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章 彼岸花(4)

粤北战役结束了,朱仇继续在五岭山区围剿残部,不日进入汝城,进驻县城。

赖飞鸿和如梅也长途跋涉,进了五岭山区,两人在粤北没有找到康介白,觉得他一定回汝城了,因此也往汝城赶。

她们在东华庙看到了朱海石的长生牌,又在茶楼里打听到康介白母亲的坟墓,便匆匆请人带路赶去。

半路,赖飞鸿见一个身影像是康介白,欣喜地跑过去,却是一位教书先生。到了坟墓,见荒废的残垣断壁间有一间木屋,荒坟前有新上的香火,心想:“介白哥一定住在这里!”不觉留下激动的眼泪,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如梅也湿了眼睛。

两人在坟前叩拜后,推开木屋,见里面有用木头架起的床和桌子,床上还有一件破衣服,屋角有石头垒砌的灶台,灶台上放着一碗冷饭——很显然,康介白正住在这里。

木屋简单,但可以遮风避雨,赖飞鸿笑道:“这就是介白的家,我们的家!”

如梅说道:“介白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吧!”

“你说介白是怎么生活的呢?”

如梅环顾四周,猜测道:“教书!”“衙门!”“代人写信!”

赖飞鸿笑道:“都不会是!我想,介白一定又以砍柴为生了。以介白的性格,定是干起了老行当!”说着,走出木屋指着地上,“你看,门口还有劈柴的印子。”

如梅走了出来,见果然有许多木屑和印子,叹道:“还是你了解介白。”

“我们就在这里等介白回来。干脆我帮介白缝补衣服。”赖飞鸿说着,就在门口坐了下来。

如梅高高兴兴去买针线,赖飞鸿则等候着。

如梅进县城时,与一个挑着一担水的大胡子擦肩而过。

大胡子正是康介白。他正为办喜事的一大户人家挑水,因此还在忙。

康介白猛然觉得遇到熟人,回头一瞥,大惊,熟人竟然是如梅。如梅在,则赖飞鸿也在,她怎么样了?关切的念头驱使康介白赶紧跟随,到了一家缝补店,见如梅买了针线后出城,又跟着。到城门口,一队人马直冲而来,是朱仇,他正外出回城。如梅看见朱仇,高呼道:“朱旅长!”

朱仇见是如梅,喜出望外,下马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如梅说道:“我和飞鸿来寻找介白。”

“找到没有,飞鸿在哪里?快带我去!”朱仇着急。

如梅带朱仇等人而去。

康介白见他们是往自己家里去,便放下水桶打算往家里赶,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见赖飞鸿了,她应该嫁一位更合适的人,不应该与一位甘于平常的樵夫过日子。相见只会带来更多的伤害。”遂又担起水往东家的家走。

夕阳西下,康介白把东家的水缸挑满了水,到小酒铺告诉阿朱,这段时间不要去木屋找他,一边约了人,进山砍木。

而赖飞鸿,正痴痴地坐在木屋前等待,见如梅带着朱仇而来,急问他:“朱仇,你看到介白没有?”

“我也在找他,据投降的军官说他在南华寺逃跑了。”

“介白一定是住在这里,你看饭都还有,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赖飞鸿说道。

“天快黑了,荒郊野岭的,我们还是回县城,让士兵在这里等。”此时的朱仇,其实并不希望见到康介白,因为赖先生已下令对其格杀勿论,如果遇到他,自己抓不抓、杀不杀呢!忠义两难全!何况痴情的赖飞鸿也在这里。

赖飞鸿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他一定会回来的。你们先回去吧。”

朱仇没有办法,与赖飞鸿和如梅留在木屋,让士兵回去。

夜幕降临,康介白还是没有回来,三更鼓响,依然不见其人。赖飞鸿焦急地问:“介白还不回来,一定是在山里迷路了。”

反反复复说了数遍,赖飞鸿愈发焦急:“你应该知道他到什么地方砍柴,你带我们去找他。”

朱仇安慰道:“山路,介白比谁都熟,不会迷路的。”

赖飞鸿一听,更急了:“会不会遇到野兽呢!”

朱仇笑道:“野兽不要怕,他可以赤手打死大虫,野兽还怕他。”

“那么,介白一定看到了我们,他是故意躲开不见我们。”赖飞鸿伤心地说。

朱仇也悟出这个道理,长叹一声,说道:“你放心,我会有办法找到介白的。我们回去吧,在这里不是办法。”

赖飞鸿和如梅见此,只得跟朱仇回县城。

在县城,赖飞鸿一夜未睡,等待士兵报告康介白的下落。朱仇和如梅劝她休息,但赖飞鸿就是要等。

天亮,依然没有消息,朱仇说道:“介白一定是不想见你,而且发现了你。要不然,他就会回来木屋。”

“介白见过我!”赖飞鸿惊问,“我们赶紧去找,发动士兵也去找!”

朱仇说道:“没有用的,他要见你,自己就会回来。我劝你还是回广州,你出走后,赖先生已经急疯了。”

赖飞鸿不甘心:“我要找到介白,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

“你们有缘无分,你有你的美好前途,没有介白,你一样会有幸福的。我保证!”

如梅在一旁看出朱仇的心意,也劝道:“天涯无处不芳草!何况,赖先生正追捕康先生,也许他……”

赖飞鸿见他俩合着伙劝自己,语气更为坚定:“就是父亲反对,我也要与介白浪迹天涯。”

“关键是,介白已经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不可能结合的姻缘。”朱仇想想,心爱的人在眼前,她却察觉不到,另有所爱,又不由叹道:“老天,你怎么这样爱折磨人!”

“你不愿意帮我找人,就去做自己的事,何必在这里说些不中听的话。” 赖飞鸿很是抱怨。

朱仇见她憔悴的模样,心里疼惜:“我一定给你找到介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