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五章 剪纸为兵(2)

康介白消灭何狗生部、隔绝北洋军的消息传到韶关。老胡高兴地向赖先生汇报:“想不到一个文弱书生帮了我们大忙。”

赖先生长嘘一声,说道:“这下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对付桂系了。”

老胡笑了笑,继续说:“他还颁布新法令,每一条都大快人心。”接着,把汝城颁布法令的布告递给赖先生。

“贪污受贿与抢劫同量同罪!”赖先生拿起布告读了一段,说道,“看来康介白是个能干事的人,而且志向不小,不如请他加盟。”

老胡担忧地说:“上次,我见他非常傲慢,不知道会不会同意。”

赖先生放下布告,又说:“从康介白的新法令来看,他是个十足的无政府主义者,与我们的思想是一致的。你只要把我们的思想告诉他,他应该接受。”

老胡听罢此话,略有所思:“那么,我就再走一趟。”

“你讲话要客气一点。”赖先生提醒。

老胡诺诺而去,隔日,领略了汝城县城的新形势后,到山寨找康介白。

朱仇正在山寨门口提着酒壶喝酒,见老胡又来了,没好气地说道:“又来收份子钱!”这些日子他和大力王经常被下属请吃请喝,不料被康介白发现,便不敢赴宴,只能自己买点酒来喝。

老胡笑说道:“不是的,这次是奉赖先生之命,来请你们的。”

朱仇原本就觉得城里的生活很舒适,喝酒时更是听下属谈论,得知韶关是个大城市,早有了去看一看的念头,见老胡来请,便两眼发光,问道:“请我们去哪里?”

老胡见他天真可爱,笑道:“当然是韶关,我们还要去广州呢!”

朱仇开心地放下酒壶,砸吧着嘴:“好啊,我早就想去看看。”

老胡心有芥蒂,说道:“不知康介白同不同意。”

“大当家在聚义堂,我带你去见介白哥。”朱仇摆出了主人的架势。

两人进了聚义堂,康介白正在起草《民众委员会法》,觉得应由老百姓直接选举出一个民众委员会,来管理社会,取代县衙。

朱仇给老胡上茶,康介白见老胡来了,冷冷地问道:“先生又有何事?”

老胡鞠了一躬,说明来意:“赖先生听说康先生是无政府主义者,而且已经在汝城实行,特意派我来邀请你加盟我们。”

“为什么?”康介白莫名其妙。

老胡说道:“因为赖先生和我都是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应该联合起来才有力量,把主义发扬光大。”

康介白先是一惊,又冷冷地说:“现在挂主义之名行军阀之实的人大有人在。”

老胡笑道:“康先生有所不知,现韶关因为赖先生实行无政府主义,已经成为模范中国。不但社会风气大有好转,政界也是风清弊绝。就大烟而言,韶关已经禁止了,而汝城还有。”

康介白心想,还真有这么一个人诚心诚意,高兴地说道:“我倒要去看看,无政府主义治理下的韶关是什么样子。”

老胡自信道:“康先生可以先看看韶关的情况,再决定加盟。”

康介白是个实在人,即刻叫朱仇安排早点吃饭,饭后一同出发。

韶关果然清明,街上行人井然有序,街道清洁,治安良好,更无其他城市随处可见的赌馆烟馆,民风卓然不同。康介白不由得深吸一口韶关的空气,感到异常清新,心道:“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领导下的地方。”然后加快脚步,随老胡去见赖先生。

赖先生的司令部设于原韶关道台衙门,老胡带着他和朱仇径直走了进去。

康介白见一个风度不凡的中年书生,站在衙门前的石阶上,老胡向其引荐,并告知,这位就是司令。

赖先生热情地喊道:“介白老弟!欢迎你!”

康介白原以为赖先生与其他军阀没有两样,今日一见,心里便有些加盟之意,因此激动地说道:“赖先生,我失礼了。原来不知道先生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不知者无罪!”赖先生拍拍康介白的肩膀,亲切地说道,“快进屋里坐。”

进屋坐下,赖先生自信地对康介白说:“介白弟,一年多,韶关变化太大了,你觉得怎么样。”

康介白感慨道:“看来,赖先生按无政府主义治理韶关,果然治理有方,堪为革命区域的典范。”

“你知道俄罗斯的革命吧,其实无政府主义,也是社会主义,现在我已经大行其道。”赖先生哈哈大笑。

康介白佩服地笑着:“要是在全国实现无政府主义,那是国人之福。刘师复先生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赖先生自诩:“那是当然。我已经构想了在全国推行无政府主义的步骤。”

“愿听先生详说。我当为实现无政府主义的马前卒!”康介白见他有了系统的计划,便洗耳恭听。

赖先生便把自己构筑的“自治”、“联省”、“联邦”的建国蓝图,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康介白见他有此心得,高兴地说道:“当年刘先生的无政府主义缺少建国大纲,现在赖先生有了,平民大革命就有了明确的道路。”

赖先生爽快地说:“通过联省自治,和平统一中国,少了杀戮。”讲完,又笑哈哈地看着康介白,很是诚恳:“我打算请你加入我们,共同创造无政府主义的辉煌事业。”

康介白见赖先生爱笑,觉得他乃性情中人,发自内心打算加盟,但转念一想还是看看他的军队再说,遂说道:“这是大事,我要从长计议。”

老胡见康介白说了半天又推辞,有些生气:“康先生,赖先生是看得起你。”

赖先生倒不急,大度地说:“这是大事,你应该再看看。你不加盟也可以。反正,我已经决定给你们一些钱,你们可以去买枪支弹药,也可以做其他。”

康介白觉得这位赖先生有领袖气度,更加刮目相看,但不好收他的大礼,遂推托道:“无功不受禄。”

“我是希望你们能在汝城站稳脚,抵抗北洋军。我们不至于腹背受敌。”赖先生说道。

康介白坚持着:“我们先看看再说。”说罢告辞。

康介白和朱仇走出司令部,已经夜幕降临,遂到韶关风采楼吃晚饭。风采楼里,大部分都是军人,正在喝着酒。两人找了位子坐下,点了酒菜,朱仇疑惑:“这位赖先生真大方,大当家,你怎么不要他的钱,也不加入他们?”

康介白说道:“现在说得好的人比做得好的人多得多,不要轻信别人的话。不要急,我们要先看看。”

酒菜上来,两人慢慢喝酒,听军人在聊天。对面那桌,坐着两个军人,一个额头一颗大痣,一个左脸一道刀疤。

“真他妈的烦,天天讲什么无政府主义课,我都听腻了。”“一颗痣”发牢骚。

“我也烦,你说原来要学孙先生的三**义,现在又学这个,有什么用。”“刀疤兵”附和道。

“一颗痣”说道:“这两个主义,我看将来要打架。”

“刀疤兵”来了兴致,凑上前比划道:“你说他们谁会赢呢!”

“一颗痣”似乎学过理论,款款说来:“赖先生是军队的实际领导,孙先生是名义上的领袖,我看很难说。不过就我个人来看,无政府主义主张彻底的平民革命,很有鼓动性,我认为还是无政府主义好一些。要不然依照现在的三**义,我们与北洋军、桂系的区别不大,革命没有依据,既然没有依据我们不如回去做生意。”

“哪个说三**义比无政府主义差!”另外一桌的一胖一瘦军官忽地站起来,指着“一颗痣”质问。

“一颗痣”斜了他一眼,说道:“我说的,你想怎么样?”

瘦军官似乎很愤慨,大声说道:“三**义就是好,没有三**义哪里有中华民国!”

胖军官也瞪眼看着他俩:“你们这些老赖的门徒,不要张狂。”

康介白没想到赖先生的军中居然有两派势力,而且矛盾这么尖锐。

这“一颗痣”听后,竟站了起来:“三**义本来就落后了,我说不得吗?没有赖先生,你们能坐在这里喝酒吗!”

瘦军官突然跳过去,重重地打了“一颗痣”一拳,说道:“先打死你这些人,免得以后叛变。”

“刀疤兵”见同伴被打,拿起椅子便向一胖一瘦军官砸去,呼喊道:“你敢打赖先生的人,不知好歹。”

顿时店里的军人分成两边,相互打了起来,大堂里乱成一团。

康介白和朱仇坐在角落里,也不时有断椅子破碟烂碗飞来,两人见势不妙赶紧下楼,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住下后,朱仇问道:“我以前只看过为钱、为女人打架,这些人怎么会为了主义,这样虚的东西打起来,真有意思。”

康介白对他笑笑,说道:“看来赖先生的部队成分复杂,派系林立。我们不加入他们。”

朱仇有些失望,又问:“钱呢?”

康介白说道:“钱肯定要,我们可以去广州买军火,你不是想去广州看看嘛。”

“太好了,我们可以去广州见世面了。”朱仇这才转忧为喜。

康介白见他憨厚,觉得应该再劝他读些书,正要说,朱仇已经鼾声大作。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