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海风云 作者:南杉 东篱  更新时间:2014-10-24
目录

第三章 搏虎兄弟(1)

康介白一路流亡南下,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头发胡须像乱草蓬,长期的饥饿让他消瘦得皮包骨,活脱脱是个抓鬼钟馗,路人唯恐躲避不及。

他饿得把皮带勒紧,见卖包子的就发晕,产生抢夺之意,又顽强地控制住。

有好心人以为他是叫花子,给饭菜,他不要。唯有到了祠堂庙宇,面对祭台上的祭品祭酒时,他才毫无顾忌地吃喝,主持见他虬须圆目、狰狞可怕,连连阿弥陀佛,以为罗汉降临。

他好不容易到了广州,却见广州已经成为桂系军阀的天下,遂逆珠江支流北江而上,进入连绵千里的五岭山脉。

在韶关,他听避雨的行人说,叶郎中的短衣帮已经发展为汝城的一股势力,便又日夜兼程赶往汝城。

汝城地界,山更陡峭了,无数巨大的阔叶树倚山而立,山下的北江奔腾咆啸,各种动物的叫声令人胆颤心寒,不知名的彩色山鸡不时飞越山道,又迅疾消失得无影无踪,崎岖的山道上无行者来去。

轰隆轰隆的巨大水声渐渐近了,康介白知道前面是个大瀑布,风景秀美,也是大虫出没的地方。阴湿的水雾一阵阵袭来,如同清明的纷纷细雨,令他精神大振,遂脚步加快,决计到大瀑布下洗澡、洗衣服,以便到母亲坟前时,母亲还认得自己。

转过山涧,只见万顷白水似从天泄下,又像无数白马奔腾而来,一种神秘无穷的力量撞开人的心胸。康介白不觉忘情地张开双臂,敞开胸怀大声高呼!

“啊!”“啊!”“啊!”“啊!”康介白的呼喊声混入轰鸣的水声中,犹如举世无双的协奏曲,回荡在山谷。

康介白噗通跳入涧中,仰头任激流冲刷一身污垢。真是酣畅淋漓,凡尘尽去。一会儿,康介白把衣服晾在树杈上,自己躺在石头上晒太阳。

突然冷风习习,“嗷!”“嗷!”虎啸传来,百鸟惊飞。还来不及闪躲,大虫已来到瀑布。

康介白一惊,赶紧起身迎战,见一个如黄牛般的大物,两只比铜铃还要大的眼睛射着寒光,“嗷!嗷!”咆啸着向他缓缓走来。

龙行随云虎行风,山中大王真是厉害,步子虽然缓慢,但声吼如雷,锯牙钩爪,铁尾生风,令千山失色,百兽惊慌。

大虫见平常玩耍的石头被康介白占了,很是生气,发威要吃掉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康介白久闻大虫经常下山吃人,早就有打大虫的宏愿了。今日回乡遇到,斗志陡增,便捡起一根棍子**大虫,打算为民除害,也让自己吃顿好肉。

“嗷”一声,大虫一跃而起扑向康介白。

康介白跳开躲过,棍子被铁尾扫飞。大虫转身又扑,康介白身形一侧,挥巨拳打去,竟然打到大虫的铜铃大眼,把大虫打成独眼龙。

大虫剧痛难忍,“嗷!”一声跳开,铁尾一扫把康介白翻倒在地,又张开血盆大口,扑在康介白身上,打算一口吃了他。

康介白只得抱着大虫在地上打滚,避开血盆大口,打几个滚后见大虫被甩开,顿时信心倍增,趁机跳上一块巨石,捡起一根毛竹,吼道:“来!来!打死你这只瘟猫!”

“打大虫这样的好事怎能没有我的份!”

一个粗壮的山中猎人,突然从张牙舞爪的大虫之后跳了出来。这个年轻人听见虎啸声,忙从远处赶来,见康介白赤手搏虎,也雄心陡起,毅然联合搏虎。

“哈哈!来得正好!”康介白豪爽应答。

“嗷!”大虫正欲发威跃向康介白,猎人飞身骑到大虫背上,一手抓紧虎头皮,一手挥拳乱打虎头。

“打眼睛!”康介白大声喊道。

猎人领悟意图,一拳向虎眼击去。“嗷”大虫狂啸一声,成了瞎眼猫。

大虫失去视力,顿时狂癫并发,巨躯颤动,大啸一声,平地飞起,欲把猎人抛下。

正是骑虎难下背!大虫飞身狂啸后在地上打滚,猎人紧紧地抱着大虫。大虫又是飞身一跃,呼啸着向瀑布奔去,情形危急万分。

虎跃山崩之际,康介白跃下巨石,挥动毛竹刺向大虫心脏。毛竹虽然没有削利,但康介白力发千钧,只见毛竹穿透了大虫厚厚的毛皮,直插体内,“哗!”大虫的血柱像箭一般射出,把康介白溅成血人。

大虫重伤后,余威仍在,猎人被震在一丈之外,康介白被铁尾扫倒悬崖边。两人起身再战,见大虫已经倒在地上 “嗷”、“嗷”地挣扎,不一会儿,昔日八面威风的大虫便成了死猫。

劫后余生,两人不禁惺惺相惜,击掌欢呼,见各自成了血人,看了看地上死猫,开怀大笑跳入涧中洗却血痕。

原来,猎人叫朱仇,住在不远的山中。

朱仇邀请康介白到家中留宿吃猫肉,康介白见天色渐晚,欣然答应。两人扛着死猫,唱着山歌回家。

朱仇的家在一个小山谷里,翠竹茂林间,一些包谷正郁郁葱葱,小溪娟娟流淌。再往深处走,就瞧见竹篱笆围着两间木屋。康介白叹道:“真是世外桃源。”

“奶奶!看我打了什么?”朱仇打开篱笆门喊道。

院子里,一个年迈老妪正在补衣服,抬头笑问:“打了什么?”

“今天,大虫!”放下大虫,朱仇拉住老妪:“奶奶,这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大虫是我和他一起打死的。”

奶奶见真是大虫,焦急说道:“大虫是山中大王,你们打死了大王,要求山神保佑!”说着拉起两人,战战兢兢到屋里神台前磕头。

朱仇父母早亡,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以打猎为生。

磕头后,朱仇苦笑道:“奶奶就是这个样子。”

夜晚,两人大吃烤虎肉,结为兄弟,好不快哉!次日,奶奶见康介白长发蛮须,遂用砍柴刀给他剃胡须,理发。

打理完毕,康介白精神抖擞,告别朱仇和奶奶,望汝城而去。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