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十一节:干娘阿妈妮

朴大妈听说海棠参加过抗美援朝,而且还在英勇的中国空军服过役,立刻拉近了她们间的距离。俩人仿佛是从未相逢的母女,一见如故。朴大妈将她搂在怀中,像拥抱自己亲闺女一样,拍手称快,双脚腾空蹦起来,朝鲜裙的裙底趿拉在干硬的地面上,扑腾扑腾的。

老金头嘴里吧嗒着烟斗,咕哝说:“你这老太婆就想当娘。这回好了,闺女,就认你这朝鲜阿妈妮为干娘吧。”

阿妈妮不由分说,将海棠往腾出的仓房拽。院子里的那条家犬“小黄”也跟在后面,左右摇晃着金黄色的尾巴。

粮库的门吱的一声开了。岳斌拿着老金头递过来的煤油灯,走进那冷飕飕、漆黑一团的屋子。那是一间储存粮食、稻草和杂物的草房。正对着门是一个土炕。不像朝鲜人居室里的地炕,“土炕”不是睡人的,而是放置粮食和杂货用的,所以底下没有火道。墙是用木框搭建的,外面编织了草绳和柳条,上面抹了些白泥浆。屋顶是一个用绳草和柳树条编织成的草帘,上面覆盖着用枯黄的稻草编而成的厚厚包顶。屋子的一个犄角里,还堆放着些没用完的稻草和高粱秆。

海棠往里一瞧,心凉了半截。

虽然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强人,即便是“女强人”,也有自己的怪癖。最典型的,就是她那爱干净的洁癖和对老鼠的恐惧。

她不由自主地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战战兢兢地问:“这里有老鼠吗?”

老金头吧嗒着烟嘴,慢条斯理地应着说:“嗨,在乡下哪能没老鼠耗子的?”

海棠咕哝说:“我怕…… ”

阿妈妮被海棠的话逗笑了,笑咪咪地说:“闺女,不怕。你是咱战斗英雄,难道说那些老鼠能吃了你不成?”

岳斌慌忙出来解围,说:“没事儿。她走了一路,累了。”

老金头和阿妈妮让小两口先安顿下来,便告退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