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十四节:火锅肉汤

过了一个时辰,外面有人敲门。岳斌打开屋门,看见老金头叼着烟斗,憨厚地站在门口,一副笑脸。饭好了,朴大妈让他亲自过来请小夫妻去大屋吃饭。

岳斌哄海棠起来吃饭,她不肯。心想,都深更半夜了,还吃什么饭?岳斌叹了口气:“唉,人家是一片好心肠,都为了你。现在,咱是想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啦。不然的话,会闹出‘民族问题’,受组织批评的。”海棠侧过身,仰着头想了想,嗯,也是。她不爽地慢腾腾下了床,在岳斌的搀扶下进了大屋。

大屋里,地炕中央放着一张矮方桌,上面摆着一盆香喷喷的火锅。热腾腾的烟雾缭绕着屋室。老金头和朴大妈已经等候在主人座位上。一看到海棠,她慌忙起身,将海棠扶到小子辈的座位上。

海棠晕晕乎乎地瞧着一大桌丰盛的菜肴,尴尬之余还甚感难为情。

“哎呀,都是我的不好,”她羞涩地说。“你看,在困难时期没能给乡亲们带来什么实惠,反倒让你们破费了。”

老金头吸了口烟,不慌不忙地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客气的?你去打美国鬼子不也是为了咱朝鲜人?既是一家人就不能说两家话。”

老金头的这番话把海棠堵了回去。阿妈妮笑眯眯地将一勺热乎乎的肉汤放到海棠眼前的汤碗里,说:“我们老两口是乡下人,平日早起早睡。这么晚,在咱家也算是破天荒了,就算是夜宵吧,也算稀客给咱家带来的福气。多吃点儿肉,给你补补血气。”

说着,朴大妈又给岳斌盛了一碗汤,催小夫妻快吃,吃完后去睡个好觉。岳斌知道妻子是个爱食肉的人,暗地在想,喝了这碗肉汤她一定会见好。可是,瞧着老金头坐在煤油灯前吧嗒着烟嘴,一声不吭,也不动筷子,他感觉有些蹊跷。

阿妈妮瞥了老伴一眼,用胳膊肘拱了拱他,让他动筷子。

老金头叹了口气,说:“这么晚了,不爱吃肉,咽得慌。看来,如果我不动筷子,你们也不吃。这么着吧,我陪你们吃点儿泡菜。”

老金头这才动了筷子。

看着老金头脸上那冷漠的表情,岳斌有些忐忑。他闷头喝了口肉汤。汤浓浓的,有股盐鲜味儿;色泽是浓郁的酱红;肉感柔嫩,香里含着微辣。

他试探地问了一句:“这汤好鲜,是什么肉?”

老金头没吭声。

阿妈妮瞥了小两口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唉,这是咱朝鲜人喜欢吃的狗肉。”

听了这话,海棠愣住了,停下手中的筷子,慌忙问:“这么晚了,哪儿来的狗肉?”

老两口对视了一眼,老金头低头不语,继续吧嗒吧嗒抽着闷烟。

朴大妈哼了一声,责怪说:“你就知道在那儿抽你的烟。”

老伴抬起头来,瞪了她一眼,不爽地回答说:“怎么?你偏让我说那是咱家小黄的肉?”

听罢此话,岳斌和海棠同时愣住了。海棠的眼泪唰的一下淌了出来。她抱住身旁的朝鲜阿妈妮,号啕大哭起来。哭声里,充满了错综复杂的感情,有对朴大妈的感恩,对小黄的怜悯,和对童年时母亲离弃自己的委屈,家庭矛盾给她带来的烦恼,包括自己在小老鼠面前无奈的畏怯和对婚后丈夫表现的不满。

在朝鲜族阿妈妮温暖的怀抱中,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梦寐以求和幻想中的母爱。那是母亲的大度仁慈博爱,犹如寒冬里一缕温暖的阳光和饥渴中滋润心田的甘露。

吃过饭,小夫妻叩谢了两位热心长老,匆匆回到仓房。海棠是个感情内向和敏感的女子。她深知,那顿宵夜饭和肉汤不仅是用来充饥的食物,而且,还代表着阿妈妮对自己的一番母爱和朝鲜人民与汉族人民唇齿相依的真诚情谊。那碗汤变成了一种无形的精神食粮和动力,滋润着她年轻的心灵。熄灯后,她感觉身躯很乏力,疲惫不堪,在哭啼中渐渐入睡,忘却了稻草后的老鼠洞和内心的烦闷。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