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八章 两个虔诚的人(3)

早晨,何良辉随慧能大师入大雄宝殿剃发,举行剃度和受戒仪式。鼓号鸣毕,何良辉便落了发,正准备点戒疤,殿外传来喧哗之声,一看,何家的管家领着何良辉的老婆孩子来了。

“大师且慢!”管家大声呼道。

慧能大师住手,何良辉的老婆孩子一拥而上哭喊。顿时,庄重的仪式成了场闹剧。慧能大师合掌:“阿弥陀佛!”其他僧人暗自窃笑。

何良辉尴尬至极,但仍然不起身。他的老婆上前拉拽,孩子们一个劲喊:“爹爹!”

何良辉面无表情,起身说道:“你们快回去。”

“老爷还是回家吧,一家老小都依靠着你呢!”管家苦苦哀求。

何良辉吩咐管家:“你带他们回家吧。我所做的事,你们不会懂的。”又跪下对慧能大师道:“请大师为弟子点戒疤!”

慧能大师拿起线香,何良辉的老婆孩子一齐跪哭道:“老爷真的入了空门,我们一家老小可如何过啊!”

慧能大师见其家眷哭哭啼啼一片,场面滑稽,又见何良辉义无返顾,默念“阿弥陀佛”,说道:“施主的俗缘未了,暂不起法号,先在南华寺住下,协助迎接香客吧。” 

何良辉拜谢,起身向转涕为笑的家眷弯了弯身,淡淡地说:“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你们回去吧。”

待何良辉的老婆孩子和管家走了,众僧散后,佛寺才恢复了宁静。“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慧能大师略有深意,说着,微笑着,走出大雄宝殿。

慧能大师吟诵的,是南派禅宗始祖的畿子诗,乃佛教顿悟的至高境界。何良辉站在大雄宝殿前,反复念着畿子诗,始终不解。有管事僧人唤他先去做事,他便应允而去。

何良辉对家眷所道的,出自北派禅宗始祖神秀法师,讲的是一种入世的心态,强调修行的作用。意思是,要时时刻刻地去照顾自己的心灵和心境,通过不断的修行,来抗拒外面的诱惑和种种邪魔。这某种程度上表达的是何良辉的救世心境。

而慧能大师讲的,则是一种出世的心态,意思是,世上本来就是空的,看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本来就是空的话,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便不会留下痕迹。

南华寺是南派禅宗的祖庭,自然是以慧能法师的顿悟为正宗。慧能大师深知何良辉对佛家教义的理解与自己不同,因此并不赞同收他为僧。只是见其悟性高、执著虔诚,才难得破例收其为徒,便有了今天这番闹剧。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