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四节:婚姻的殿堂

他们间的爱慕情愫被母亲发觉后,老太太拍桌子、瞪眼,大发雷霆,勒令海棠与外面的“野男人”划清界限,断绝往来,还吩咐下面的仆人拒绝让他登门拜访。

两年前,海棠的父亲积劳成疾,不幸病故。母亲变得脾气急躁,再加上外面的工作繁忙和社会上反右运动的压力,更是情绪不稳,容易发火。她给女儿下了最后通牒——或许与那男人一刀两断,断绝任何来往;或许从家里搬走,从此断绝母女关系。

为了解围,海棠的大哥召集了一个小范围的家庭会议。那是七月底一个炎热的夜晚。晚饭后,大人小孩们都拿着扇子在海棠树下乘凉,在胡同里遛弯儿。一家人在压抑的气氛下聚集在饭堂的餐桌前,海棠闷闷不乐地耷拉着头,一言不发。之前,大哥私下里给海棠做过思想工作,建议她三思而后行。自父亲过世后,母亲内心一直很不爽。老太太在逃离沦陷给日本人的上海滩时就烙下的胃溃疡,这老病在酷暑天里又犯了。

大哥说,女大当嫁,这是必然。可即便是嫁,至少也该嫁一个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哦。他劝妹妹,为了一家和睦,切忌得罪母亲,就应了老人家算了。

海棠家里有一个远房亲戚在外交部当副部长,手下有一帮新中国培养的红苗外交官。大哥给那远亲的秘书挂了电话,求他在外交部帮助做个媒,替妹妹寻个帅哥儿。小秘书一口答应。几天后,秘书回了电话说,正巧有个刚调到中欧某小国中国使馆当大使的俊秀男子无妻。他人品端正,因工作需要,组织上正帮他物色一个年轻漂亮的可靠妻子。婚后,妹妹可随丈夫一道派驻欧洲,当一名中国红色外交的大使夫人,长期旅居海外。他与媳妇一嘀咕,认为这莫不是件皆大欢喜、天作之合的革命婚姻,相信妹妹会一口答应。 

听说长子在私下里替妹妹穿针引线,做媒拉纤,又听了男方的背景,老太太这才缓缓松了口气。可出乎大家的意料,海棠毫无感恩之情,一晚上,一声不吭地板着张冷漠的长脸,死活就是不从。老太太又烦躁地拍起桌子,暴跳如雷,开始大喊大叫,吓得仆人直往门后闪。

海棠的母亲一向是个好面子的江南女子。在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她曾是社交界出了名的大美人和交际花,与当时上海滩红得发紫的女影星和女歌星被称为“鸿运三姐妹”,经常出入百乐门,逛夜场,与显赫贵人、军阀和政客的关系都颇为亲密。上海沦陷,母亲携几个哥哥逃往重庆。在重庆,她又成了当地影艺圈的大红人;在国共两党合作期间,还成了周恩来、郭沫若和一些国名党政要的知交。

这样一个好强女人,怎能容忍自己的长女嫁给一个无名小辈?在老太太眼中,这不仅将是有失家誉的社会丑闻,而且还是一桩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坏事。可在海棠心目中,自己的母亲不过就是个图名图利、不折不扣的势利眼。

几天后,那个单身大使正好来京汇报工作。通过外交部部长办公室的小秘书在幕后做媒,听过女方的家庭背景他也感觉很合适。鉴于一周后就将返回欧洲,临走前,他想与海棠见个面。可海棠就是不给面子,死活不应,弄得大家很尴尬。听了这消息,老太太又拍起桌子,瞪大眼球。这么一闹,更加深了母女间的恩怨。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