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八章 两个虔诚的人(1)

广西终于平定,大军移师韶关,打算北伐。

康介白到北伐军大本营,南华寺报告工作,进山门,见一位年轻的和尚虔诚地跪在地上磕头,背影似乎相识,走近发现和尚竟然是何良辉,便问他为何出家。

原来,汝城大旱,农民失收,抗租者无数,何良辉决定免收租子。何狗生见风声不紧,又回到汝城作威作福,他对何良辉的做法很生气,便邀请新任的县知事商量一起收拾抗租暴徒事宜——而说服何良辉是关键。两人遂前往镇南楼。

佛堂里,何良辉又在研读经书,何狗生见他如此,本想训几句,但想到这侄儿是三省有名有姓的大财东,可能只是一时糊涂,遂忍着:“良辉啊,如何对付那些暴徒?你也要发个话啊。你不发话,县知事不好办事。”

何良辉说道:“姑父,你们说怎么办?县知事,你说呢?”

这新来的县知事,刚从冇四两那儿接了官。他没什么主见,一切只是按部就班,和被康介白手刃的前任一样,有钱就贪,有贿就受,大家暗地里叫他“趟浑水”:

“我说啊,按老规矩,扒了几个火烧田庄首领的皮做登闻鼓,其他人杀了挂在城头示众。”“趟浑水”狠起来吓人。

何良辉打了一个寒颤,默念道:“他们火烧田庄,是因为众生有苦难,虽犯杀戒、盗戒,但我们应生佛性孝顺心、慈悲心,常助众生生福生乐、救护一切众生。反自恣心快意杀生,是菩萨波罗夷罪。”

何狗生气得七窍冒烟,训道:“别人信佛是希望保佑升官发财!你呢,信佛如信邪。对那些敢火烧田庄的暴徒不严惩,以后还有谁交田租?家丁如何收租啊!你爷爷留下的产业如何管得住!”

何良辉迟疑片刻:“你们太残忍了吧!”又搬出佛教轮回道理:“稍微治罪以示惩戒就行了。杀业太重会入地狱的,下一世会变成猪狗。人生荣华富贵如云烟,功名利禄为粪土,信佛顿悟方梦醒。”

何狗生见何良辉如此迂腐,叹息一声领着“趟浑水”走了,二人决定动手,抓抗租暴徒。

第二天,城头挂上了数十个暴徒的人头。县佐冇四两忙着请来匠工,制作人皮鼓。

时值老诰命夫人突然伤风,何良辉广求良医仍不见起色。镇南楼内急得团团转,何狗生与何良辉候在奶奶病榻前。何狗生的家丁取回人肉,烹煮成药,管家端到老诰命夫人的病榻前。

何良辉问道:“是何药物?”

何狗生神神秘秘:“好药。传统良药。”

“名医都全来看了,还有何好药?”何良辉见管家神色有异,不禁质问。

何狗生忙说:“在刑场取了点药引。快用药!”强让何良辉接过药,喂给老诰命夫人吃。

谁料,老诰命夫人刚刚咽下一小块人肉,便呼吸不畅,奄奄一息。

“叭”一声,何良辉把药碗丢在屋外,哭着说:“是人肉把奶奶害苦了!”懵懵懂懂地担心着老人家的性命。

“良辉,不要过于悲伤。人迟早会去世的,奶奶这么大的年纪,子孙绕膝,也算是福气。”何狗生安慰着。

何良辉瞪了姑父一眼,说道:“叫你们从轻处理囚犯,你们就是要下狠手。赶快把其余的人放了。”又挥泪仰天:“奶奶啊,我去为奶奶念佛经。”

何狗生一怔,不出声。

何良辉在佛堂里为奶奶念经千篇,第三日,竟然有效,老诰命夫人的身体好了。

老诰命夫人走了趟鬼门关,很是感概:“这是佛祖的恩赐。佛祖希望良辉好崽诚心向善信佛。”

何良辉在佛堂中连念数日经书,出佛堂之日,发蓬面污、衣冠不整,召集老婆孩子和管家于中堂,说道:“我决意到南华寺出家,你们好自为之。”

此言有如晴天霹雳,老婆们顿时嚎啕大哭:“老爷,你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搂着孩子拽着何良辉的衣衫不放。管家也急得欲哭:“信佛可以在家里啊!老爷入了空门,丢下这么一大家子、这么大的产业,我们可怎么办啊!”

“你们有事就找我姑父商议。众生皆苦,我要去普度众生!”何良辉说罢,背起包裹毅然走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