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五章 剪纸为兵(3)

康介白与朱仇到司令部向赖先生回话,赖先生非常撇脱地送了一箱大洋,康介白也不客气,拿来大洋,告辞便上广州买军火。

在广州几天了,仍然找不到卖军火的,等终于找到一个军火贩子,却知他已甩手不干。原来桂系军阀怕有人造反,加强了军火管制。康介白拿出十个大洋,请贩子介绍香港的路子,两人又辗转赶往香港。

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混乱不堪,但与广州相比,别有一番风情,朱仇眼花缭乱,对什么都新奇。

两人很顺利地找到了军火贩子,一箱子大洋可以配齐五十支枪的军火,贩子一时没有,三天后才能有货。两人便趁着这几天空挡四处走走,看看风景。

朱仇想看大轮船,葵涌码头是最佳去处。

码头上人山人海,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江南江北往来客。”海上巨大的轮船向岸边驶来,朱仇以为要把码头撞开,吓得要躲,却见轮船缓缓地稳妥靠了岸,不由得赞叹。船上远方归来的游子和岸上迎接的亲友都高呼,朱仇也被感染,跟着高呼,突然叫了声:“仙女!”

“介白哥,有仙女从海上来了!”朱仇激动地对康介白说,手使劲地向轮船挥。

康介白不禁跟着望去,见一位素净的女学生在向岸边挥手,身边有七八个男学生。女学生非常眼熟,恍惚间,记起她就是当日在火车上遇到的离家女学生赖飞鸿。见到赖飞鸿,朱海石在湖边轻盈的身影又浮上心头,而她被北洋军无辜残杀的情景又扑面而来。

康介白闭目独自感受痛苦,耳边,朱仇依旧在喊:“仙女下船了!”向仙女跑去。

康介白不得不跟上,见有人打着横幅,上写:“热烈欢迎燕京大学考察团!”横幅下,老胡正焦急地等待。康介白心想,莫非老胡是迎接赖飞鸿的。正想着,赖飞鸿到了岸上,带着同学向老胡走去。

突然,十几个叫花子围向老胡讨钱,纠缠地冲乱了他的几个手下。一辆小班车呼啸着向赖飞鸿开去,旅客们被吓得四处乱跑。

“绑架!”康介白和朱仇不约而同觉察出来,急向班车冲去,只听一声“救命!”赖飞鸿已经被劫持上车。

老胡和手下被叫花子纠缠着,脱身不得。

眼看班车风驰电闪而去,康介白和朱仇飞身上前,抓着班车后的保险杆,也被车拖着走。两人的双脚被车拖在街上,剧烈的摩擦令他们痛疼难忍,但意志驱使,仍死死抓牢保险杆。

几里路后,一十字路口,有一辆车横向驰来。班车赶紧刹车避让,两人乘机站在保险杆上,想爬进车里。

车上的匪徒发现有人站在车后,不断向他们开枪,两人只得蹲下不动。匪徒以为他们掉下车了,便不再理会。

班车开到一个山下,十几个匪徒等候在此。

一个头目跳上车,见赖飞鸿风妖水媚,狞笑道:“可惜一个绝世美人,要交给桂系,要不然手下做压寨夫人不枉人生。”说着叫喽啰们把赖飞鸿抓下车。

赖飞鸿不惧怕匪徒,甩开他们的手,自己走下车。

康介白向朱仇示意左右包抄,然后跳下车,一脚踢飞一个匪徒。匪徒头目见他只有一人,便指挥人围上前打,自己抓着赖飞鸿。

康介白何等神威,三五招便打得匪徒不敢靠近。头目见来人勇猛,赶紧用刀搁在赖飞鸿的脖子上。赖飞鸿见是康介白,喊道:“先生,快救我。”

康介白呼道:“把人放了,我饶你们不死!”

头目欲牵制住他,呼道:“不许动,动就杀了她。”说着往后移动,想押着赖飞鸿走。

此刻,谁也不会想到,朱仇已经到了匪徒头目的身后,在其猝不及防之刻,奋力一拳把他击倒在地,救下赖飞鸿。康介白三下五除二,打得匪徒屁滚尿流,逃窜而去。

赖飞鸿见匪徒逃跑了,弯身行礼:“谢谢两位英雄相救。”

朱仇见仙女如此客气,忙摆了摆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男人的本份。”

赖飞鸿问道:“我还不知道两位英雄的高姓大名呢?”

朱仇正想介绍,康介白却说道:“萍水相逢,何须留名。”

赖飞鸿见此人似曾相识,蹙着的眉舒展开了,突有所悟:“我记得你了,还有海石姐,听说你们结婚,可惜……她被北洋军残害了。”

康介白忙打住她,说道:“一切已过去,不要提了。”

这时传来“小姐!”的呼喊声,老胡带着一队警察和同学赶来。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同学拉着赖飞鸿的手,甚是怜香惜玉:“飞鸿,受伤了没有!”

赖飞鸿推开他,说道:“没事。”

一位女同学上前,语气中满是责怪:“飞鸿遇到英雄救美,当然没事!可惜英雄不是你,欧阳鸣同学。还有大家怀疑是你通知了家里,才出现这种情况。”

欧阳鸣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又辩解道:“我没有!”

赖飞鸿制止女同学,说道:“如梅,你不要乱说。”

如梅翘起嘴:“你呀,老护着他!”

朱仇见况心想:“原来仙女有主了。”不由得落寞起来。

“胡叔叔!”赖飞鸿看到老胡,走到他跟前。

老胡见赖飞鸿完好无损,放心地说:“小姐没事就好。要不然,我怎么回去见赖先生。”

赖飞鸿指着康介白和朱仇:“幸亏这两位英雄冒死相救。”

老胡见二人要走,要挽留,却不知如何开口:“多谢康先生救我们小姐,我回去一定向赖先生为你请功。”

康介白和朱仇这才意识到,赖飞鸿是赖先生的女儿!

“不必请功,我们也只是路见不平。听匪徒说,主谋是桂系的,我看你们要注意安全。”康介白说道。

老胡想起康介白此行的目的,遂问:“你买到货物没有?干脆,我们租一辆船,直接从香港到韶关。”

赖飞鸿笑道:“好啊,大家可以相互照顾。”

康介白见这个想法不错,也答应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