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九章 潮起珠江(6)

赖飞鸿是情深意重的人。

叛变的第二天早晨,在去学校的路上,她看到街上兵荒马乱,又看到抓捕康介白的布告,才知道,一夜间广州发生了政变,连忙跑回家责问父亲。

赖先生正在书房里悠然地看着报纸,老胡站在一旁报告昨晚的战况。

老胡说道:“要不是康介白这小子逃跑,一切都结束了。不过已经安排军队追捕他们。”

赖先生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叹了一口气:“你们去办就行。”

老胡得令而去。

赖飞鸿进来就责问道:“爹,你为什么要叛变领袖,还有介白!”

赖先生放下报纸,说道:“飞鸿,爹不是叛变,而是讨伐逆贼。他们不仁不义,爹爹为了天下苍生,自然要讨伐他们。”

赖飞鸿见父亲突然变得冷血,成了一个阴谋家,猛然害怕地后退两步,问道:“你们把介白怎么样了?”

赖先生冷冷地说:“亏你和爹对他那么好,他是个叛徒。你忘了他吧!”

赖飞鸿觉得父亲已不可救药,提高声音,呛了一声“贼喊抓贼!”说罢,悲愤地跑出司令部,寻找康介白的下落。

赖先生不以为然。一会儿,他见窗外下雨,才径直去房里叫女儿,可惜赖飞鸿已经不见踪影,连忙派人四处寻找。

冒着雨,赖飞鸿到了康介白和朱仇的家,两人都不在,只有奶奶在求神拜佛。路过婚纱店,见昨日试穿的婚衣鲜艳地挂在橱窗里,等待他俩的良辰吉日。

昨日的甜蜜!梦想!苦涩!一切美好,似乎被大雨冲走。

悲切的赖飞鸿来到白云山,曾经与康介白雨中漫步的故地,满山木棉花已经被风雨打落,道路上满是萎靡落英,被路人踏踩成泥。

悬崖处,泪如雨下,雨随风急!正是当日介白飞身而下救自己的地方,赖飞鸿站在上边,恍惚起来:爱情!已经道别尘世!自己何必留着残躯苟活。

“飞鸿!飞鸿!”是如梅的声音,但赖飞鸿完全听不到,她只想让生命与爱情结束在木棉花的残泥中——缘从此结,缘从此了。

“飞鸿!”如梅从后一把抱住赖飞鸿,哭喊着:“你不能这样!你在世界上还有我这个姐妹!介白还没有死!”

赖飞鸿抱着如梅痛哭。不知哭了多久,雨停了。两人决定继续打探康介白的消息。赖飞鸿要找到他,与他一起浪迹天涯。

两人回学校换了衣服,带了些钱,便出了城。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