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章 彼岸花(3)

无边无际的五岭山脉,依然绿色悠悠,康介白到了原来朱仇住的山谷。

这个充满田园美景的山谷已经荒芜,豺狼出没,走进快要倒塌的木屋,神龛还在,山神还在。康介白在山神前磕了三个头,回想与朱仇赤手空拳打虎、结拜兄弟,以及奶奶用砍柴刀为两人刮胡须的情景,觉得恍然如梦。

康介白在地里刨了两个红薯充饥,背起朱仇用过的砍柴刀又上路。路过瀑布洗了澡,在山上砍了一担柴,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樵夫,正径直前往汝城县城。

但县城正在打仗,许军长的余部要攻下县城进行补给。何狗生正指挥属下抵抗,他的上司已经与赖先生达成共识。

康介白见路上时时有士兵抢劫,已经不想制止,暗想着,老百姓遇到兵就忍一忍吧。他的心态很消极,快到一个小镇时,柴被士兵抢去,也不吭声,士兵盘索财物,康介白竟主动交出仅有的五个铜板。

“忍一忍!”康介白见反抗的老百姓被打得哇哇大叫,对被打的人们劝道:“当兵的要,你们就给他们吧!何苦抵抗呢!”

他觉得母亲的话真是伟大的真理,什么事忍一忍就过去了!谁叫你生来是老百姓,生来就是让强者压迫剥削的呢!这是命!这是世道!

怀着“悟”的心情,康介白到母亲的坟地前,搭起一间木屋住下。

许军长的余部没有攻下县城,往江西、福建而去,汝城很快平静下来,康介白过起了樵夫生活。他满脸大胡子,县城里,谁也没有认出他这个昔日短衣帮的首领,包括何狗生。

有人问他高姓大名,他便道:“叫阿石好了。”

县城里,许多人都知道来了一个阿石的砍柴挑水的老实人。

这日傍晚,康介白到县城卖了柴、挑罢水,路过城外的一间小酒铺。

这是康介白常常用柴换酒的小铺子,老板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翁,身体不好,儿子打仗死了,仅仅有守寡的儿媳阿朱带着小孩做酒看铺子。

小孩看到康介白来了,高兴地喊道:“胡子叔叔来了!”

康介白拿出一颗糖给小孩,他很喜欢这个孩子,也愿意与这些善良而甘于平常的人来往。阿朱有时还会暗暗帮康介白煮饭。

小孩子拿着糖欢天喜地而去,阿朱出来见况,笑道:“阿石,你就是宠爱小孩。”

康介白也笑:“小孩就是爱吃糖。给我来一碗酒吧。”

进酒铺,阿朱给康介白上了一碗酒,还拿了一小碟花生仁。

老翁一天到晚都是喝酒,每天都醉醺醺的,端酒一道坐下,笑道:“阿,阿,石,说,说到老实本分,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康介白喝了一口酒:“老百姓就要本分,逆来顺受,这是命。你看,我的力气,砍柴挑水是可以养活自己的,还有酒喝,有你这么好的人与我聊天。”

老翁说道:“你这个阿石,真奇怪,说话是本地口音,却没听说有亲戚。”

康介白一惊,忙说道:“没有亲戚,我流浪回来,什么都没有。”

老翁笑道:“你住在坟地,莫非坟地的主人是你的先人。”

康介白正不知说什么好,阿朱来了:“爷爷,你是查阿石的户口。”

爷爷喝着酒,带些酒意:“阿石,阿朱,你们不明白爷爷的意思!你们都是孤苦伶仃……”说罢,当真醉倒,趴在桌子上呼呼睡了。

阿朱有些羞,一边对康介白说:“你别介意爷爷说的酒话。”

小孩却跑进来笑道:“我知道了,胡子叔叔,爷爷让我叫你胡子爹爹!”

“哎呀!”阿朱被说破,羞得跑进厨房。

康介白这才明白爷爷和阿朱的心意,不知如何是好,低头端酒喝尽,一拍脑袋,把花生仁给小孩吃,叹了一声离去。

回到家里,康介白想了想,命苦的阿朱勤劳善良,两人的确也是门当户对,如此过日子,确实美满。但又怕兵荒马乱,怕是辜负爷爷和阿朱的情意。我已负了一人,怎能再负第二个!

左右为难,康介白把这份情藏在心里。但他依旧,时常到小酒铺换酒,阿朱也为他煮饭和洗衣,小孩已唤他胡子爹。

平静的日子悄悄地流淌。康介白想,就这样一辈子,也不负母亲的期望。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