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一章 诚心诚意(4)

转眼,湘南飘雪,春节将至,地主逼债逼租,一些交不出债租的农民纷纷来学校诉苦。有的是利滚利的债,有的是稻谷失收交不出,有的农民已经被逼得卖儿卖女,各种情况都有。何如云和康介白组织农民互济会帮助农民度过年关,又到地主家做工作,希望地主可以宽限期限。

但这些工作收效甚微,地主逼得更急,两人一筹莫展,只得尽最大努力,带着少许筹集的钱粮一户一户上门解决问题。

这日小年夜幕,何如云和康介白到桃花村,把一小袋米背到老阿婆家里,老阿婆去拜佛了,何如云见阿强的婴儿啼哭不止,刚刚抱起婴儿,便听外面有鸡飞狗叫声。

阿强惊慌起来:“催租的催租的来了。”话未说完,就传来邻里被抓被打的哭喊声,有人狠狠说道:“今天不交清租债,休想过年!”

“求求你们,再欠半年,等过年后还。”一个哭求的声音。

“春天说秋天还,秋收是说过年还,过了年又说明年还,你骗老子!今天非把你女儿抵债不可!”是收租人的声音,混杂着抓人的哭喊。

这情形就像是在家乡时一样,何如云把婴儿放在床上,出门口坪制止,见收租的人正抓着一小女孩。

康介白上前拦着,大声说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女孩抵债,有没有国法!”

一个家丁见冒出一个大胡子和村姑,笑嘻嘻说道:“哟!还是一位漂亮的妞呢,正好抓回去给老爷当小老婆!”说着一只爪子伸到何如云的脸上。

康介白见何如云就要受辱,把家丁推开,说道:“休得放肆!”

家丁们围上前,要抓康介白。突然,阿强一瘸一瘸出来,拿着木棍与家丁打起来,但自己也跌倒。

收租的家丁们见况大惊,围上来暴打阿强和康介白。情急之下,何如云掏出手枪朝天放一枪,把众家丁吓开,说道:“你们再横行霸道,毙了你们!”

家丁们见何如云有枪,狼狈而去。康介白扶起阿强,叫被催租的邻居不要怕。村民们听到枪声都聚拢过来,老阿婆与一位和尚也来了,阿强向大家说明情况,大家都惊讶地看着这位有枪的女先生,直呼“女侠”。老阿婆嘀咕着,拉着阿强左看右看,见没有受伤才放心。和尚念着:“阿弥陀佛!”

“我不是什么女侠,我是来团结穷人维护权利的,与地主老财开展抗租斗争。”何如云说道。

大家将信将疑。阿强与何如云认识久了,觉悟也高了,一面补充:“我们一个个穷苦的农民就像沙子一样,没有力量,但是用石灰和水把沙子结在一起,就是坚固有力的。”

“大家不要怕地主老财,只要我们农会团结在一起,地主老财就不敢横行霸道。”康介白也说。

有人好心提醒何如云:“女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但等一下东家会派许多人来抓你,你们还是走吧。”

何如云忿忿:“我不怕,我走了,东家会抓住无辜的小女孩。”大家的目光看着差点被抓的小女孩,想到迟早轮到自己遭殃,纷纷激愤起来。

“大家团结起来,你们的东家就没有办法的。大家回家拿斧头、镰刀和锄头到这里集合,等着东家来。”何如云号召着。

有胆大的应道:“我早就想找东家算账,你们想想东家给我们的田租有多高、利息有多高,我们种一年田还要欠债,天理何在。大家回去操家伙!”

有人带头,大家心中深藏的反抗的种子,便瞬时发芽了。

“阿弥陀佛!”和尚站了出来,“反抗只会造成流血,造成更大的苦难。何不立佛念,忍一时之怒,积来世之德。地主老财作恶多端,自有恶报。”

老阿婆也对阿强相劝:“不要惹是生非!跟我回去。”

康介白正欲把大家组织起来,谁知和尚的话却引起了大家的不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陆续离去。

桃花村的门前坪上只余下何如云、康介白和和尚站在夜幕之中。

和尚说道:“二位施主当常怀忍、恕之心!缘起性空,一切东西的本性是空的,出现是因缘的结合,一旦因缘解开,这些东西也就没有了。一切痛苦和罪恶都来自于起心动念,不及时收起念头,终会不可收拾的。”

“教人以忍、恕之心,就是佛家的普度众生之法?劣绅的鞭子没有打在你的身上,高租重息没有收到你的身上,自然是缘起性空。”何如云说道。

和尚想说什么,却又无言以对,念着“阿弥陀佛”离去了。何如云与康介白见没有收获,也回私塾。

路上,何如云想着和尚走路的姿态,觉得十分熟识,但夜里却没看清其正面,转眼想到催租的家丁可能回村里报复,心里又不平静,“难道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忍忍忍,老百姓要忍到何时!”又与康介白回到桃花村。

刚刚到阿强家门口,村里已经传来狗叫声,熙熙攘攘一群人举着火把来了,转眼已经到了门口,是有十多个带着皮鞭的家丁。“乓!”门被砸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进门,见人就打,见物就砸,老阿婆和阿强被拖在地上,婴儿在床上哇哇大哭,何如云抵挡了几下,也被打倒在地上。康介白欲救助何如云,却被家丁们扑上捆了。

几个家丁把何如云、康介白和阿强吊在树上,其他家丁把整个村子的人赶到门口坪。

一位拿着文明棍的乡绅打了何如云几棍,气势汹汹:“你一个外乡女子在这里不好好教书,专门搬弄是非,组织抗租,还敢打我的人,吃了豹子胆!”指挥家丁备好皮鞭。

康介白见何如云要挨鞭子,遂说道:“与她没关系,要打就打我。”

乡绅见有人出头,叫人把康介白往死里打。

一片刻,康介白被打得一身是血。

乡绅说道:“你还敢不敢!”

“横行霸道,你们这些土豪劣绅的好日子不多了。”康介白咬牙说道。

“还嘴硬!给我继续打,打到服气为止!告诉你!”乡绅挥舞着文明棍,又指向农民:“也告诉你们这些穷鬼,种了老子的田,老子就是法!不服气的,站出来先挨一顿鞭子。”

农民们都不敢出声,乡绅哈哈大笑:“你们只要老老实实按我的规矩交租,才有生计的。今晚必须把欠下的租债交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也要钱过年啊!”

“阿弥陀佛!逼人何必过激,为善方可积德!”和尚站了出来。

“哪里来的死秃驴?不知好歹。”乡绅对他指指点点,“你出钱交租交债吗?不在庙里好好念经,出来装神仙。”

和尚说道:“我可以替他们出钱。”

“好啊!收了租债,我就放人。”乡绅奸笑道。

“你先放人,我回家去拿钱给你。”

“你这个死颓驴,还有家吗?在哪里?”乡绅反问。

和尚不慌不忙:“在汝城,我家有良田万亩,湘南到处都有我的店铺,决不失信于你,你把人放了,明天我就全数交来。”

“死秃驴,诓诈我!”乡绅举起文明棍就打向和尚,说道:“给我抓起来打!”

家丁一拥而上把和尚捆了,吊在树上。和尚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以佛祖的名义向你保证,我替他们交租还债!”

“死秃驴还敢嘴硬!”乡绅一棍向和尚打去,顿时鲜血从和尚的鼻子、嘴边流出。和尚不还手,仍然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被吊着的何如云听到“汝城”二字,猛地一惊。想到表哥亦离家多时,也是出了家。但此刻和尚背对着自己,无法确认,便低声问道:“你是良辉哥吗?别念‘阿弥陀佛’了,劣绅的皮鞭不认这套。”

和尚察觉出了什么,遂转身。两人目光相聚。

“我是如云啊!”何如云说道。

和尚当真是何良辉,他惊讶地又念:“阿弥陀佛!”

这时,乡绅还在对着农民厉声呵斥:“你们这帮穷鬼,还有不服气的吗?”

农民们鸦雀无声,敢怒不敢言。“限期今晚把租债交齐,否则不客气了。”乡绅狠狠地说道。

乡绅留十多个家丁收租收债,自己与一部分家丁押着被绑的一行人回家。至于阿强,则被暴打一顿,让老阿婆领回去。一个晚上,逼得村庄里卖儿卖女、抵房抵猪,鸡犬不宁。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