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十九节:“超英赶美”

第二天,南戴河人民公社和下放干部干事被召集到农公委大院,传达中央三五规划和三年超英国、十五年超美国的目标,阅读学习《人民日报》二月十八日(春节)的文章,讨论如何突破水稻高产的问题。

文章说:“高产作物的产量究竟有多高呢?1957年全国粮食平均每亩产量一百八十二点三斤,而水稻的平均产量则是三百五十八斤,薯类平均产量二百六十九点九斤,玉米在北方主要产区平均产量一百九十点四斤,都超过全国平均产量很多。从高额丰产和大面积丰产的许多事实看,这三种作物在创造丰产纪录上是有显著作用的,亩产二千斤左右的丰产田几乎都是种植水稻、薯类(四折一计算)或玉米的。去年出现的许多千斤县所种植的粮食作物大部分是水稻。去年达到四百斤指标的河北抚宁县,高产作物的面积占到粮食总面积的**%。”

老金头虽不识字,但头脑很清醒,能听话听音。他一听,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皱眉蹲在地上,一边想事一边吧嗒吧嗒地抽着闷烟。

五六年,他曾带头办起初级农业社,那时自家的稻田每亩就产了上五百斤,是河西、留守营,乃至整个扶宁赫赫有名高产大户。虽说去年河西村亩产水稻五百斤,扶宁的平均亩产达四百斤,但和全国其它亩产千斤或二千斤的区县相比,还是落后了十万八千里。

会议结束前,公社公委提出了年水稻亩产翻番的指标。 晚饭后,公社领导登门拜访,与老金头谈心唠家常,请他献计献策。这下子把他难住了。

老金头嘟哝说:“革命加拼命,咱可能弄出五六百斤来。可是就是打死咱,也弄不出上千斤哦。”

不久,“不信天命信革命”的口号出了炉,接着一场与天斗、与地斗的轰轰烈烈春耕运动在河西村全面铺展开来。

在这场五八年春如火如荼的春耕运动中,北京来的下放青年成了劳动主力军。为加快农业规模化和集体化的进程,早日在扶宁达到全县水稻种植面积过八万亩,平均亩产超千斤的目标,要甩开膀子大干一场。领导们决定,沿着五零年解放军某师团开垦的稻田,再扩大傍海低洼盐碱地的开垦,并且继续兴建红旗渠的第二期和第三期蓄水干渠工程。

过去,大家伙起早贪黑,一天是十二小时的工作日。到了三月中旬,变成了每天十六甚至十八个小时,昼夜连续不间断地工作。有些人索性就扛着行李下地,吃在田边的笨槐和柳树荫下,睡在辽阔的旷野和群星闪烁的夜空下。在漆黑的夜晚,盐碱地里往往还篝火通明,在嘹亮和铿锵有力的号子声中,一片慷慨激昂和振奋人心的惊人景象。

工作之余,大家在田边交换着信息。从正定县传来消息称,曲阳桥地区有四千多亩沿滹沱河的稻田,当地西叩村社第七小队的水稻亩产已经翻了两番。丰产地每亩能产一千九百五十斤,就是平均下来,每亩也能产一千三百斤。与此同时,从安徽省枞阳县和湖北省麻城县也传来创造每亩超万斤甚至三万斤的高产放“卫星”捷讯。渐渐的,有人在私底下议论起老金头来,称他是河西村老字号的“保守派”和“老顽固”。

组织上找海棠和岳斌谈话,说他们是解放后培养出来的革命青年,要提高觉悟和意识,回去好好做老金头的思想工作。领导还叮嘱,因为他们是下放年轻干部干事中唯一一对儿夫妻,要注意影响,和单身同志打成一片、同吃同住,不要搞特殊化。小两口一对眼,猜测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也卷铺盖睡在田头。

晚饭桌前,听了小两口的诉说,老金头吹胡子瞪眼,愤愤地骂道:“他娘的,把咱当啥嘞?咱不是变戏法的。既不是孙悟空,也没有金箍棒。那些说每亩能产上万斤的,纯属胡扯。”

小两口只能坐在那儿,傻愣愣地点着头,目瞪口呆地听着。

朴大妈打岔,问海棠:“闺女,在《上甘岭》里,咱不是已经把美国佬打败了吗?怎么还说要赶美国呢?说要超英国、赶美国,可人家英国人、美国人到底长啥样,人家国家是咋样子,咱庄稼人也从未见过。这可咋整呀?” 

小时候在上海,海棠曾上过美国传教士开办的天主教学堂,识英文字母,而且,逢周末和过年过节的,曾从后门遛进堂叔的静安寺电影院,去偷看美国好莱坞的爱情影片。她沉思了片刻,说:“不过,美国人吃面包,抹果酱、黄油和烤牛扒,而且,能产飞机、大炮和***。有的人家还有小轿车哩……” 

老金头“哼”了一声,说:“小轿车?那都是咱死后的事儿,咱这辈子怕是赶不上了。咱关心的,是家里那头可怜的牛。像你们这样整天拉犁不松套的,甭等到啥主义,就得把咱家那头牛活活拉死。”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