一直是抚宁南部平原赫赫有名的鱼米之乡。可如今,牲口有稻草和秕糠,大活人却愁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么一来,村里的粮仓几乎被折腾空了。

听到此讯,老金头火了。

“娘的。应付了指标,乡亲们可咋办?都等着喝西北风去?”

村里开始流传风言风语,说老金头在大跃进中情绪消极,抵触水稻高产,拖了公社后腿。有人甚至怀疑他是南朝鲜李承晚当局安插下来的特务,故意在暗中搞破坏捣乱。这些流言蜚语和造谣诽谤气得老金头浑身哆嗦,就连握着烟斗的手,也被气得不停地发颤。朴大妈看他那愁眉不展的样子,劝他去找村委领导谈心,可他像头倔牛,死活不肯。

七月底,华东地区遭受了有史以来最罕见的洪涝,接着,长江决了口。洪峰卷着淤泥沉沙和咆哮的浪涛,淹没了沿岸的村落和农田,造成数百万人的死亡,被称为二十世纪死亡率最高的一起自然灾害。

那年夏天,抚宁也遭遇了一场特大洪涝。河西村原本就坐落在洋河旁渤海湾的一片盐碱低洼地里,再加上去年挖了红旗渠和第二期蓄水干渠,留守营,特别是河西村,成了那场洪涝的重灾区。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