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一章 诚心诚意(5)

三人被关在乡绅家的牛栏里,何如云与一些女的关在一起,何良辉、康介白与一些男的关在一起。两间牛栏有木栏相隔,人牛混杂,阴暗肮脏,比监狱更甚。何良辉与表妹两年不见,竟然相见于牛栏。何如云挤到木栏喊道:“良辉哥!”

何良辉忙挤过去,拉住何如云,关切地问:“云妹,你怎么来了这里?你受了伤,都怪我。”何良辉很尴尬,自以为行佛法讲教义可以普度众生,却把自己和表妹送进了劣绅的牛栏。

何如云说道:“皮肉之伤,不要紧。你呢?”

“不打紧。不过……我真佩服你。”

“不打紧就好!佩服谈不上,发展农会,把农民工人团结起来反抗封建是革命的需要,这一点苦不算什么。”何如云笑道。

“你不畏强暴,舍生忘死,真像是佛家里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何良辉看到何如云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无畏无私的光芒,不禁又念道:“阿弥陀佛!”

“你还信佛?缘起性空?鞭子打在身上不是空的,而是现实的;劣绅对农民的欺压不是空的,也是现实的。这些现实的痛苦是不能通过悟,通过忍,通过劝人为善而不存在的,痛苦的根源在于社会制度,必须通过革命废除黑暗的制度,建立一个人人权利平等的新社会,才能实现人人极乐世界或说世界大同。”

何良辉靠在牛栏上无言地思索,佛在他的心中站的位置太大了,一直认为佛才是解救百姓苦难痛苦的救世主,领悟佛法、弘扬佛法就可以普度众生。牛栏之中,此情此境,何如云的话像一阵飙风,把何良辉心中的佛法吹得凌乱无章。

月光从牛栏顶渗透下来,照在何如云的脸上,发出慈祥的光辉,何良辉心想:“云妹本是一位性情温柔、心地善良的人,为什么会组织农民拿起镰刀反抗?”“是为了解救劳苦大众,与普度众生相通?什么力量使一位弱女子这样毅然要揭竿而起、付诸于暴力呢?”“善、忍之戒律、佛法真的不能普度众生吗?”“缘起性不空,这是已经得到的体验。”

佛是直接宣讲教义的宗教,教义是不容否认和怀疑的!怀疑或否认教义的人,都不是真正的佛教徒!刹那间,何良辉意识到自己与佛的缘分已尽,不由生出一丝伤感。

普度众生或解救劳苦大众的路还是要走的,天下的百姓还生于水深火热之中!何良辉又抬头,望了眼被碎月照亮的表妹的脸。

这张文静的脸是那么温柔、毅然、无畏,何良辉猛然大悟:“她们的主义,云妹和她的同伴们才是现实中舍身忘己救苦救难的佛!才是善念,才是佛家纯粹的善!”

何如云握着表哥的手,感到他时冷时热,问道:“良辉哥!良辉哥!你怎么了?”

何良辉闻声应道:“你们的主义!你们的信仰!”

“共产主义!就是我们的主义。打倒封建、打倒军阀、打倒列强!平均地权,扶助工农,人**权就是我们的主张……”何如云意识到表哥的内心正发生巨大改变,遂认真为他讲解革命思想。

何良辉云游四方,已经渐渐领悟到,中华大地外辱内乱,蹂躏着流离失所的黎民苍生。至于佛法的悲悯关怀,在造访所至,皆只是一种心性上苍白的象牙塔,寺庙里一片让心灵逃亡的净土,救度众生更是无可实现的空言。这令何良辉大失所望,他反思,佛法精神是否应贯注于现实社会,使佛教走出寺院,把对众生的悲悯与爱付诸于社会现实行为。

何如云的革命道理似乎与佛法一脉相通,让他如沐春风、茅塞顿开,遂决意挥舞佛学之剑,劈荆斩棘、勇往无前地开拓出一条指向社会人生的佛法之路。

何良辉认真地听着表妹的讲话,对牛栏困境全然不在意。康介白和其他被抓的农民围着听何如云讲话,也入了迷。

有人说道:“出去后一定加入农会,要革命!”顿时“要革命!”的声音多了起来。

何良辉过了许久,才说道:“善哉!我们出去就组织起来。”

“何时才可以出去啊?不交清阎王租怎么出得去!”一个女的叹道。

何如云见表哥身后黑压压有二十几个人,自己这边也有十几个女的,牛栏门外两个看守已经睡觉,计上心来:“我们打开牛栏,放火把劣绅的家烧了。你们怕不怕!”

大家迟疑一会,只见何良辉站起来响应:“善哉!劣绅作恶,因果报应。”

有人说道:“在这里也是饿死、打死,我们反了!”接着,牛栏里的人都赞同。康介白遂做了安排。

两个力大的农民把门锁拧开,几个人把看守的嘴捂着拖进牛栏捆了,两个机智的去擒拿守大门的家丁,一个熟识劣绅家情况的,去厨房偷来火引子,然后带大家到茅草房背出茅草往牛栏、厨房、大堂、卧室等处堆放。康介白吹口哨为号,大家四处点燃茅草,然后逃出劣绅的大院。

大家跑出村子,只见劣绅家里大火连天,哭喊救火救命的声音混乱至极,想必劣绅经此一焚也要变成贫农。

何良辉念道:“阿弥陀佛!”大家见况也学着:“阿弥陀佛!”

何良辉回望远处的大火,弯身道:“请佛祖恕弟子离开佛门。”罢了,脱下僧衣外套,大声道:“我信共产主义了!”

“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离开这里。”康介白对大家招呼。

何如云则比划着:“我们去衡阳,那里有我们的组织。”

大家便趁着月色,迈着胜利的步伐向衡阳进发。次日,何如云安排他们在蒸湘学校学习。康介白与何良辉则担任教师,同时向这个革命的女书生学习共产主义。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