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四章 叛逆少女(6)

康介白与何如云第三次见面正好雷电交加。

这日,康介白正带着朱仇进城:粮荒已经逼得老百姓活不下去了,短衣帮救济不过来,康介白便来县城摸摸情况。

路上,一队士兵押着一台花轿,不知谁家的新媳妇又要被何狗生糟蹋。又一队士兵挥着鞭子,鞭打着十几个拖欠田租的农民……行人纷纷避让,低声指责。

朱仇要上前劫持,康介白制止,说道:“他们快活不了几天。”

南门口,一些人围着看告示,以及一些花花绿绿的标语。两人无心去看,便进一个小茶铺喝茶。小茶铺一个铜板可坐一天,是行商走贩歇脚的地方,里面闹哄哄的,都是结衣虬裳的人。两人在一个角落坐下,要了一壶茶,慢条斯理地喝。

行商走贩都很痛恨何狗生,一位老人忿忿地说:“何狗生,真是名如其人,禽兽不如。”

有一人说道:“何狗生坏,她的女儿却很奇怪,今天带领濂溪书院的学生先在街上**,举着旗子喊着什么‘抵制日货!’‘反对礼教!’‘打倒吃人的社会!’还把家里的东西搬到河边烧!真是败家子!”

“吃人的社会!她不知道他爹就是吃人的吗!”一位看似读了书的人笑道。

众人“哄”一声议论开了:“这下何狗生家就热闹了。”

只见有人故作神秘,对一位后生说道:“他还在招兵呢,待遇不错,一个月十个大洋。”

“呸!”这后生鼓着眼睛:“这种缺德的人还招兵买马,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去的。”

有人则指着天,说道:“老天啊,你真是瞎了眼,日日有人死,为什么不要何狗生死!”

店老板见有人骂何狗生,赶紧凑过来,做了个压低声音的手势:“你们说远近,说古说今,说他,小心脑袋。”

“怕他什么,日日被他欺压,不如跟他拼了。” 后生更起了劲儿。

老板蒙着他的嘴巴,说道:“你少说一句。留着命回去养娘老子好不好。”后生才住口。

几个兵背着枪进来,在靠门口的地方,赶开一桌子人便坐下要茶。老板示意大家停止议论,一面跑过去伺候,给他们上好茶和点心。

一个小头目说道:“何老爷这么好的条件,竟然没有人报名当兵,真他妈的奇怪。”

见无人接茬,一个兵便问头目:“老大,马上要去打韶关,我们这三百人枪会不会去送死。”那惶恐不安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新兵。

小头目显出知道许多事的样子,慢慢悠悠地说:“你,懂什么,我们一百人,加上北洋军一个旅,从北边进攻,南边有桂系军进攻,何老爷胜券在握。何老爷说了,他要升官了,我们都提升一级。”

几个兵见有美好前程,都兴致勃勃。

小头目又安排着:“你们好好去招兵,你们招一个排人就是排长,一个班就是班长,各显神通,每个人按招的人数拟定职务。”

一个兵转了转眼珠,说道:“这么多,有这么多枪吗?”

“你这个蠢蛋,为北洋军打仗,他们会给枪啊。喝了茶,赶快去招兵。” 小头目指着他大笑。

几个兵喝了茶,钱也不付便转身离去,老板还站在门口,说着欢迎下次光临。

康介白和朱仇、大力王交了茶钱,离开小茶铺,在县城各处侦查。经过打探,康介白了解到,何狗生平常在县城有一个连守卫,其他兵都驻守在全县各处关卡,心里渐渐有了攻城的决心和计划。

傍晚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急云飞,惊散暮鸦。康介白等人躲在一间破庙屋檐下避雨,一刻钟后,大雨没有停下的意思,三人则商量起具体的计划,是直接消灭了何狗生,还是请他的女儿出马相劝。门外大雨滂沱,却见一位女学生从雨中奔跑而来。

是何如云!此时,她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站在屋檐下瑟瑟发抖,如雨打的梨花,惹人疼怜;又如经受风雨雷击的青松,傲然挺拔。

同时间,远远的雨中,又传来“如云!”“小姐!”的呼喊声。

何如云对康介白使眼色:“不要说看见了我。”说着往破庙深处走,躲在神龛后。

何狗生带着十多个家眷赶到屋檐下,显然是来寻找何如云的。

“这场雨真大,不知会不会有山洪?”一个家丁说道。

“小姐命大福大,不会有山洪的。”另一个家丁识时务,这番话一听就是安慰老爷的。

雨越来越大,雷声闪电铺盖而来,屋檐下安静了片刻。

何狗生满头大汗,突然问道:“哎呀!如云在我们的前面,不知有没有地方避雨?”

“会有的。”家丁应道。

何狗生急得又问:“哎呀!她身上没有带钱,出门没钱如何得了!”见康介白一行人也在庙里,却一直不语,便耐不住性子了,问道:“康当家看见一个女孩没有?”

康介白见平日作恶多端的何狗生也有亲人之情,隐隐同情,但想到何如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没有看到。”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上前安慰:“小姐说什么中国的社会矛盾之尖锐莫过于土地制度,黑暗莫过于礼教,悲哀莫过于愚昧。什么要革命……其实是说说而已,何团长不要在意。”

“仅仅是说说而已吗!”不提也罢,这一提,倒是激得何狗生恼火,“我说了,只要她不要革命,家里会用黄金铺好一生的道路。她就是中了邪,要断绝与家里的关系去长沙革命。现在,我要隔她的族,断了她的生活来源。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雷雨停了,何狗生领着家人踏水上路继续找女儿。康介白也和朱仇、大力王回山寨,不再管何如云。

这第三次照面,让康介白对她决绝毅然的革命之心,已由佩服转为了震撼——

何如云身上,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召唤着他,使他向往。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