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九章 潮起珠江(2)

晚上,康介白回到家里,上香后,见朱仇略带着酒意回来,还有些脂粉味。原来,同学刚带了朱仇,去广州最大的妓馆——岭海楼饮花酒,这里新来了一位色艺双绝的歌妓。

康介白皱了皱眉:“你还是回军队里来帮助我,打虎不离亲兄弟!”

朱仇带着酒意,说道:“回军队,好啊!我也有一事要跟你说。”

康介白以为他要职务,遂说:“职位好办,就担任独立团团长,负责珠江的平台。”

朱仇晕头晃脑,顿了一下:“我不是说职位,我是说飞鸿。”

“飞鸿!”康介白惊愕了。

朱仇歪歪地坐在椅子上:“介白哥,说实话,你对飞鸿到底有什么打算?她可是苦苦地等了你一年多,你知道吗?有多少将军在追求她,你却冷冰冰的。我劝你,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深情!”

康介白正为这个问题苦恼,也坐了下来:“我不是不爱她,可是你看看,战场上的人今天不知道明天,我怎么能接受她的情意?我当真答应了她,有一天我战死,那才辜负了她。”

“你总要跟她说清楚啊,也许她并不在乎你想的那些。”

康介白也是头疼:“当面跟她说,我没有这种绝情,不如你帮我说。”

“你们既然相爱,又很般配,我建议你还是结婚,外面早就有人说,你是赖先生的女婿,你不娶她,她怎么下台。”朱仇笑道。

康介白对此事早已坚决:“你还是帮我说说。你知道我娶过媳妇的,出身也贫贱,而她冰清玉洁,我配不上。”

“我试一试。” 朱仇只得无奈答应。

几天,康介白都躲着赖飞鸿,一心扑在工作上。广州的的气氛已紧张起来,先是有军官谈论领袖应该下台,后无意在茶馆里听说,赖先生已公然违背领袖军令,反对北伐。康介白觉得山雨欲来,告诫将士们不要轻信谣言,更不应该以讹传讹。

不料,没几日,传来邓参谋长被暗杀的消息。邓参谋长是赖先生与领袖沟通的桥梁,康介白意识到他一死,矛盾便要加剧,事态如他所料。对此,有人说是赖先生暗杀了邓参谋长,有人说是领袖派人做的,一时间,满城风雨。

康介白觉得两人都不会做这种苟且之事,遂到处查访,决心查个水落石出,还他们清白,以推进团结。

而此时的朱仇,正为如何跟赖飞鸿摊牌为难。他灵机一动,想到请如梅吃饭,由她传达。

这日傍晚,朱仇约了如梅到越秀酒店。

他已经想好许多说法,打算向如梅好好说清康介白和赖飞鸿的事,自有把握,因此点好菜后,慢慢等。

如梅终于来了,而且还带着赖飞鸿。

顿时,朱仇慌乱起来,半天也说不出话。

如梅是个直脾气,见朱仇怪模怪样,便问道:“朱仇,你有什么事,要请我们吃饭,还到这么好的酒楼。”

朱仇看了赖飞鸿一眼,知道她关切着康介白,便支吾起来,低下头道:“我,我受介白哥之托。”

“托你什么?”如梅抢先指着朱仇,“哦,我知道了,康将军不好意思,来说他和她的事!”说罢双手合拢,两个拇指比着,羞赖飞鸿。

朱仇见如梅说出了,遂鼓起勇气:“是的,介白哥是要我来说他和她的事。”

“他这个大将军还封建,还请你做媒。好了,好了,月老,我也算一份,成全你们的美事。”如梅高兴地挽住赖飞鸿。

朱仇见如梅理解错了,看赖飞鸿也格外高兴,面如桃红,心里很是着急,但也不好破坏赖飞鸿的心意,遂一咬牙,说道:“是的,我是受托找你们商量结婚的。”话说出了口,便覆水难收,心想反正他们是相爱的,干脆成全了这桩姻缘,回去再好好地劝康介白,又胡说起来:“介白哥说,现在兵荒马乱,结婚不应大操大办,但毕竟人生只有一次,还是要讲究一点。而且,介白还说,一些由我代办。”

如梅为赖飞鸿的爱情有了结果而高兴,举起酒杯对赖飞鸿说:“大家干一杯,你要谢谢我们月老啊。”

赖飞鸿羞得低下头,只有如梅和朱仇饮起酒来,朱仇一边喝酒,一边却想着如何是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