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八章 两个虔诚的人(5)

何良辉告辞之时,正遇到康介白。康介白问了情况,惊奇不已,对这位富家少爷也另眼相看,送他一程。

何良辉出了南华寺,走到北江畔,见大河南下但四方茫茫,叹不知该往何处,拿出铜钱卦了方向,竟然是北吉,想到北上,可能遇到也是离家出走的云妹,遂沿江而去。

他沿途拜访了五岭的名寺古刹,见过无数得道高僧,这日,从常宁县的弥峰寺下来,沿湘江而上,由弥峰寺一僧人带路,打算造访南岳衡山诸寺。

经过衡阳常宁水口山的河边,见几个侩子手丢下许多尸体,匆匆而去,便念道:“阿弥陀佛!”徒手掘土为坑,把一具具尸体抬到坑里掩埋。

何良辉抬起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见其微微颤动,感叹应是活人,便摸摸他的鼻子,发现还有一丝气息,忙取水喂他。这死里逃生的人,稍稍挪动,轻轻地咳嗽一声,还有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良辉便与带路的僧人起身,把其他尸体掩埋后,背起这人到了附近的一个破庙。

到了破庙,何良辉给此人喂水,竟觉得他有些面熟,是不是云妹?但马上又在心中否定了:“云妹是不应该受这样的罪孽的!”

这人的嘴角动了一下,接着眼睛也睁开了一下,何良辉又喂了些水,拿出些大洋请破庙里的一位僧人赶快到衡阳请大夫,起身打量这个生命力顽强的人。又觉得她身影脸庞甚似云妹,遂用清水抹去其脸上的血迹。

“啊”一声,何良辉惊呆了,眼前确确实实就是云妹!云妹如何遭受如此大劫?何良辉已来不及“阿弥陀佛”,轻轻唤道:“云妹!云妹!你醒醒,我是良辉哥啊!”又给她敷上些冷水。

何如云醒来了。她睁开眼,恍恍惚惚,见一个和尚喊自己的名字,想说声谢谢,挣扎着起来,浑身却没有一丝力气,只得微笑着。

何良辉见她不认识自己,急忙又说:“我是何良辉,你的良辉哥啊!”

何如云支撑着,睁开眼睛,见眼前的和尚当真是何良辉,嘴角一动,轻轻喊声“良辉哥!”,又昏厥了。

何良辉不懂医术,束手无策之际,见僧人带着大夫回来了。大夫检查伤情后,说道:“好险啊!真是造化,子弹没有打中要害部位,人可以救活。但必须回医院治疗。”

何良辉砍了楠竹,做了一副担架,三人把何如云抬到衡阳的医院治疗。弥峰寺带路的和尚见何良辉暂时不可能去南岳,便告辞而去。

何良辉在表妹的身边守了三天三夜,直到她的伤情终于有了起色,子弹取出来了,断了的双腿上了石膏模,可以说话却依然不能动弹。何良辉问道:“云妹,告不告诉家人?”

“不要!我已经不姓何。”何如云轻轻答道,“谢谢你!你怎么来衡阳?”

何良辉把一年多的事说与表妹听,何如云笑道:“良辉哥!你做得对,要离开那个吃人的家族。贫困工农太苦了,需要大家去解救。”

原来,何如云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水口山发展工人运动。二人相逢之时,她正被军阀抓捕了,送去枪毙。

“对!我也是这样想,可是哪里才有能够普度众生的经书啊!”何良辉叹道,“我走遍名寺古刹,造访得道高僧,甚至道家道长,都没遇到真正的救世佛典。”

何如云看着这位虔诚的救世僧人,说道:“佛教最高的层次也只能加强个人修养,所谓普度众生是让大家忍受苦难。”她低下头,耳语道:“众生真正的普度,需要打破这个黑暗的社会,建立贫困工农的社会。”

何良辉一脸茫然,何如云见他还不懂,也不强求。病房的病人多,也不是谈论济世道理的地方。

但何如云的伤病仍需有人料理。一个带着女人的和尚,已经引起人们的注意,服侍得又周到,难免一些人会好奇,议论纷纷。每每如此,何良辉皆合掌道声“阿弥陀佛!”这些人便窃笑而去。何如云看着,无可奈何,只是默默地感激。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