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二十八节:高产“卫星”

那年夏天过得很快,转眼间即将立秋。在七年超英国、十五年赶美国的“赶超英美”大跃进口号声中,自五月份以来,全国各地传来了水稻、大麦双丰收,亩产创奇迹的捷报。

八月十一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文章称,粮食储藏过剩的一个解决办法是鼓励群众放开肚皮吃饭,一天吃五顿,换花样吃,甚至说,若想喝稀饭,应事先向上级汇报批准。

两天后,报上又发表了一篇举世瞩目的报道。报道称:“根据湖北盛黄冈专区和麻城县**早稻高产验收团联合查验证实,这个县的麻溪河乡建国第一农业社,在一点零一六亩播种‘江西早’种子的早稻田里,创造了平均亩产干谷三万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惊人纪录,截至目前,这是我国早稻大丰收中放射出的大批高产‘卫星’中的‘冠军’,它比安徽省枞阳县石马乡高丰农业社及本县平靖乡第二农业社先后创造的早稻高产纪录高出一倍以上。” 

这个惊天数字,把南戴河的乡亲们惊呆了。

文章发表的当日,南戴河人民公社公委会就连夜召集全体下放干部和社员学习文章精神。河西村的村委书记向公社公委介绍说,海棠是部队转业的文化教员,口才好,特意请她站起来,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女播音员的口吻为大家朗读那篇文章。

“据了解,这块田整地共达十次,深耕达一尺以上。共施底肥、追肥五次,先后施用的肥料计有草籽三千斤、塘泥一千担、陈砖土四百担、硫酸铵一百零五斤、过磷酸钙八 十斤、水粪肥六十担、豆饼一百八十斤。底肥是结合犁地分层施用的,作到了层层有肥。插秧的密度,实际上已经很难用多少蔸来计算了,因为整块田的稻子都是一根紧靠一根的。在验收时,人们曾选一平方尺的面积进行实测,据实测结果推算,平均每亩约有七百六十八万穗。把鸡蛋随便地放在稻禾上面滚动,鸡蛋始终不会掉到田里去。” 

大家聚精会神地听着。有的被这喜讯震撼,赞叹不已;还有的搭拉着头,惭愧地在摇着脑袋自责。公委书记眉头紧皱,眯着眼,在不停地反复思索。村委书记坐在一旁,张着下巴,嘴角里溢出一滴长长的哈喇子。几个调皮的村民在私下打赌,赌那哈喇子啥时候能滴到地上。

惟有老金头独自一人蹲在公委会大院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板着脸,吧嗒吧嗒地抽着闷烟。听了那惊人数字,仿佛自己的脸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对他而言,那是对所有种水稻出名的东北老乡一个天大的耻辱。

他不信邪,认为那都是捏造的。

对南戴河人民公社的其他社员和下放干部而言,秋收成了一场严峻的考验。现实是无情的。那年秋收,老金头的水稻不但没创亩产记录,甚至平均亩产比去年还低了二十斤。从那时起,他一直萎靡不振,满脸一副沮丧的样子,人也随着气候的变化,一天天瘦了下来。 

那年秋天,仿佛有一种不祥之兆。望着碧蓝的天空中远去南飞的大雁和收割后空荡荡的田野,海棠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仿佛是《红楼梦》里黛玉在微带寒气的秋夜望着楼台下水中映月的那种感觉。

渐渐的,苍天苯槐的叶子脱落了,金黄黄的一片。从渤海湾刮来的劲风掠过河北平原,刮得枯黄的叶子在风中乱舞,发出凄凉的“沙沙”声。那声音使人思绪万千,犹如刀绞。不久,南戴河漫长的海岸线上吹来呼呼寒风,带来了一个无情的严冬和铺天盖地的黄沙与粉尘。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