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六章 粤头楚尾(4)

探子很快回报,汝城有北洋军一个旅,三个团分别驻扎三镇,成犄角之势。汝城是山区,本来就易守难攻,北洋军兵力是第二支队的三倍。康介白召开军事会议,与会者听了局势后都面露惧色,纷纷要派人向赖先生请求,增兵支援。

康介白告诉他们,桂系军阀正从三面向韶关压来,不可能增加部队,如今之计只有引蛇出洞,然后择机伏击。康介白要统领部队伏击,让谁带领队伍去引蛇出洞呢?在座军官无一请战,因为那几乎是送死。

正为难之际,卫兵报告:有个朱仇要见康参谋长。

“朱仇弟!”康介白喜出望外:“赶紧让他进来。”

一会儿,朱仇活蹦乱跳地进了会议室,康介白见他身体已无恙,遂向与会者介绍道:“这是我一起打虎的兄弟,我提议由他担任这次的先锋。”又问他,“有没有信心!”

朱仇见要他带队攻打汝城北洋军,高兴地说:“大哥放心,这次一定要把狗日的北洋军赶出汝城去。”

大家见他愿意担此重任,求之不得,都举手赞同。

康介白见大家同意,遂安排道:“好,从每个营选出五十个精兵,由朱仇统领,出击汝城。”

克日,朱仇率领精兵化妆成押运大烟、盐和布匹的商队,分三队先后开拔。康介白带领主力绕道从江西崇义进汝城设伏,声东击西,以扰乱敌人耳目。

一早,朱仇带领队伍潜入汝城,按照康介白的交代,选择了北洋军的一个小驻点作为攻击目标。

汝城县城东边的一小圩场,朱仇乔装进镇,侦探情况。

圩场外有北洋军守卡,圩场里店铺关门大吉,行人稀少,几个北洋军匆匆忙忙地走来走去。朱仇到了一个会馆,见是北洋军驻地,于是在会馆前的一个小店买了点心,顺势从老板那里打听到,圩场里只有一个排的北洋军。估算一下,有迅速消灭他们的把握,遂在周围看了看地形,回到营地,稍微商议后便带人马直奔圩场。

圩场外有两人守卡,一个正低头点烟,一个闭着眼睛哼着小曲,朱仇猛然上前出拳打晕他们,指挥队伍冲向会馆。

会馆里,北洋军正喝酒赌博,还没来得及搞清情况,已经被缴了械。

朱仇本想下令,把北洋军全部枪毙,但见士兵个个哭爹喊娘,又想到需要引蛇出洞,遂对北洋军说道:“我们是仁慈的赣军,今日且放了你们回去,但你们须记着以后要善待百姓,不可助纣为虐!”

北洋军捡到狗命,纷纷感谢天兵天将,然后往县城逃去。

朱仇带队,收集枪支弹药和各种军需用品,放一阵空枪后挥师往崇义方向退去。

逃回汝城县城的北洋军,向旅长报告有赣军来袭。

旅长听后大发雷霆:“他妈的,赣军也是吴佩孚率领的手下,怎么来袭击我们,难道想抢地盘。消灭这群乌龟王八蛋,让他们知道老子的厉害。”遂令驻扎在鹿鸣镇的团出击。

此时,朱仇已经把大部分兵力部署于一山坳,自己带五十人又迎着北洋军方向而去。清晨,部队进一路边村子,在祠堂里生火煮饭,哨兵紧急来报,已被北洋军发现,接着就听到枪声。原来,北洋军一个团已经赶来。

朱仇带一批人占据巷口战斗阻击,令一批人撤退。

北洋军不知死活,向巷口涌来,顿时被打死好几个。敌团长见遇到**实弹,便整队,分四路包围猛攻。

朱仇见火力很猛,也猛烈打击一气,便依计带队撤退,把敌人引向山坳。

敌团长见是正规军,人数又不多,大喜,以为立功的机会来了,挥师穷打猛追。

朱仇边打边退,晌午,退到山坳。敌团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见地势不利,下令停止追击。两军形成僵持之势。

朱仇见他们停在山下,心里估量着是守是攻:如果消灭了敌人,挫了其锐气,也许北洋军主力不跟来了,那整个战争构想将失败;如果不打,敌人等候主力来,这里又太靠前了,康介白的主力也不能在此与他们决战!最后下定决心要出击,等到北洋军主力来,然后示之以弱,让敌人紧追不舍。

主意下定,待到敌人拿出干粮吃饭之际,朱仇带人冲下山,乱射杀一通,把北洋军扰得阵脚大乱,气得团长哇哇大叫,丢下饭碗指挥部队向山坳冲锋。冲锋一时辰,敌人见夜幕降临,自己死去了不少人便撤退。

朱仇见敌人撤退,让一部人马趁势下山追击,一顿狂打,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敌人不得不反击,如此交战一夜,终于等来了北洋军的主力。

敌团长羞于言败,向旅长报告遭遇主力。敌旅长观察地势后,下令包抄攻山。

顿时,敌人的弹雨在山坳上落下。将士们见敌人漫山遍野而来,枪林弹雨难以抵挡,都要撤退。朱仇知道,现在撤退的话,敌旅长必然发现只是小股部队前来骚扰,将不会用主力追赶,定会破坏康介白布置的战局,遂咬牙下令将士们死命坚持。

打退了敌人三次进攻,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朱仇见自己伤亡也不少,估计敌人已经中计,将自己误认为了主力队伍,便趁着敌人稍微后退之际,带领队伍撤出阵地。

敌旅长决心消灭这支胆大包天的敌人,令全军全速追击。

这下可好,朱仇率部且败且退,没有丝毫喘气时间,饿得饥肠辘辘不说,武器弹药也快没有了。

下午,朱仇部已经疲惫不堪,快到主战场。眼看大功告成,天空突然下倾盆大雨,道滑路陡,敌人不敢追击了。这样,计划又可能落空。朱仇只得咬牙指挥部队调头,分头打击敌人各部,务必引敌人入主战场。

敌人各部刚刚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打算在此休息一晚,振军再追,见有人骚扰,纷纷气恼地向敌旅长请战。敌旅长向来反对雨中出击,但见手下斗志昂然,便下令分路出击。

朱仇各部似乎已不经一战了,敌人一进攻便落荒而逃。敌人见况更是奋勇直追,一个时辰的功夫,各部依次进入了主战场——一个长长的山谷。

敌旅长见山势险要无比,下令撤退,但为时已晚。

**军在康介白的指挥下,从三面发出猛烈攻击,打得北洋军人仰马翻。

敌旅长算是沉着,令一个团组织反击,其余大部撤退。

待撤出山谷,收拾人马,敌旅长见北洋军已经损失五成,痛心不已,下令全速撤退。不料,到一山岗,又遇致命伏击,见此情景,敌旅长和整个北洋军顿时心理破溃,再也不成队形,狼狈不堪而逃。

康介白见北洋军队形混乱,下令冒雨乘胜追击。

北洋军溃败到县城,见县城已经被占领,知道大势已去,只得往衡阳逃去。原来,康介白早已安排了一个排乘虚入城。

大战之后,雨过天晴,残阳如血,康介白进入县城,清点收缴的武器弹药,见有半个旅的装备,即刻向**军司令部发电报,为将士请功请赏。

次日,赖先生回电,令第二支队扩编成一个旅,尽快回韶关。康介白整编队伍,犒赏三军后,留下一个营驻守汝城,令冇四两为知事后,率领大部队回师韶关。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