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五章 剪纸为兵(1)

康介白回到山寨,何狗生的副官找来了,说道:“团防局扩大为一个旅,何团长看得起你,打算把短衣帮收编为一个团,你当团长!一起共图大事。”

副官以为康介白听到消息很高兴,因此全然不把他当一回事。

没想到朱仇说道:“跟你们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你们是做梦!”

副官指着朱仇气得咬牙:“你这个小毛孩,有你说话的份吗!”

“朱仇说得对。”康介白说道:“回去告诉何狗生,我们是短衣帮,是穿短衣的老百姓的帮派,与你们穿长衫的不是一路人。”

副官见康介白不领情,狠狠说道:“你们什么短衣帮,小心点!”说罢扬长而去。

大力王见副官走了,说道:“看来何狗生要收编我们。我们要准备。”

朱仇赞同地说道:“先下手为强,干脆今晚我们就去干掉何狗生。”

“不能轻举妄动,何狗生兵多将广,我们打不过他们。” 大力王慎重。

康介白看了看他俩,说道:“我们既不投靠他,也不打他,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要组织护烟队学开枪,学会开枪就不怕何狗生找麻烦。”

朱仇和大力王见康介白有主意,遂带着护烟队训练开枪。

次日,大力王匆匆忙忙报告说,其他帮会已经投靠何狗生了。

又一日,康介白才得知,短衣帮在各地的点被县衙查封,又有人来报信,一些护烟队队员也被抓了。

真是逼人太甚,想到母亲,想到许多被何狗生关押的农民,康介白终于下了打倒何狗生的决心,派人秘密到各地宣传三合会古老的“剪纸为兵”,鼓动老百姓克日入城开仓分粮。同时,让大力王买了许多草纸剪成纸人,请个道士在山寨装腔作势做法。

很快,队员学会了开枪,老百姓也发动起来了。

克日半夜,康介白把护烟队召集到聚义堂,问道:“大家恨不恨何狗生!”

大家齐声说道:“恨!”

“何狗生无恶不作,该不该死?”康介白又问。

“十恶不赦,该死!”大家齐声喊道。

康介白振臂高呼:“我们就攻打他,为老百姓报仇!”

何狗生兵多将广,又有县衙做后盾,队员听说要攻打他,都害怕得不敢说话,只有大力王和朱仇高声说道:“不怕!”

“攻打何狗生是替天行道,我已经有全盘计划,大家只要听我的指挥,一定能杀了这个禽兽。”康介白拿出一个小纸人,提高了嗓音:“大家要有必胜的信心!何狗生兵多将广,我可以剪纸为兵,到时候有无数人与我们并肩作战。”

“怕不怕!”康介白又问道。

大家见康介白神通广大,信心百倍地喊道:“不怕!”

上午,康介白、朱仇和大力王分别带领一批队员化妆成行商走贩入城。

午饭时分,三路人马纷纷到位。此时,老百姓也渐渐齐聚县城。

康介白带领一支队伍到军营,从军营外能隐约听见官兵们饮酒猜拳的声音。门口没有守卫,他便让五、六个人守门,然后挥手带领队员冲进军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食堂,把正饮酒的官兵制服在酒桌上,收缴了他们的枪支,捆绑了。有在厨房吃饭的官兵闻声出来,也被队员们打了个猝不及防。

军营得手,康介白向天空放了一个烟花以通知朱仇和大力王,顿时县城的上空出现了多束烟花,接着各处鞭炮齐鸣,看来,大家都动手了。康介白集合人马,分派枪支,留几个人守军营,便带领其余人向衙门进发。

康介白到了衙门外遇到大力王,得知警察局和衙门已经占领,又听说何狗生和知事、警察局长等人在紫薇楼饮酒,遂让大力王去粮仓准备放粮,自己向紫薇楼奔去。

紫薇楼下的街道,一队人正匆忙地向康介白走来,是何狗生、知事与一队警察!原来朱仇进攻警察局,有个警察逃到紫薇楼报告了情况。何狗生、知事和警察局长看见康介白的队伍势大,开几枪便往南门口逃跑,狼狈不堪。

康介白下令追赶。何狗生等人已到了南门口。只见朱仇早已占领城门,远远地看见何狗生,便奋力飞起一把长矛!何狗生顿时受伤,在随从的掩护下仓惶逃跑。知事一行人见何狗生受伤而逃,只得丢枪投降。

城外已经涌来了上万农民,康介白下令打开城门,让农民进城分粮。侦查员报告,何狗生的两股部队正往县城赶,便与朱仇带队迎击,留大力王守城。

何狗生的部队并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只会干欺压老百姓的勾当,见有真刀**开火,一刻钟不到便作鸟兽散。

消灭何狗生,县城已经完全被控制。康介白带领护烟队在衙门集合,派人贴了安民告示,朱仇和大力王抓着知事等俘虏请示如何处置。

大家见昔日威风凛凛的知事、冇四两几人,如今像哈巴狗一样跪地求饶,都很开心。

康介白下令枪毙警察局局长。

知事听见枪响,跪着发抖说道:“大当家,一切坏事都是他们干的,我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

冇四两也结结巴巴:“我,我以后一定会老老实实地给老百姓办事。”

大力王上前踢知事一脚,用枪指着他说道:“苛捐杂税,贪赃枉法,哪一样少了你的份!”

知事面如土色,磕头流涕:“我知罪!知罪!我一定做一个好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死了他们就遭罪了。”

“好,你愿意做个好人,可以暂时当知事,马上颁布新法令。”康介白正声说道,“第一废除一切苛捐杂税,第二下令地主租息减半,第三贪污受贿与抢劫同量同罪,第四护烟队改编为团防局,取缔地主私人武装。”

知事见康介白不但不杀自己,还保留了自己的官位,跪在地上感激涕零:“一切听从大当家吩咐。”

康介白拍拍枪,说道:“你们要好好地为老百姓办事,否则随时取你人头。”

诸事已定,康介白要大力王带领团防局驻兵县城,派人布陷阱、设暗箭,堵塞去衡阳的道路,隔绝北洋军。然后与朱仇策马扬鞭,回山寨。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