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一章 诚心诚意(2)

何如云带着几位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到耒水岸边一小镇教书。她在裁缝店了做了两身农村妇女穿的靛蓝布衣服,很像那么一回事儿,与村姑无异。

开学了,来上学的孩子寥寥无几,何如云便与团员分头家访,动员小孩上学。何如云经过一条小溪来到桃花村,见一位老阿婆正挑水,忙迎上去帮她。到了老阿婆家,把水倒进水缸后,老阿婆道谢并请何如云进屋坐。何如云见老屋内漆黑一片,里面只有一铺烂床、一个破灶、两张凳子和一张歪桌子,床上一青年男子怯怯地看着何如云,一旁还有一个不满百日的孩子正呱呱啼哭,门口,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学龄小孩在玩耍。

家里贫寒如此,何如云流出怜悯的泪水,抱起啼哭的小孩搂在怀里哄,心里想:“该带些粮食来就好,孩子一定是饿了。”又问老阿婆要些吃的喂孩子。

老阿婆拿出一块冷的熟红薯给何如云,说道:“只有红薯!”

何如云只得一小块一小块含在嘴里,热一热喂小孩吃。

“我的崽到东家的山上砍柴,被打断了腿,只能躺在床上。媳妇为给家里换点米,去镇里给财主家当奶妈。”老阿婆哀声说道。

“可恶的地主!”青年男子终于说话了,“我的腿好了一定找狗地主讨公道。”

老阿婆责怪道:“阿强,你不要说了,东家听到又要上门骂。还多求求活菩萨,保佑你的腿能好。”

何如云问道:“山上的柴自古都是任由砍,农民都靠砍柴换点油盐米,如何这里不准农民砍。”

“山是祖宗留下的,今年东家的爹葬在山上后,东家便不准我们上山砍柴,说砍柴会坏他家的龙脉。”阿强答道。

“真是霸道!无知!”何如云不禁蹙眉,“对付这样的土豪劣绅,我们农民唯一的办法就是团结起来同他们作斗争。一个个穷苦的农民就像沙子一样,没有力量,但是用石灰和水把沙子结在一起,就是坚固有力的。”

阿强闻言精神一振,但又黯然下来:“东家的家丁可厉害了,还有官府也会抓人。穷人团结起来,谈何容易啊!谁敢操这份心,出这个头啊!”

何如云正欲说农会的事,只见老阿婆说道:“崽,你还没有被打怕啊!要是佛祖听见了,会怪你起歹意。唠叨的功夫,还是烧柱香,保佑平安才有用。”

“娘,不要去找和尚了,和尚只会念经,帮不了穷人的。”阿强对老阿婆摆手,但见她还是乘着夜幕去了,便对何如云说:“不要信神,不要信佛,也不要信什么活菩萨!”

“你说得对,穷人要改变命运不能依靠菩萨,要靠读书,你家的孩子应该到学校读书。”

“读书,怎么读,你看看我的家。”阿强说道。

“我们不收学费的。”

阿强觉得她有趣,说道:“你这个先生倒有些像最近来的一位游方和尚,别的和尚都要人施舍交香火钱,这个和尚却教人们行善积德、宽容忍耐,还偶尔发钱布道。”

“一个奇怪的和尚!”

“是的,村里的人都跟他信佛。”

“我是教书的,不管大家信佛,只是希望大家能识字,不受东家欺负,明天,你就送儿子去读书。”何如云笑道。

阿强见何如云真诚无假,这才放心:“好,我还要叫其他的小孩也去。”

何如云拜托着:“辛苦你去说说。”

学校的学生渐渐多了,秋收时节,何如云白天帮农民收割稻子,晚上唠唠家常,农民渐渐接受了这些老师。但如何把农民组织起来,真正成立农民协会的问题,困扰着何如云,让她无法入睡。半夜,老鼠出来偷东西吃,竟然爬上当被子盖的蓑衣上,“叽叽喳喳”地吵人,她便拿起床头的东西来吓唬老鼠,却是一本书,蓦然想到:“为什么不办一个夜校,教农民识字。”老鼠吓跑了,办法也有了,何如云安然入梦。

次日,何如云让学生通知各自联系的农民晚上到夜校上课。晚上有几个农民来上课,认识了一到五的数字和圆、角、分八个字,高兴得不得了。几天后,来夜校识字的农民越来越多,何如云开始给他们讲农民的权利、地主的剥削、农民协会的章程。

这事很快被村里的地主知道了,地主带着家丁来夜校闹,对农民们嚷道:“你们这些种田佬,识字有什么用,还不是种田!都给我回家去。”

何如云愤怒:“农民为什么不可以识字,难道要他们世世代代给你家当牛马!”

地主冲着何如云大骂:“你这女人不要带坏了我们的风气!明天,限令你就离开这里。”

“你没有赶我走的权利,我堂堂正正。”何如云朗朗说道。

农民们也站在何如云一边,齐声说道:“我们要识字!”“我们要识字!”

地主无法,狠狠地说:“妖言惑众!走着瞧!”说罢带着家丁骂骂咧咧而去。

农民们见地主溜走了,都笑起来。“这就是团结起来的力量。我们农民就好像是沙子平常是散的,但是用石灰接在一起就会很牢固,我们可以成立农民协会,团结起来,就可以维护我们应得的权利。”何如云说道。

“我要加入农民协会!”开始,只有一个人要求加入,但没多久,来识字的农民都围了上来。

何如云和学生们讲解农民协会会员的权利、义务,讲解斗争的方法,农民们认真地听着,夜深才散学。

农民协会与地主的斗争开始了。

这日,地主带着账房先生和七、八个家丁来了。账房先生向每户农民发收租的通知,令农民晒谷后直接交到地主家,省得谷子入仓后又背出。

晚上上课,农民协会会员纷纷请教何如云,帮他们计算应交的租金或债。一算后,发现地主利用农民不会算账的特点,多收租金和债,大家非常气愤。何如云稳住会员们:“大家不要慌,团结起来,由农民协会与地主交涉算清帐,统一交租还债。”

此计甚好,又有人说道:“东家收粮的斗也是有问题的,去年我在家里量的是五斗,在东家那里却变成四斗半。”

“对!东家太黑了,总是想方设法占我们的便宜。”

“要用一个好斗!”

“尤其账房太欺负人了!”

农民会员踊跃发言,商量维护自己的权益。

次日,何如云约了农民协会的几个会员,主动到地主家,地主见到她,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女人,惹事生非,带这些人来想干什么?”

“我们农民协会代表农民来找你算租算债的。算清了统一组织交租交债,不用你们催。”何如云说明来意。

“账是一清二楚的,还要算吗!”地主说着,一边的家丁们围拢上来,狠狠地瞪着何如云。

何如云严正地说:“交租还债,农民算清账目总是应该的吧。”

“那么说,你们是不信任我们东家了?”账房先生说道。

“我们有怀疑的权利,我们尤其不信任你这在算盘上打滚的先生。”何如云毫不客气。

账房先生心中有鬼,厉声说道:“不准算,我早就算得一清二楚的。”

家丁门也起哄:“不准算!”“你们找死!”

“我们来与你们东家讲理,你们不讲理,不让算清账,我们就去报官,告你们欺骗百姓。”何如云也不示弱,“尤其是你这个先生,是罪魁祸首,告你用假账和大斗骗钱!走!跟我们到县衙门去。”

“到县衙门去!”“到县衙门去!”何如云身后的会员们都跟着喊。

地主见农民势力大,知道去县衙门肯定讨不到好处,妥协说道:“算便算,我还怕你们不成。”

账房先生无奈拿出账本来,一算,果然大多数农户都被多算了。地主见况,推卸责任:“这不是我搞出来的。”

有农民协会会员趁机找来地主家的斗,与带来的好斗一对比,地主的斗其中一个大了足足一圈,另外一个足足小了一圈。大斗是收租用,小斗是放债用。如此大斗进小斗出,不知道剥削了农民多少钱。地主无话可说,只得承诺用好斗。

胜利的消息传遍了小镇,农民协会把小公告贴在周边各村:“请农友们赶快加入自己的组织——农民协会,自耕农、佃农、雇农以及各种匠工,都可以加入农民协会。农民协会可以帮助你们解除痛苦,减轻你们的负担,专为你们铲除那些拨弄是非、欺压弱小的地痞。专为你们打倒那些高抬物价、重利盘剥的土豪。要知详情,开会便知,请抛一、二个时辰来学校听听讲演。”

学校变成了小镇农民的中心,农民们有事便找何如云说说,镇长和地主们把她看成眼中钉,但一时也没有对付的办法。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