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四章 叛逆少女(1)

康介白带队从云南运大烟回汝城。进入汝城地界,山势渐渐险要,天色渐黑,见山谷里有茅店,便进店吃饭住宿。

正上酒菜,康介白见几个士兵护着两个少女进店,士兵小头目刚进店,便问店老板有没有上好的房子。

店老板答道:“有一间干净的房间,但已经有人住了。”

小头目向前一步,掂了掂手中的钱袋:“让出来,给我们小姐住。”

一位少女,穿着学生装,虽朴实无华,举手投足间却端庄高雅,似乎是读书回家的小姐。她轻轻说道:“不要难为人家。”

小头目不从,依旧对店老板指手画脚:“不行,必须让出来!”

“得问他。” 店老板脸有难色,一边指着康介白。

小姐见气氛尴尬,又推托着,对小头目说:“不必要换,将就一晚吧!”

“这是何狗生的女儿,叫何如云,在长沙读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让给她。” 大力王低声对康介白道来。

康介白见何如云面貌和善,一点也不像她父亲,便说道:“好吧!”

大力王到柜台,对店老板示意:“我们也还没有住进去,就换了吧。”

店老板大为欢喜。

小头目对大力王斜了一眼,拍拍腰间的匕首:“算你识相!”

哪知,何如云此时已走到了大力王的面前:“不用换,谢谢你们的好意。”

大力王笑道:“何小姐真是知书达理!”说着,他回到座位,与康介白耳语。

康介白见何如云等人上楼,心想:“想不到,何狗生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儿。”

当然,他现在还想不到,这个少女,将来还会成为自己的战友、革命道路的启发人,甚至是救命恩人。

这时,一个驼着背带着眼镜的学生也进了店,找了个位子坐下。见又有生意,店老板遂上来问他要什么。

学生问道:“什么不要钱?”

店老板说道:“开水不要钱。”

学生推了推镜架,淡淡地说:“来一杯开水吧。”

店老板惊愕地问:“不来点酒菜。”

学生指了指随身的包袱:“自备。”

店老板见他一身穷酸气,也没好气:“自己去倒。”说罢便摇头不理他了。

学生一点也不在乎店老板的态度,低着头去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包袱里拿出包子吃去了,吃罢,又拿出书来看,也不要住店。

康介白见他的书竟然是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又探身去看,封面上写着“复旦大学”的字样,他暗自感叹,觉得一个贫苦学生真不简单。

次日,何如云、穷学生与康介白的队伍同行,往县城方向走。

康介白走上前,见那学生戴着高度数近视眼镜,大概是太专注读书,眼神有些呆气。这学生身材消瘦,驼着背,模样很好笑,但出于好感,便笑问道:

“我叫康介白。请问你?”

那学生这才抬起头,露出一丁点笑,说道:“邓永山,复旦法学院的。”

“大山里能出一个你这样的大学生,不容易啊。你是放假,还是谋了营生。” 康介白问道。

邓永山挺挺胸,把包袱往身后一甩:“我母亲一个人在家,我回来看看能不能在县衙找点事做,在书院教书也行。”

康介白目光如炬:“在县衙做事,可要为老百姓做事,不要当贪官!”

邓永山摸了摸像酒瓶子底的眼镜,又说道:“自然要依法治国,秉公办事。”说到这里,呆呆的眼神放出了光彩。

邓永山光彩的眼神,令康介白和何如云刮目相看。

何如云回头,也瞧了一眼这个书呆子,问道:“永山兄,你饱有学识,你认为当今乱世之中国该如何救治?”

邓永山自信地笑道:“自然是法治,治国当法为先。中国之乱在于无法治,而行人治、德治。争权无法可引导,争利无法可遵循,天下必然大乱。以所谓的‘德’治国,把家庭伦理上升为政治伦理,其本质是愚民之术。”

一路上,邓永山滔滔不绝,大谈法治之道,康介白和何如云完全插不上话。时间过得真快,一路讲着,就到了汝城县城。大家余兴未了,却不得不相互告辞。

康介白回到山寨,朱仇也回来了。他已经按康介白的意思请了人照顾家里,再也不用担忧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