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一章 诚心诚意(1)

康介白寻找新式革命组织之际,何如云正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农民工作。农民工作不好做,她几经挫折,还是以真心换取了农民的信任。

何如云被安排与夏老师到衡阳县活动。夏老师是衡阳大地主家的少爷,蒸水河边的村子里,路上一些结衣乣裳的农民见到他,都怯生生的,不敢直视。

两人很快到了夏老师的家,一座大宅院。进屋坐下歇息,夏老师说道:“路上看到的农民都是我家的佃户,晚饭后我们去找他们。”

何如云很兴奋,一秒也歇不得:“不如现在就去。”

夏老师对村子很熟悉:“这个时候,农民正在干活,天黑才能回家。做农民的工作要他们在家。”

何如云便说:“你介绍介绍村里农民的情况。”

夏老师常年在外,对农民的具体情况其实一概不知:“我先找一位长工来谈一谈吧。”不久,把在柴房砍柴的一位老长工叫来。

“少爷回家了,有什么吩咐?” 老长工衣着破烂,一身臭气,站在门口低头问道。

“叔叔,你坐下,我们想了解你们这些贫苦人的情况。”老长工是夏老师的同宗亲戚,夏老师赶紧拿出凳子让他坐下,递上茶。

老长工好歹不肯坐下,也不接茶,站着,甚是紧张:“老爷对我一直都很关照,少爷问什么?”

“叔叔,你都在家里干什么活?”夏老师问道。

“挑水、砍柴、放牛、犁田、种菜,一些杂事。”

“你做一年长工可以得到多少钱?”夏老师又问。

“钱?老爷让我做事,管吃管住,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要钱呢!”老长工似乎对生活很满意。

何如云说道:“你干这么多的活,应该得到工钱啊!”

夏老师也说:“你给家里干活,我爹应该给你工钱啊!难道他不给你?拿工钱是你的权利,我得给我爹说说。”

“少爷逗我玩了。天快黑了,我去挑水。”老长工不知如何拒绝,便出了门。

何如云又找来一位丫环问情况,这丫环是夏老师母亲的陪嫁,更是对夏家感激不尽,好话说尽,想听的一句没有。无奈,俩人晚饭后,打着灯笼走访农民。

俩人到了村子边的一户人家。昏灯之下,一家子正吃饭,只是每人一碗很稀的粥。光着身子的男孩,营养不良,瘦得像个猴,没有吃饱正哭,母亲无奈,哄着:“崽崽!不要哭了,灶头还有半碗焦粑粥。”还有一个男孩稍大,懂事地收拾着碗筷。母亲拿起半碗焦粑粥给小儿子,恰撞上夏老师,惊愕得说不出话。孩子的父亲在一边蹲着,默默不出声。

夏老师喊道:“彭哥,彭嫂,正吃晚饭啊,我们来了解农民情况的。”

彭哥爱理不理,彭嫂则不知所措。

“少爷,你来了,如何请你们坐啊?”声音从灶门口传来。

夏老师朝屋内望,看见一位老奶奶坐在乌黑的灶门口生火,遂应道:“奶奶,我来看看大家。”

屋里没有凳子,奶奶尴尬地请俩人坐在一堆柴上。

屋里昏暗,彭嫂给小儿子端来粥。

弟弟盯着半碗焦粑粥,非常饥饿地舔了舔嘴唇,嘴里却说道:“哥哥吃,哥哥明天还要去干活。”

“哥哥不饿!你吃吧!”哥哥也推辞。

手心手背都是肉,但粥只有一碗。老奶奶便说:“哥哥吃,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干重活。”

哥哥才敢吃了这半碗焦粑粥,并把碗舔尽,弟弟又把碗舔了一遍。

何如云见此情景,热泪满眶,心里想:“农民太贫穷了,这样的日子如何才到头。”遂拿出三个大洋给老奶奶:“给两个兄弟买些粮食吧。”

“怎么能拿你的钱!你能和少爷到家就是我们的福气。”老奶奶推辞不要。

何如云再三恳求,老奶奶决意不要。彭哥没好气地说:“给我们钱!多谢你的好心!”言语间带着无限质疑。

老奶奶觉得儿子语气太重,打断了他,又不好意思地说:“小姐,一看就知道你是大好人,活菩萨!”

“我不是菩萨,只是想了解穷人的辛苦。农民一年到头给地主干活种田,不但没个饱,甚至欠下一笔账,真是不公平!”

夏老师也解释着:“农民为什么贫穷,并不是懒惰,而是地主、财主剥削得太厉害。”

彭哥哼了一声,冒出一句:“剥削?种田交租交税,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夏老师生得金贵,没有进入过农家,不知佃户如此之苦。今日一见,很是震惊,站起来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爹也对你们太苛刻了,我回去说说要减租减税。种一年田,总得管个饱吧。”

“少爷,你是个大好人。你千万不要回去说,你说了,这几亩田也要被收回去的。”彭哥急忙说道。此话不假,如果夏老师把彭哥刚刚说的话,传回家,必定得罪夏家,并害得他被收回田地。彭哥租不到田种,便只能到处打短工,就连粥也吃不上了。

何如云恨恨地说:“农民的苦在于上有军阀政府,下有剥削地主。要改变命运就要团结起来反对军阀、反对地主剥削,实行耕者有其田!”

“你们这些少爷小姐,我还有活要干。你们到别家去说说吧!”彭哥知道自己已经失言,见两人又是东一句西一句,说的不着边际,遂起身下驱客令。

夏老师还要说几句,见不受欢迎,只得与何如云离开,前往他处。

但户户如此,两人很是沮丧。

一周的农民工作毫无收获,何如云很着急,回到蒸湘学校——共产党湘南执委所在地,并向校长汇报了情况。

校长是一位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志,见她失望,鼓励道:“过去我们有工人运动的经验,农**动也会做得好的。”

何如云很受打击,叹道:“农民与工人不同,工人居住一起,农民分散而且安于被压迫。”

“这倒是有一定的区别,也给农民工作带来了考验,但你想想我们开始是如何做工人工作的。”校长提示她。

何如云马上意识到问题所在,会心一笑:“诚心诚意!干脆,大家到农村去教书,直接与农民生活在一起。”

校长见她悟出奥妙,便安排着:“对,对待农民就是要诚心诚意,做农民心坎上的人。我们马上组织大家到乡下的学校去。”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