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十章 彼岸花(2)

在朱仇挥师粤北之前,康介白已经先前一步,到达韶关,找到支持三**义的队伍。这支一万余人的队伍正犹豫不决,有的要打回广州,有的则要投降,他们已收到赖先生的劝降信。

失望的下级军官和士兵不再受约束,街上到处是抢劫的士兵。如此军纪,这支部队将失去革命基础。康介白制止了几起,见无济于事,便到军部找许军长。

许军长正在安抚军心,对康介白的突然到来大吃一惊。虽然他深知康介白的拳拳报国之心,不会真正与赖先生为伍,但此时敌我难分,因此先揶揄道:“这不是赖先生的乘龙快婿吗!亲自来劝降!”

有军官见赖先生的亲信来了,气上心头,带头吼道:“枪毙这个叛徒!”顿时,其他军官也加入了骂喊,直言要枪毙康介白。

康介白解释道:“大家听我说,我是来劝大家打回广州,营救领袖的,领袖正在珠江军舰上盼望我们回去。”

许军长见群情难平,也附和着冷笑道:“我们!你是我们一个阵营的吗?口口声声说联省自治好!无政府主义好!”

康介白欲言,许多军官已经群情激奋,呼道:“拉出去枪毙!”“打死叛徒!”康介白见有口难言,说道:“我不是叛徒,我忠于革命!你们要杀要刮,听从处置!”

许军长下令暂时关押康介白。

康介白被关在南华寺一间乌黑的房子,他知道许军长已没有可能放人,便坐在角落里苦苦冥思。

“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康介白心里不断地问。

从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护国运动、**运动,一次次革命,一次次革命的成果都被军阀掠夺。

“难道这就是中国革命的宿命吗!” 

“难道,就像母亲说的,穷人要认命,安安心心接受这不公平的社会!遇到事忍一忍就过去了吗?”

“中国的宿命,社会也许就是这样!一切反抗都是无谓的牺牲!朱海石无辜的死去是她的命吗?自己这几年是错误的狂躁!”

康介白隐隐约约闻到南华寺香火的味道,渐渐心如死灰,“一切都是错误!”“也许都是空!”

不知过了多少天,康介白的胡须已经很长了,房门被打开,传进来“阿弥陀佛!”的声音,南华寺慧能大师正站在门口。

慧能大师双手合十:“施主!”

外面的阳光照映进来,久别的暖意在心头洋溢。康介白以为慧能大师来此点拨自己,便坐在地上,应道:“大师,我愿意入您门下!”

慧能大师不受,说道:“施主与佛有缘,但尘缘未尽,你快快走吧。”

小屋内长久的心灵叩问,已让康介白万念俱灰,唯有出家的念头在心底挥之不去。见大师不同意,在地上长跪不起,执着道:“希望大师收我为徒!”

一个小和尚见况,说道:“施主快起来,现在许军长的部队已经发生内战,你赶紧离开这里。”原来,一些军官抵不住赖先生的诱惑,已经决定投降,遇到朱仇等人的部队攻击,便把枪对准了许军长。此时,许军长正狼狈地带着少部分余部往五岭山区逃跑。

慧能大师说了声“阿弥陀佛”,便离去了,小和尚拉起康介白,向后山跑,不由他多说话,也不由得久被软禁已久的他,是否适应外面的阳光。

康介白被送到后山,回头向山下看,见山下南华寺外士兵乱撞,知道赖先生的部队到了,只得望北而行。几日禅房之内的思索,已让他打定主意回汝城老家,重新过打柴挑水的生活,希望能陪伴在母亲的坟前,平平常常过一生。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