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五章 剪纸为兵(5)

赖飞鸿送走了康介白,心里蓦地怅然失所。欧阳鸣以为她还在怪自己,拼命自责。到了司令部,赖先生请考察团简单用过午饭后,让老胡带他们到韶关各处参观。

韶关的治理令同学们对无政府主义更加另眼相看,在江边休息时,欧阳鸣感叹道:“赖先生真是中国新思潮的实践者,看来孙先生的三**义有些落伍。”

赖飞鸿笑着直说:“孙先生才是革命阵营真正的领袖。我父亲是孙先生忠实的追随者,韶关这个**区,是孙先生的功劳。”

“相比之下,赖先生是实践家,而且无政府主义的革命更彻底。”欧阳鸣说着,又转向同学们:“大家说是不是?干脆,大家留在韶关,追随赖先生。”

同学们都被所见所闻折服,一致称赞。

如梅笑道:“欧阳鸣,你到了南方后,这是第一次讲对话。”

赖飞鸿说道:“中国到底需要什么道理,现在还没有定论,我看大家还是按计划先回北平,然后出国寻找真理。”

如梅一贯支持赖飞鸿,欣然赞同。

欧阳鸣却与她俩意见不一:“当今军阀横行,是武人的天下,我啊,决定到**军当兵,打垮桂系军阀,迎接孙先生来广东,到时候挥师北上,用**的力量统一中国。”

如梅指着欧阳鸣豆芽一般的身子骨,嬉笑道:“当兵,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欧阳鸣举了举手臂:“你看,我也有老鼠肉的,没问题!”

“你呀,还是随我们出国寻找真理吧!你父亲是桂系军阀,你在**军是去打老子,不合伦理。”如梅不依不饶,又说。

欧阳鸣闻言色变,诺诺说道:“这一点,我还是分得清的。”

“但愿如此。”如梅不愿争了。

赖飞鸿见他们辩得不可开交,忙出来解围:“如梅,你不要得理不饶人。我们还是看看其他地方,我们只看了街道,学校、医院、孤儿院都还没去呢。”

晚上,赖飞鸿回到司令部,见父亲咳嗽不止,血也咳出来了,忙给父亲捶背。捶背时,她蓦然见父亲的头发已经苍白,皱纹更深了,显得劳累苍老,想当日离家求学,一定给日夜为革命操劳的父亲增添了无数烦恼。

老胡带来军医给赖先生看病,军医开药后嘱咐道:“赖先生应该按时吃药,为革命保重身体。”

赖飞鸿赶紧给父亲吃药,接着捶背,想:“父亲已经年迈,现在该好好陪伴他,照顾他,而自己又偏偏打算留学。”一时间,留学的决心有了动摇,眼眶也红了,手微微有些颤抖。

赖先生也察觉到女儿的心境,拍拍赖飞鸿的手,回过头,笑道:“女儿,爹没事的,不要担心。医生说的话,你不要信的,在他们眼里,每一个人都是病人呢。”

“爹,我再也不离开爹了。” 赖飞鸿抱着赖先生的头,呜咽着。

赖先生笑道:“你放心跟同学们回北平,去留学。爹这里有老胡照顾。”

赖飞鸿柔声地说:“我要留在爹的身边。爹比留学重要。”

赖先生见曾经叛逆的女儿已经长成一个懂事的姑娘,动情地握住赖飞鸿的手道:“好女儿。只要你高兴,在哪里,爹都高兴。”

康介白回到汝城,从短衣帮里挑选了一百会员,加上团防局的一百人,组成两个队,让朱仇和大力王分别担任队长,自己则以教官的身份为队伍开展训练。

训练非常艰苦,早晨负重一百斤跑五公里,上午训练刺杀、列队,下午讲解战术。队里明文规定,禁止队员喝酒、抽大烟。

朱仇见康介白带头戒酒,也戒酒,带着队伍日日训练不止。大力王由于担任了团防局局长,在知事的教唆下暗暗抽上了大烟,再也吃不了苦,但见康介白身先士卒,只好勉强支撑着,带着烟枪训练。

一日早晨,跑了一半,康介白站在路边监督,以防有人偷懒,等队伍全部过了,也没有看到大力王,遂问他的手下。手下说局长在后头。

康介白坐在路边等,半晌才见大力王和一个队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便问大力王:“你今天怎么搞的,体力这么差!”

大力王累得一屁股坐在路边,说道:“大当家,我这几天病了,跑不动。”

康介白见他脸色发青,看来体力透支,关切地说:“今天回去,请个郎中开点药。”

大力王如释重负,倒头躺在地上。

康介白叫队员带他回去,自己跟上队伍接着跑。

晚上,训练结束,康介白和朱仇去县城团防局看望大力王。

“你真坏!”团防局有女人的声音。

“来,我的乖乖!抽一口!”是大力王的声音。

康介白心中疑惑,与朱仇径直推开房门,见大力王和知事躺在床上抽大烟,还有女人伺候。康介白忍着心里的怒火,威严地站在门口。

“谁啊!进门也不报告!”大力王正想生气,睁开醉眼,见是康介白顿时魂飞魄散,起床,瑟瑟叫了声:“大当家!”

知事也瑟瑟,央求着。

“你们怎么搞的,跟何狗生有什么区别。”康介白声音不大,却不怒而威。

“大当家,看着我出生入死的份上,给我改正的机会。”大力王跪在地上求饶。

知事的烟瘾还在,也跟着跪下,打着哈欠:“大当家,我们戒烟,戒烟!”

康介白说道:“下次还让我看见,撤你们的职。”说罢拂袖而去。

大力王见康介白走了,责怪知事:“都是你这个坏东西,说什么试一试,你看我现在戒都戒不掉。一身病怏怏。”

知事说道:“人生在世难得快乐,抽大烟是人之常情。”

“你还说风凉话,烟戒不掉,大当家会撤我们的职务。”大力王急了,抓起知事的衣领。

知事推开他的手,关起门,不动声色地躺**,一边抽大烟,一边说:“你不要怕!我当了十年知事,来来往往的大当家,我见多了。”

大力王**,接过烟筒,为知事挑了挑烟丝:“你有什么办法。难道用美色,可他不好色。”

知事指着他,哼笑着说:“你死脑筋,现在兵荒马乱的,各路军阀都想扩大地盘。汝城属于衡阳,不是独立王国,说到底还是北洋军的范围。”

大力王变色道:“我们投靠北洋军!”

“算你聪明,何狗生已经派人来联系了,他现在是衡阳的大官了。他会派兵来的,到时候成功了,你就是汝城的土皇帝!” 知事冷言道。

大力王坐在床上,低头不出声,心想:“康介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对自己也不错,安排自己担任团防局局长。背叛他,真是忘恩负义。”可是,自己又不争气,沉迷于烟瘾不能自拔。”

又想想,土皇帝,有多威风啊!汝城的一切,都由我大力王说了算数。说不尽的荣华富贵在等着。

大力王渐渐生了狗胆,眼睛发亮,对知事说:“好,我们共谋大事!”

知事笑道:“今晚,我就派人去衡阳向吴佩孚请兵,到时,你就来个阵前倒戈一击!”

大力王咬咬牙,又担忧道:“这些队员不知听不听我的。”

“人都是谋富贵的,你拉拢二三十个心腹就行,其他人见康介白输了,自然跟你。”知事不慌不忙。

大力王见天色不早了,起身欲归:“我先休息,跟着训练,好取信于康介白。”

知事见他想到这层,称赞道:“有头脑,你这个土皇帝当得成!”

果然,几天后,大力王特别卖力,早晨跑步竟跟着队伍后面,跑完了全程。

康介白见他一身虚脱地躺在草地上,十分感动,说道:“大力王,不错。”

大力王苦笑道:“我要痛改前非,身先士卒!”

康介白面对大家,说道:“大家都要向大力王学习!戒掉老毛病。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与军阀土匪不同,我们要讲纪律、讲形象,这样,我们的队伍就能不断扩大。等时机成熟,我们要建立老百姓自己的政府,让老百姓不再受欺压、剥削!”

“好!”“好!”队员们都很兴奋,齐声高喊着,向往美好的社会。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