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五节:母女恩怨

俗话说,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海棠家也不例外。她横下心来,决定与母亲和家庭决裂。其实,这个选择在一定意义上出于对母亲的偏见和怨恨。这种怨恨可以追溯到海棠幼年的抗战时期。

为了逃离即将沦陷的上海,一九三七年深秋,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母亲悄悄带着三个哥哥乘渡船去了重庆,与从武汉赶赴重庆的丈夫汇合,把海棠独自一人留在了上海的堂弟家。第二天早晨,她醒来后才恍然大悟,感觉自己被母亲抛弃,一夜间,全家离开了她。她嚎啕大哭,一个个彻夜难眠的黑夜,心酸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不久,她患了胃炎,疼得在床上打滚。一家人这么一走就是八年云和月,直到四五年小日本投降。

在重庆,母亲生下了妹妹莎莎。莎莎的生性与她的截然不同,是个外向和嘴甜的女娃,一降生就赢得了父母的偏爱。就连周恩来和邓大姐见了小妹都爱不释手,盘问母亲愿不愿意将小妹让给邓大姐当养女。母亲自然回绝。事后,莎莎还在父亲的影片中当过小童星,解放后,成了一名芭蕾舞演员。

妹妹的出生和受宠使海棠内心更感觉委屈和不平衡。

多少年过去后,母亲解释说,那是抗战的烽火年代,天上有日本人的轰炸机;路上有日本人的宪兵;船上还有日本人的密探。把海棠独自留在上海实在出于无奈,目的是为了保护当时家中唯一的闺女。路上,一个女孩子家不仅会成为累赘,而且遇到危险不像男孩子那样好掩护和容易逃生。可海棠不信母亲这套冠冕堂皇的言词。在她眼中,母亲带着哥哥逃之夭夭,将自己一个女孩子家遗弃在了虎穴。

谈到海棠孤僻的个性是先天还是后天,这没人知晓。倘若说,她先天就孤僻、内向和敏感,幼年时,母亲的离弃更加深了心灵深处的创伤,给她的内心蒙上了一层难忘的感情阴影。

堂叔的大姨太是个典型的上海妇人,一身吝啬的小家气。海棠的存在,不仅在饭桌上多添了一双筷子,而且还成了家中的一个经济负担。大姨太只让佣人给她买最廉价的点心,穿的也是自家孩子剩下的衣服和大号童鞋。一双鞋子可以穿很长时间。海棠认为,自己的脚就这样给磨出了糨子,也长得越来越宽,直到后来很难在市场上买到合适的鞋子,害了自己一辈子。

海棠是个感情脆弱和心细的女孩子,把这一滴滴苦涩的泪水咽进肚子,将大姨太的吝啬、小气和对母亲的怨恨埋在心底。在那郁闷的家庭,她过着寄人篱下、忍气吞声的日子。她渐渐的对家佣和仆人产生了同情和怜悯,愿意去厨房与她们聊天,问长问短,倾听她们的家事和苦衷;对富贵人家的奢侈与权势感到内疚与憎恶。下意识里,她将自己的命运与下贱人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认定自己是个苦命的女娃。久而久之,她变得更加内向和叛逆,与自己的母亲与家庭越发势不两立。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