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八章 两个虔诚的人(4)

管事僧人带着何良辉到各殿参观,想着安排何事差他去做。到了天王殿,何良辉见当值僧人淳淳善导,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皆满意而去,甚为羡慕,有跃跃欲试之意。管事僧人知其意,便让他一试,没料到,何良辉竟然无师自通,仪态话语有大师风范。管事僧人诚服,遂安排他于天王殿做事。

普度众生、点拨善男信女正是何良辉所愿。他每日做完功课后,便到天王殿当值,意兴盎然。转眼半月已过,傍晚,善男信女尽离去,管事僧人与寺中管账僧人打开功德箱,见箱里空空无物,遂诧异问何良辉:“谁动了香火钱?”

“我没动!功德箱一直摆放在这里啊。”何良辉不知所以然。

管事僧人大惊:“不好!我们必须赶快禀报方丈慧能大师。”

何良辉送两位师傅出殿,拿起扫把和尘拂打扫卫生。一会儿,两位师傅回来,把何良辉带入一密室,质问道:“这半个月功德箱里的香火钱到哪里了?”

何良辉原以为他们要自己修炼,一听这么说,便坦然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以前每半个月,功德箱都会有数百大洋。这段时间里只有你当值,钱自然你知道。”管账僧人压低声音。

何良辉悠悠地说:“我是来普度众生的,如何会关心钱。”

“你是慧能大师收的徒弟,我们都尊重你,要不我们就在全南华寺公开审问了。你老实点!”管事僧人向前一步。

何良辉觉得好笑,管事僧人竟然说出如此话来,这不就是怀疑自己偷了钱,遂愤然:“我有良田万亩、钱庄十间且不要,还要来偷。”

双方正争执不下,慧能大师来了,他向来明察秋毫,对这两位僧人说:“二位错怪人矣!良辉绝不会做此等事的。”

两人不得不放了何良辉,忿然出密室。慧能法师也无言,走了出去。

又几日,何良辉仍在天王殿当值,但总是遇到管事僧人过来转悠。对此,何良辉并不在意。这日,他又在打扫卫生,管事僧人进殿,笑着对他说:“你佛法高深,小僧甚为佩服。”

“师傅取笑。”何良辉淡然地说。

管事僧人正言道:“小僧说的是心里话,决非妄语。”

何良辉见他无事露殷勤,知无好事,拿起扫把继续打扫,不搭理他。

管事僧人叹了一口气:“人道寺院是清净之地,远离凡尘。其实寺院僧人也是凡人,需要吃饭穿衣出行,这些离不开钱,香火蜡烛纸钱也需要钱啊!”

何良辉应道:“很多施主不是捐了钱吗?”

管事僧人摇头道:“不够啊!因此希望善男信女在各殿交些香火钱。”

“这如何办得了?”何良辉愕然。

管事僧人如实道来:“你可以在点拨时稍微暗示,如不交也行的。”

何良辉很是犹豫:“这个本事,我可没有。”他没有想到,当和尚也要有这样的门道。

管事僧人见何良辉通了,便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半天,算是授以秘诀。

又几日,何良辉始终羞于暗示,功德箱里依然空荡荡。管事僧人无奈,把事情禀报主持,慧能大师便又约见了他:“你慧根聪颖,所悟所传皆非我辈所能比,不妨云游各方寺院,广结高僧博采众长,也成就一代宗师。”

南华寺终不是何良辉安身之处。当然,原因并非阿堵物,而是他所悟所求的,此处并不能给予。管事僧人早已拟好牒文。何良辉深知,多求无益,无奈地接了牒文,取了行李,告别慧能大师,上路云游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