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十五节:“红旗渠”

第二天凌晨,海棠起床后仿佛像换了个人似的。她把军棉被折叠得四四方方、有棱有角,刷了牙,洗了脸,扛着从地里带回家的镐头,斜肩挎着那已褪了色的暗绿色军水壶,精神抖擞地随丈夫出了大门,向相反方向阔步走去。

老金头和朴大妈悄悄将小黄的皮骨裹在一块方巾里,在房后光秃小山丘上的一颗松柏下挖了个坑,埋了。他们还刻意在那儿塑了个小坟丘。阿妈妮跪在坟丘前大哭了一场。小黄的死和那碗肉汤更牵近了海棠与阿妈妮间的感情距离。后来,她和岳斌也陪阿妈妮去给小黄“上过坟”。小夫妻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了愧疚和赔了不是。

老金头总是摆摆手,说:“唉,死了倒好。那家伙只会汪汪叫。可你一吼,它就吓得像丢了魂似的往屋里跑,是个没用的东西。”

家犬小黄走后,老金家没了汪汪的吠叫声,院落里多了几分宁静。老金头时常蹲在居室的屋檐下,望着空荡的院子,吧嗒吧嗒抽自己的闷烟,眼角里不时也挂着些暗淡的血丝,脑海中还时常有一丝对小黄的追忆与思念。

海棠和岳斌就这样工作和生活在抚宁的河西村,一直到那年初春。

红旗渠终于与东西河畔的内陆蓄水沟会合,灌了水。在一片沸腾的“乌拉”欢呼声中,北京来的文艺青年们激动的蹦跳起来。幸福的汪汪热泪,如同渠中的滚滚清水,夺眶而出。红旗渠和蓄水沟都凝聚了他们的血汗和付出,是用他们宝贵的青春与生命换来的。

为了庆祝红旗渠和蓄水沟一期工程竣工,组织上特意安排了一支农村放映队来南戴河人民公社慰问,放映一场电影,并召集附近的村民和下放的干部干事都来观赏。那晚放映的片子是《上甘岭》。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