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二十节:耕牛和人耕

其实,老金头所云,不无道理。

公社里的耕牛已在昼夜繁忙的春耕和农垦运动中,累得半死。这些顶梁柱一般的劳动工具,无论是在炎热的正午,还是在凄冷夜晚的篝火和盏盏火把下,不间断地在沿海的荒滩和盐碱地里耕耘。刚卸完套,在树阴下吃几口干枯的稻草,还没来得及喘上气来,就又被套上拴去犁地,直到月牙儿已悄悄爬上树梢。

不久,社里的五分之一耕牛被活活累死。

牛身上全是宝,从牛肉、牛头骨、牛皮、牛筋、牛鞭、牛杂碎到牛粪,一丝一毫也没浪费。公社社员和下放干部与干事因祸得福,饱餐了几顿俄式土豆烧牛肉。在老金家,小夫妻还尝到甜咸可口的韩式烤肉。他们这辈子也没想到,能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品尝到牛肉,真乃是三生有幸。

可是,那所谓的“幸运”只不过是瞬间和暂时的。

当天,组织上召开了劳动骨干模范动员会。因海棠不是党员,没被邀请。海棠参加过抗美援朝,是光荣的转业军人;岳斌也是新中国培养出的第一批专业财政人员,加上家庭背景清白,被邀请参加了“扩大会议”。

参加过骨干动员会的同志传达了动员会的会议精神。传达说,牲畜是农村的一个重要劳动工具,也是公社和农村建设的宝贵财富,干部干事需要严加重视和爱护。耕牛要休息,但人可以代替耕牛,连续两班倒昼夜工作,以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和战斗毅力,在最艰苦和恶劣的环境下,创造稻子高产“放卫星”的奇迹。

就这样,人成了新的农耕工具。他们与耕牛一同,牵着犁头在荒废的低洼盐碱地里犁地。公社从西叩村请来了一个半拉水稻“专家”,称地犁的深、稻苗种的密是高产的一个奥秘。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耕牛在牛圈入睡;青年们替换下牲畜,吆喝着号子,在篝火和火把的映照下翻来覆去地拉着犁,出没在沿海的荒滩上。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