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九章 潮起珠江(5)

康介白醒来,发现自己被捆绑着关在一间小房间里,嘴也被堵着。

“他们在叛变!”康介白心想,“一定不能让他们杀了领袖,虽然自己不信奉三**义,但毕竟他还是中国革命的旗帜。”又见外面电闪雷鸣,但好在还没有枪声响起,马上意识到还有机会!遂努力挣扎着,把堵在嘴里的布吐出来,然后咬断捆绑手脚的绳子,撞开门逃出司令部,赶往领袖的府邸。

领袖的府邸也是戒备森严,康介白把赖先生叛变的消息告诉守卫的士兵。士兵以为他是神经出了问题,用枪撵他走。康介白思来想去,只得去找简有志,他反反复复,因在老家无事可做,这段时间,又回了广州。

听了这消息,简有志先是一惊,后灵机一动:“我去通知领袖,你去阻止叛兵。”

两人分头行事。康介白跑到自己原来的驻地,守卫惊愕地看着他,但不让进去。

康介白命令道:“我是城防司令。快去给我通话!”

守卫说道:“对不起,老胡已经传令,城防司令换人了。”

康介白见进不去,只好往军队里跑,想到叛变的最佳攻击点应是领袖府邸对面的炮台,赶紧向平台跑去。

快到炮台,雨越来越大,炮声夹着雷声响轰隆隆在响,领袖府邸的上空已经被炮火照成白昼。

炮台的守卫拦着康介白,康介白推开守卫跑进指挥所,见老胡正与朱仇指挥开炮。

康介白一拳把朱仇打倒,推倒老胡,砸毁指挥话筒。

朱仇爬起来拉住康介白,说道:“你怎么不听赖先生的话?你都快是他的女婿了。”

老胡也爬起来劝说着。

康介白推开老胡,对朱仇又急又气:“你这个人好糊涂,你是在叛变,谋杀领袖。赶快下令放下武器。”

朱仇闻言,站着发呆。老胡下令亲兵抓住康介白,朱仇上前解围。

老胡拉着他,说道:“朱仇,你上前一步,就要跟他一样成为阶下囚,跟着赖先生,今后有的是荣华富贵。”

朱仇经过军校的学习,受同学影响,已经被熏陶成一个追求名利的人,不再是打虎时的那个率真少年,听了老胡的话,便犹豫起来。

老胡见他听话,又命令道:“快下令开炮!”

康介白无能为力,只有吼道:“朱仇,你不能开炮!”

朱仇看了看康介白,不知所措,见两人都在叫自己,脑袋里一片糊涂,竟冒着雨跑出炮台。

康介白趁老胡等人松懈之际,挣脱逃出炮台,向领袖府邸跑去,一路上祷告,希望简有志已通知了领袖及时转移。到了领袖府邸,已经天亮,见遭受浩劫的府邸,到处躺着死去的士兵,一些伤兵正哀号。找一个伤兵问领袖的去向,听说领袖已安全上了军舰,这才长嘘了一口气。

一大队赖先生的士兵扑来,康介白赶紧离开府邸,沿着珠江寻找领袖上的军舰。

康介白在江边找了两天,终于打听到领袖乘坐军舰的消息,便租了一条小船直奔过去。

到了江心,要登军舰,舰上长官正怒火冲冲,见是赖先生手下的守备司令,不问青红皂白,大骂一声“叛徒”,便下令用机枪扫射。

小船的船夫枉然送命,康介白只得跳入江水,游回岸边。

连续几次,康介白要上军舰,都被拒绝,唯有眼见领袖的队伍在大江上孤独地游弋。他坐在江边,看着滔滔江水东流,觉得从北平到汝城,韶关,广州,一切都像是一场梦,随春水流走。

康介白灰心丧气地回广州城,见大街小巷竟然有抓捕自己的布告,城门口戒备森严,对每一个行人都认真盘问。肚子已经咕咕叫,他摸了摸口袋,见还有铜板,遂在一偏僻的排档要了一碗面。吃了面,肚子饱了,不由得想起赖飞鸿。

这位待嫁少女,一个情深意重的人,现在怎么样了?一定是悲痛欲绝,有苦无处诉。可惜遇到一个绝情的爹,也不知往后的她,将何去何从。

康介白有些为赖飞鸿担忧,希望见她一面。但更希望她能把这段感情忘记,便不忍打扰,遂决定离开广州,北上寻找许军长,劝其回师羊城。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