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九章 潮起珠江(3)

朱仇一连几天,都没有遇到康介白,来不及把情况一一告诉他,相反一错再错,合着如梅为赖飞鸿和康介白张罗婚事,而赖飞鸿早已把一切告诉父亲。赖先生也为女儿高兴,叮嘱朱仇和如梅要操办好。

康介白却一切都蒙在鼓里,婚期到了,还在寻访暗杀邓参谋长的杀手。

这日,康介白穿着便衣,在码头见一个熟识的身影提着手提箱上岸,是欧阳鸣。康介白诧异了:“他不是逃跑了吗?怎么在广州。”又见其身后两人神色匆匆,像是武林高手。

康介白意识到其中必有问题,遂悄悄跟着欧阳鸣。欧阳鸣等人住进了一间偏僻的小客栈,康介白也跟着住了进去,要老板安排在他们的旁边。

果然,几个贼头贼脑的人来找欧阳鸣,显然是碰头。康介白贴在墙壁上,听他们的动静。

“你们干得不错,要再接再厉,造谣、暗杀,无所不用其极。将来,桂系东山再起之时,你们就是功臣。”只听欧阳鸣说道。

一个人答:“请师长放心,下一步行动,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定让广州来个腥风血雨。”

欧阳鸣接着指示:“就是要广州乱起来!乱,我们才有机会。你们大胆地干,不用愁钱,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

一会儿后,欧阳鸣又道:“你们要防止被抓,万一被抓了怎么办?”

一人说道:“如果被廖的人抓了,我们就说是对方的人,相反也是这么说。”

“对,就是这样,制造矛盾。”欧阳鸣奸笑道。

康介白向窗外招手,手下人一拥而上,一番激烈地打斗后,终于将势单力薄的欧阳鸣等人抓住。

欧阳鸣见是康介白,忙喊冤枉,说自己是教书的。

康介白说道:“不要狡辩,你们的阴谋,我都听到了。”

欧阳鸣见抵赖不灵,又说道:“放了我!我保你们一辈子荣华富贵!”

康介白见他无赖如此,怒道:“你这个无耻之徒,今天我就为邓参谋长报仇,杀了你这个毒瘤。”说着,掏出手枪要开。

欧阳鸣只得乖乖不出声。康介白遂令手下押着他们去司令部。

康介白正为抓到凶手感到高兴,见朱仇匆匆忙忙而来,便问他什么事?

朱仇把康介白拉在一边:“糟糕了!糟糕了!”

朱仇把自己一错再错的情况道出,还催康介白与赖飞鸿去看婚纱。原来,婚期将近,朱仇已自作主张,替他答应,今天要陪新娘看婚纱,再也无法敷衍下去了,只得到处寻找康介白。

康介白大吃一惊,指着他直叹息:“你呀,要害我们一生。”

朱仇苦着脸:“现在没有办法了,你就只能与飞鸿结婚了,反正你们相互喜欢!否则,飞鸿非跳河不可!”

康介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朱仇又相求道:“你还是去陪飞鸿看婚纱吧!”

康介白叹了一声,说道:“这些暗杀邓参谋长的杀手怎么办?”

“我押他们去司令部审问。”朱仇自告奋勇。

康介白只好问清地点,交待朱仇小心,然后赶去婚纱店。

如梅和赖飞鸿正在婚纱店里焦急地等着康介白。康介白终于来了,尽管他原来有许多种想法,但在现在的情形下,唯有接受与赖飞鸿结婚的现实。

如梅看到康介白,兴奋地高喊道:“快!康先生!”

康介白内疚地说:“我刚好有公务,所以……”

“你啊,好像你是要嫁的大姑娘,什么事都不管。害得我们等了大半天。”如梅指责道。

康介白只得连声道歉。

赖飞鸿见他尴尬,忙去堵如梅的嘴:“你就是得理不饶人。”说罢,深情地看着所爱之人,伸出手,希望他能拉住。

康介白见她目如秋水,受了多少委屈,而没有一丝怨言,心想:“这样的人,这样的情意,怎可辜负。自己一定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地保护她,爱护她!”不由得拉着赖飞鸿的手,承诺道:“我不会辜负你的。”

当然,康介白也没想到,自己人生中唯一一次对女人的承诺,差一点成为永远的痛。乱世儿女,命运本已多舛,何况乱世生出的情谊。

如梅见他俩情意绵绵,笑道:“羞羞,还没有到洞房花烛夜呢!”

康介白和赖飞鸿选了婚纱,又为如梅和朱仇挑好伴娘、伴郎衣服,愉快地回司令部。

司令部,赖先生和老胡正与朱仇谈笑风生,见康介白和女儿回来,高兴地问道:“选中婚纱没有?”

赖飞鸿应道:“看好了。”

老胡对康介白说:“康先生,杀手承认他们是暗杀邓参谋长的凶手,不但还了赖先生的清白,也还了领袖的清白。今天你又立下大功。”

朱仇一边补充:“杀手已经送到领袖那里了,让他们自己看看是怎么回事。”

赖先生高兴极了,说道:“现在喜事连连,我看,介白和飞鸿的婚事要大办特办,还要请领袖夫妇做证婚人,以示我们革命队伍是团结的,让桂系死了**的心思。”

此举,大家纷纷叫好。

“你们都特别忙,婚事就让我来操办好了。”老胡说道。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