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十七节:海棠籽

次日收工后,海棠在黑黢黢的茅屋内整理要洗的衣裳,翻兜时,无意中从里面滚出一个红里透紫的海棠果。她先是一愣,然后从地上拾起那紫红色的果子,将它攥在掌心,差异和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她想,奇怪,哪儿来的海棠果?说不定在京城与岳斌谈恋爱时,不知哪个寂静的夜晚,在海棠园中漫步间,从哪棵果树上落下来,不偏不斜正落到自己的口袋里。想到这儿,一丝羞涩的微笑掠过她渐渐憔悴的面颊。

虽然自家并非京城生人,在学校里,她曾听京城的孩子们,特别是家住南城的贫穷孩子说,京城里有个在冬季吃冰冻海棠的习俗。解放前,这该算是比较奢侈的零食。海棠果也就拇指大,果子颜色紫里透红,表皮还有些光泽。每逢秋季刚采摘后,果子并不香甜,略有些酸涩,需要储存过冬。当大雪笼罩住京城的街头巷尾,西北风嗖嗖地顺着胡同口往里灌时,正值吃冰冻海棠果的好时节。抹去浮头的白霜,里面的海棠果的滋味酸甜,口感香脆和鲜美,如同化了冻的柿子。

她又瞧了瞧手中的海棠果,试咬了一口,顿时感觉到一股酸甜的苦涩。这种酸甜使她从舌根上淌出汪汪口水。她暗想,倘若这果子能落到埋伏在上甘岭坑道里饱受饥渴的战士手中该多好?一颗酸甜的小小海棠果,能拯救多少饥渴的子弟兵?能让大家留出多少宝贵的口水?想着,她的眼帘开始湿润,感到泪汪汪的。

望着那椭圆的海棠果,她又记起留守在海棠园渐渐老去的母亲。虽然母女间的关系不和,但毕竟自己是母亲的血脉,血液里流淌着老人家的基因,终究有一丝牵挂。想着,她又咬了一口海棠果,里面露出白里透黄的果瓤,中间还嵌有五颗海棠籽,形状犹如一枚五星。

忽然,海棠心血来潮,一溜烟出了小茅屋,走进院内。听到朴大妈在大屋厨房里做饭,她穿过空荡荡的院落,捏蹑手蹑脚地从后门遛了出去,来到后院外的那座小山丘下。

眼前,耸立着那颗高大的松柏,下面是埋着“小黄”的小坟丘。坟头上已经长出嫩草,周边的狗尾巴草在西斜的夕阳下金灿灿的一片。 她在那颗松柏下弯着腰,从草丛里找到一根树枝,双膝跪在小坟丘旁的湿地上,用那根小棍挖了一个浅坑,将吃剩的果子和里面的籽一同扔了进去,然后将浮土归回原位。她心里暗想,说不定哪天我们都走了,土壤里埋着的这些海棠籽能在这片肥沃的土壤中生根发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