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三章 搏虎兄弟(2)

汝城县城外,康介白来到原来住的破庙,昔日母亲唤儿的声音犹在,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他顿时百感交集,眼眶湿润。走进荒草中,见有一小土堆,前面一块简易的石碑,石碑上用刀刻着“恩人康何氏之墓,叶有春立”。

康介白知道这是叶郎中为母亲立的墓碑,便用手擦了擦石碑,跪在墓前,拿出酒壶向坟上奠酒,然后磕头不起,底沉地呜咽。

许久,康介白才起身,扭头见五个拿着大刀的人拥着一位乡绅,正站在自己身旁。

乡绅端详康介白,半信半疑:“你是介白!”

康介白认出乡绅是叶郎中,不住感叹。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想到自己别汝城,下东洋,入北平,无数次被命运捉弄,几经生离死别,待今日重归故里,再见故人,却早已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他见叶郎中变化不大,只是有些富态了,一时不知说什么,滚下两行热泪。

叶郎中拍着康介白的肩膀,激动地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所以我经常来这里看看,专门等你。”

“谢谢你为我母亲修坟墓。” 康介白拱手作揖。

叶郎中笑道:“我的命是你们母子救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说这些了,你回来得好,正好帮帮我,我们一起打天下。”

叶郎中带他到短衣帮的总部,城外天柱山下的山寨。山寨原先是老百姓躲兵祸的地方,短衣帮成气候后便坐镇山寨,把这里当成了总部。

上酒上肉,叶郎中在聚义堂为康介白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康介白问道:“过去,短衣帮是被禁止的。现在怎么?”

叶郎中笑道:“这些年,汝城兵荒马乱,各种势力都养兵自保。有家族的,有土匪的,有小刀会的,我就乘机把短衣帮的穷兄弟们组织起来,好歹站稳了脚。”

康介白见堂中央祭的,是无政府主义者刘师复,遂说道:“有了短衣帮,叶先生终于可以把无政府主义发扬光大了。”

“唉”,叶郎中说道,“什么主义,我早就忘了。现在短衣帮靠帮人贩运鸦片生存。”

康介白有些失望,叶郎中安慰道:“帮会需要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不过我们保护穷人、帮助穷人的宗旨没有变。因此,其他势力把我们当成眼中钉,尤其是何狗生。”

“何狗生?”康介白很是疑惑,“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

“这个何狗生势力最大,无恶不作,老百姓娶媳妇,他都要睡头夜。”叶郎中解释道,“介白,你不知道,他是犬养的弟弟,原来在军队混,前两年拐骗军饷回家,现在他是各大家族的头领,还与北洋军阀勾结,控制县衙。”

康介白听到“犬养”两字,想起母亲的惨死,压抑不住心生怒火,拍案说道:“太嚣张了,要除掉他。”

“先不谈这些,我们喝酒。”叶郎中拍了拍康介白的肩,“你先协助范富贵管理护烟队,他是二当家。”

酒后,叶郎中派了寨子里打杂的小管,带康介白去鹿鸣镇向范富贵报到。

鹿鸣镇离山寨不远,一刻钟便到了。来到一间烟馆,范富贵正在抽大烟。小管通报了情况,范富贵的手下老金进去报告。

小管告诉康介白:“按范头领的规矩,到他手下做事,要请他喝一顿酒,并行三叩九拜的拜师之礼。”

康介白心想:“这是什么短衣帮二当家!”决心置之不理。

一会儿,老金出来招呼康介白和小管进烟馆,领入一个包间。

范富贵刚抽足大烟起来,吞云吐雾间,眯缝起双眼,看了看康介白。

小管介绍道:“这是叶先生派来协助二当家的康介白。”

“叶先生亲自关照的人,我会照顾的。” 范富贵弹了弹烟灰,说道。

老金上前:“康介白说今晚请你喝酒,行拜师之礼。”

范富贵笑着点头,康介白却径直回绝:“我今晚没有空。”话音未完,便与小管离开烟馆,去护烟队。

范富贵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护烟队设在一个祠堂内,队员们正用大刀长矛练武,小管把队员们叫拢,告诉大家康介白的来意,是叶先生派来协助二当家的,并要求队员今后听他安排。

队员们见康介白文质彬彬,有些不服气。

一身材高大的队员上前与康介白握手,队员手劲甚大,想趁机把康介白夹疼,来个下马威,但见康介白很轻松,遂用尽全力。康介白知道他的用意,暗自加劲,手如铁钳把他挟的哇哇直叫。 

这位队员号称护烟队的大力王,竟然也败下阵来,大家见这白面书生有此神力,都心悦诚服,团团围住康介白,赞叹起来。

康介白见大家用的是大刀长矛,问有没有枪。

小管说道:“枪很贵的,有了枪就好了,可以把护烟生意做大。”

康介白计上心来,回到山寨跟叶郎中商量搞枪。叶郎中要他放手去做,壮起胆子。

这日,康介白在鹿鸣镇的茶馆喝茶,无意间听到明日有人结婚,而何狗生的人肯定是要抢新人,让主子睡头夜的。

康介白匆匆离去,召集十个身手好的队员,讲出打击何狗生睡头夜的想法。

大家都痛恨何狗生的禽兽行径,只是苦于没有人领头,平日里敢怒不敢言。见康介白愿意领头,队员们挽起袖子,握起长矛,都决心跟着他干,教训禽兽。

大家依计行事,身穿瑶族衣服,蒙着脸,埋伏在抢亲回县城的山岗上。

下午,三个兵背着枪,押着一台花轿,乐呵呵地向山岗而来。他们是何狗生的人,刚抢了新人,回去孝敬何狗生。花轿里新娘子正哭哭啼啼,一个小头目不时撩开花轿窗帘相劝,乘机调戏一下。

康介白见抢亲队伍慢慢上了山岗,走累的轿夫停在眼前歇脚,便吹响口哨。队员们身轻如燕,一刹那,已由山岗驰入路中央,围堵在抢亲队伍之前。大力王一个马步跳出,仿着江西话,呼道:“打劫!要命的不要动!”

小头目见有人打劫,慌慌张张举枪。谁料康介白早有防范,飞身上前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也操着江西话,说道:“都把枪放下!要不然!”小头目不肯丢枪。只见康介白稍微用力,小头目的脖子便渗出了血,吓得他只得率先丢枪,又叫其他兵放下武器。

护烟队员把他们全部捆绑在树上,收缴他们的枪和钱,让轿夫把新人抬回家,然后又如一阵清风扫过,片刻间,即从山上撤离。

夺枪计划悄悄进行,老百姓高兴,护烟队更高兴。有了枪,贩运鸦片的生意大增。有了钱,康介白又去韶关添了两条枪和弹药。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