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二十三节:男人与女人

岳斌从小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小白脸和规规矩矩的小账房。一见到血,两腿就开始发软和满脸刷白。这是妇道人家的事儿,得找个懂**的老妇人来。他立刻想到朴大妈。不由分说,他抄起那辆自行车,进了村。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大家伙开始嘀咕。有人问,是不是这女的有了身孕?没有啊。不会吧。就连躺在地上的海棠也摇头为自己申辩。

领班的叹了口气,说:“唉,部里根本就不该破例让你们小两口一起下放,谈情说爱,过性生活。这岂不是小资产阶级的特殊化和不正之风在作怪?”

最宝贵的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耽搁了。

当朴大妈坐着老金头赶的牛车赶到地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那时,海棠因失血过多已濒临休克。 

没等下车朴大妈就用颤栗的食指指着眼前的男人破口大骂:“你们还算什么爷们吗?咋能忍心让有了身孕的妇道人家在毒太阳下干重活?这岂不是想要她的小命?”

这可不是朴大妈往常含蓄的数落,而是脸红脖子粗的训斥。老爷们都被这番话说弄得哑口无言和目瞪口呆。

噌的一下她屁股离了车膀,一头向槐树阴下的海棠扑去。见到朴大妈,海棠如同见到了亲娘,淌着委屈的泪水,一头扑倒在阿妈妮温柔的怀抱中,像个受冤的孩子,开始哇哇痛哭起来。

朴大妈愤愤地瞥了岳斌一眼,埋怨说:“你这丈夫是咋当的?闺女有喜啦。”接着,她朝领班的吼了一声:“种水稻不是为了养人吗?即便要创高产、放卫星,总不能不顾妇人和娃儿的安危把性命当儿戏吧?”

说完,她冲着老金头喊道:“快,快扛闺女上车。在这穷山僻壤的地方,只能是等死。若要保住娘俩的性命,只能上县城医院。”

男人们帮岳斌将他媳妇扛上牛车后又回到田间继续工作了。岳斌刚要上车被阿妈妮喊住。她劝说道:“这车上坐不下太多人。一路上,坑坑洼洼的,也没个好照应,你就甭去啦。”

岳斌站在那儿犹豫了片刻,暗想,也是。由于个人私事,他在施工中被人从干渠工地叫走,已经耽搁了不少劳动,造成了不良影响。如果再陪媳妇去县城,说风凉话的人就会更多,说不定还会受到领导的批评。他想,为了避免风言风语,就让朴大妈和老金头代劳吧。

他没吭声,站在那颗苍天苯槐下望着远去的牛车在地平线上渐渐消失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