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七章 烟雨锁羊城(3)

赖飞鸿回到家里,父亲见她高兴的样子,便问道:“今天发生什么事啊!看你喜的!如梅可是来了好几个电话。”

“我今天遇到匪徒了。”赖飞鸿不慌不忙,说道。

赖先生见女儿毫发无损,又喜上眉梢,便觉得奇怪:“遇到匪徒还这么高兴。”

赖飞鸿娇羞地楼主父亲的脖子:“我还遇到康先生,是他救了我。”

“哦,原来是英雄救美!”赖先生笑道,“这个康介白已经救了你两次!看来,我要请他吃饭,好好谢谢他。”

老胡在一旁,一语道出:“看来,还有些缘分。”

赖飞鸿听到“缘分”二字,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害羞地跑进房间。

老胡是赖先生最亲密的战友,见赖先生满面笑容,遂轻声说:“康介白一心为无政府主义革命,打仗能力强,人品也不错。”

赖先生是过来人,把女儿托付给康介白很是放心,便说道:“军中就缺少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好好栽培。”

“那就明天晚餐吧。” 老胡默契得很。

赖先生点点头,又笑了起来:“行。”

这夜,康介白和朱仇两人喝酒回家,在路上见到处是乞丐和伤兵。

一个断腿伤兵爬在一个煮面的摊子前,哀声叹气地讨一碗面,摊主不愿:“我是小本生意,不给钱怎么行。”

伤兵哀求道:“行行好吧,赶走桂系,我也算是英雄。”

摊主哼哼,也不正眼瞧他:“英雄有什么用。天下就是英雄搞乱的。”

康介白见伤兵的确可怜,摸了摸口袋,有些大洋,又把朱仇的大洋也要来,走到他面前:“这些钱,你拿去回家好好过日子。”

伤兵接了钱,千恩万谢而去。

康介白回到家里,回想路上的情景不禁感叹,听奶奶说赖飞鸿来过,更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想,自己是要与北洋军阀一拼的,有一天或变成伤兵,或横死沙场,那会害了赖飞鸿一生。想到这里,便自责太冲动,决心去司令部申请随军西征广西,借此远离赖飞鸿。

次日,康介白到司令部找赖先生。

赖先生正与老胡商议进军广西的军力部署。现在领袖来了广东,革命军队虽有三个军,但分成了无政府主义者一派、三**义者一派。老胡很着急,对赖先生建议:“此次进军广西是扩大实力的机会,是不是要多安排我们的人担任长官。”

赖先生笑道:“长官都由他们去安排。不过,他们打算平定广西后北伐,我相信大多人是不愿意的,毕竟联省自治已经深入人心。”

“赖先生就这么放心。”老胡有些疑虑。

“广西方向不用担心。我倒想让康介白担任广州城防司令。”

见此,老胡附和道:“他这个人可靠又有本事,广州这个大本营需要这样的人。”

赖先生想到昨晚一事,便提醒老胡:“你通知他,到家里吃晚饭。”

这时,传来康介白的声音,赖先生忙出来,一手握住他:“说曹操曹操就到!介白,昨天多亏你救了飞鸿,晚上到家里吃饭,我要谢谢你。”

康介白坐下,应声道:“这是应该的,谈不上谢字。”

赖先生仔细端详康介白,见他武生文相,说话谦逊,越看越喜欢,觉得女儿没有看错人,故作严厉:“介白,你不去练兵,跑来干什么。你也像别人一样跑关系!”

“我是来申请去前线的。”康介白恭敬地回答。

赖先生一惊,问道:“为什么?在广州不是很好吗?”

康介白摇摇头:“广西前线吃紧,需要支援,而平定广西,彻底打倒桂系,广州才能安稳。如果就此在广州过小日子,恐怕不久,桂系余部就要卷土重来。”

“平定广西很重要。但广州更重要,我打算让你负责广州的城防。”

康介白见赖先生不打算放自己去前线,很是坚决:“我还是要去前线,老虎不磨爪子,都要成病猫,当兵就该上前线。”

赖先生笑问:“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康介白起身鞠躬:“以服从为天职。”

“那就好。城防也很重要,一样可以练兵。还有,我打算办军校,培养军官的军事和政治素质,你是日本正规军校毕业的,还要兼顾。”

“司令,还是让我上前线。”康介白失望地叹气。

赖先生心里不悦。老胡赶紧打圆场:“赖先生是在栽培你啊。”

赖先生笑道:“现在还没定。或者,你可以去跟领袖说说你的想法。”

“那倒不必,我的政治观与他不同,希望司令能考虑。”说罢,康介白便要告辞。

赖先生见康介白诚心诚意,遂又说:“记得晚上来吃饭,还有朱仇。”

康介白出了司令部,又遇到了从学校回来的赖飞鸿和如梅。赖飞鸿满面春风,又有些初恋情人的羞涩,如梅看在眼里:“我知道了,昨天你为什么不舒服,为什么又独自出去而不约我。原来是怕我当电灯泡!”

赖飞鸿轻轻地推了如梅一下,嘟囔着:“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又问康介白:“您今天过来,有事吗?”

康介白苦笑着:“我来要求上前线,可惜却要留在后方。”

赖飞鸿忙说道:“我给你去说说。”

“绅士,难道你不该请女士吃饭!”如梅笑着对康介白暗示。

康介白想,赖飞鸿能说服她父亲也是好事,遂接了茬:“行啊,你打算去哪里?”

“镇海楼!”如梅说道,“听说那里是一个绝妙的地方。”

康介白想了想,又说:“把朱仇叫上。”

从镇海楼远眺,只见远山如黛,城郭如烟,珠江浩浩东流,正是绝佳的饮酒处。

“千万劫,危楼尚存,问谁摘斗摩霄,目空今古;五百年,故侯安在,使我倚栏看剑,泪洒英雄!”门上刻着大清三杰之一彭玉麟的对联。三人细看对联,凭栏极目,不觉感叹万千。唯有朱仇不识字,去点酒菜。

坐下后,如梅说道:“国难当头,正需要英雄。可惜我们是女的,要不然也要到战场上与北洋军阀一拼。”

康介白却叹道:“黎明百姓的疾苦之世却是兵家成名之时,这是历史的悲剧!”

赖飞鸿看着康介白,觉得他不似其他将领,也感慨着:“一将功成万骨枯!历史的是是非非谁能评说。”

“我母亲常说,穷人就要安分守己,遇到压迫,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也是这样做的,可惜老天似乎连忍受的日子都不让我们过,总是让老百姓风雨飘摇、流离失所。逼得我们举兵反抗,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社会。”康介白沉思道。

康介白顿了顿,悠悠地说:“有时候,我又想,除了战争,我们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实现这个梦想。战争实在是太残酷!联省自治也许是一条路,但必须首先处理腐败和阴险的桂系,否则联省自治无从谈起。”

赖飞鸿补充道:“在**运动的时候,桂系就利用革命的旗号行谋求扩大势力之实。”

“还有那个欧阳鸣,就是代表,真是太可恨了。”如梅接口说,又觉得说漏了,赶紧做个怪样子。

“康将军,此言差矣!”这时一位将军走了过来。

康介白见来者是简有志,赶紧招呼坐下。

简有志也是少将。他又回到了赖先生这里,依然做支队司令。

简有志说道:“你们知道,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是贪婪,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当了团长,又想当旅长、师长、军长,想统治全国。或者为了保护已经有的名位,不择手段。我反复说,联省自治是不现实的,你的无政府主义也是不现实的。”

“你认为什么道路才行!”如梅问道。

简有志用筷子蘸酒,在桌上画了一个圈:“战争!武力!”喝一口酒后,又叹道:“其实,我也很迷茫!”

康介白说道:“革命队伍里要抛弃思想分歧,团结起来,就一定能胜利。”

简有志问道:“向谁统一,无政府主义还是三**义!”

“不管哪一种思想,只要求大同存小异,就可以统一,可以团结。我虽然信奉无政府主义,但我相信,历史是不会按一种主义规定的路线前进,也不会按某一位思想家画好的道路一点不差地前进。老百姓的生存和自由的发展,才是一切道路是否正确的最终标准。”康介白说道。

简有志看了看康介白,想不到学弟竟然有新见识,抱拳道:“佩服,老弟不但能打仗,还有大智慧。”告辞之时,又说道:“老弟说的有道理,但人的贪婪终究是革命中无法克服的。也许,历史就是各种贪婪的竞争形成的。”

朱仇听不懂这些,喝酒之后,拍胸如实说:“我虽是一介粗人,但知道介白哥是对的,赖先生是对的,你们只要发话,上刀山下火海,我朱仇在所不辞!”

赖飞鸿看他甚是率真,咯咯地笑:“朱仇哥义盖云天,但你也要学会读书认字。”

“我要和介白哥到前线,叫我看书,不如叫我回山里打猎。”朱仇一听读书就发愁。

康介白说道:“你的确应该读书,队伍越来越大,不读书不行。马上就会办军校,你留在广州读书,照顾奶奶。”

“介白哥说得对。”不知不觉,赖飞鸿也跟着朱仇,把康先生叫成了“介白哥”。

朱仇见赖飞鸿一再劝说,也不再说什么。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