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开 作者:松岩  更新时间:2014-07-11
目录

第一节:“海棠”

明天,将是海棠成亲的大喜之日。那晚,她独自一人站在海棠园内一个昏暗的角落,仰首望着漆黑夜空中的明月,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像《红楼梦》中的黛玉。内心中,不仅毫无澎湃情怀,反而感到一丝凄凉和孤独。与其他婚前的新娘子相反,她没有心思去考虑婚礼上的穿戴。在一个革命年代,她认为那是小资情调,况且,家中毫无任何为自己操办婚姻的计划与开支,周边也没有叽叽喳喳的闺蜜。那是因为她打心眼里反感那些爱嘚瑟、低级趣味的唠叨妇人。

那个夜晚,海棠心里很是茫然。对婚礼,没有过多的期待;对未来的婚姻,惟一的奢求,就是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和孩子。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在暗想,难道说,自己的选择真相母亲和哥哥所说,是个不妥的抉择?她内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海棠的祖姓为崔,名婉汝,听起来颇有些江南大家闺秀的韵味。她出生于上海滩的一个名门望族,解放战争时期,随家人在香港逗留过一段时间。父亲曾是联华电影公司的大导演;母亲是社交界的著名交际花和大美人;她在家中排行老四,是大女儿。在婉汝眼中,母亲很封建,不仅是势利眼,而且还重男轻女。因此,自幼就与母亲不合,认为她是个游手好闲的迂腐贵妇人,自己则是个发誓与旧世界决裂的知识女青年。从小,她就反感自己的名字,认为那娇柔的声韵像靡靡之音,充满了封建色彩,代表着旧社会女性的懦弱和悲摧。她一直想改名,给自己一个更摩登和与时俱进的名字。

那是在遇上新郎官岳斌之前。

解放后,总理致电婉汝父亲,希望老人家能回国参加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老人接到电报后,很是兴奋,匆忙携家眷风尘仆仆地从香港搬回内地,住进京城胡同的一所大宅院里。她家的二层小洋房,坐落在大宅院的海棠园内,里面布满漂亮的海棠树。海棠是春天的象征。那时,她曾听母亲说,周总理颇喜爱海棠花,还特意在中南海的西花厅种植了海棠树。五四年春,正值海棠花盛开的季节。当时,总理在瑞士参加日内瓦会议,邓大姐知道总理爱赏海棠花,便剪下一枝,夹在书中,托人捎给远方的丈夫。总理见到花后,很是感慨,勾起思乡情。那朵海棠花,正象征着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夫妻间的赤诚恩爱。

在海棠园内的一棵海棠树下,婉汝遇上自己出生后的第二个情人。记起总理与邓大姐间那段罗曼蒂克的爱情,于是乎,出于一时即兴的冲动或某种感情承诺,她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更改为“海棠”。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