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 作者:张小宇  更新时间:2015-02-13
目录

4.地覆天翻,唯爱不灭

宝珠走后,连着好几天都没有来上班。

看着空荡荡的位置,宋阳的心也七上八下了几天。

——直到唐万青踏入了办公室的门。

午后的阳光洒入房间,他已不再年轻的脸庞上带着些许疲惫,过去挺拔的身形也因膨胀的饮食而越发发福。他来到宋阳跟前,笑得和蔼:“小阳啊,工作还习惯吗?我听宝珠说,你们相处得不错啊,你们年轻人啊,有时候也要主动一点。”

陶诺的眼神忽然变得慌张。

宋阳起身恭恭敬敬地为他拉开椅子:“唐叔叔,我一切都好。谢谢您的关心……”

“小诺也好。”陶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两人,此刻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突然抢白,“爸爸,您和照片里一样帅气,说起话来和妈妈描述得一样亲切……”

宋阳连连使眼色,也阻止不了小诺诉衷情的热情。只好尴尬地陪着笑脸。

唐万青看了看她,面上风轻云淡,是招牌式的笑容:“小阳,这位小姐是你朋友吧?我听宝珠说起过,她也很感谢你这位朋友照顾你这么久。不过小阳啊,人有病总归要去治,拖着也不是办法,你说呢?”

“咯噔,咯噔。”

是高跟鞋缓缓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唐宝珠终于回来了。

她微倚在门边,梨涡浅浅:“没错,宋阳。对你以后的老丈人还满意吗?”

宋阳的心间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感受,他不知此刻是该说满意还是该拒绝。只怪宝珠的笑太过醉人,他溺在其间,挣扎着拔不出自己的身与心。

“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矜持。”唐万青无奈地摇摇头。

“爸爸……”陶诺抽抽噎噎,将项链从脖子上取下,双手捧着递到唐万青面前,“爸爸您看,这是您当年亲手送给妈妈的,唯爱之戒,您说过象征您和妈妈唯一不变的爱情。我一直带在身上,您看看。”

一枚圆润光华的戒指,内圈镶嵌着一枚小小的、荧蓝色的宝石。

地覆天翻,唯爱不灭。

这和宝珠一直带在身边、突然不见了的项链,除了宝石的颜色,几乎一模一样。那是宝珠妈妈娘家的东西,夫妻各执一条。宋阳一时眼拙,擦擦眼睛,下意识地望向宝珠。

唐万青有些慌张,他盯着项链看了一会,侧身望向宝珠欲言又止。

而这枚相似的信物,让宝珠很难过。只是她忍住了,勾起唇角,清浅一笑。

唐万青松了口气,退到宝珠身边,大声斥责:“小阳,赶紧送你这位朋友去看病。宝珠喜欢你,那你也不能无限制的放肆啊,不要什么样的人,都带到公司来。”

宋阳尴尬地点点头。

“小阳是我的男朋友……”陶诺使劲握着项链,一时泪如雨下。

唐万青离开后,宝珠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自己的“妹妹”一番。

纤弱无骨,柳叶眉弯弯,双眸剪水。精致柔软,与唐万青并无一丝相象。委屈得困在她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仿佛找不到方向。这番模样,莫说宋阳,她看着也有几分心动。

她的琴师妈妈,当年就是被这样一个相似的女人打败的吗?

一忍二哭三逃避,她觉得,妈妈的段数真是弱爆了。

砰!

办公室的灯瞬间熄灭,电脑也黑了。走道上失了灯光,远远近近传来一声声同事的哀嚎。

停电了?

宝珠镇定地拿起桌上“嘶嘶”震动的手机:“爸,你在楼梯上摔倒了?十七楼,好,我马上过来。”

陶诺从位子上窜起,顾不得擦眼泪,一溜烟地跑向楼梯间。

宝珠挽起宋阳的臂弯,声如夜莺婉转:“走,看看你的丈人去。”

他们走到时,唐万青正面色铁青地瘫坐在地上,下过雨的窗台没有及时关闭,十七楼的楼梯间水渍未干,他一时未察,竟狠狠滑到在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一条腿疼如锥刺。

陶诺半跪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与他说着话:“再等等啊,姐姐马上过来了。再忍忍,董事长要不我扶您起来……”

唐万青一直阴郁着脸不作答。

“你扶得动吗?”伴随一个懒洋洋的女声,唐宝珠挽着宋阳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快过来。”唐万青看到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过来扶我。”

宋阳欲动,却被宝珠拉住,她笑得一派纯真:“爸爸,您从小就教我,做人要自立、要自强,不能依靠别人。今天,我想把这句话还给您。”

“你说什么?”唐万青气得瞪大了眼睛,加之脚上的疼痛,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我可是你爸爸!”

宝珠眨眨眼:“那又怎样?您也是别人的爸爸。”

宋阳被这段赤裸的恩怨震惊到了,这个别人便是陶诺,那自己是否也被宝珠列为了“别人”?

陶诺跪在地上的身形微微颤抖,她低声接话:“不是的姐姐,爸爸就是您一个人的爸爸……”

“你闭嘴!”宝珠瞪了她一眼,也蹲下来与她对视,“你应该叫他,董,事,长。像你这样在不规整的染缸中长大的女孩子,真能纯洁无暇无淤泥而不染?我是不信的。不是来认父亲的,那么你勾搭宋阳是几个意思?你来公司又是做什么,只是为了在人群中多看他一眼?”

陶诺泪眼汪汪:“姐姐,小诺真的无意与你相争。小诺自小就没有父亲疼,妈妈常说,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他爱我们,我们也爱他,不能再去打扰他的生活。所以我真的只是来看一眼……”

“你妈妈真的是很懂事。”唐万青感概。

“是啊,”陶诺轻轻扶住他,语带抽噎,“妈妈总是说,她这一辈子,最爱的人就是爸爸您了。就算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不会后悔与您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你们一起去溪间垂钓,一起去书馆淘孤本,一起躺在院落里把酒数星星。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光,可是您走了,妈妈从此很少笑……”

往事历历在目,唐万青有些许难过,“是我的错。我一直觉得自己辜负了宝珠的妈妈,所以不能再来辜负你们,没想到,还是伤了你们。”

“您没有错。”陶诺握住他的手,望进他的眼睛里,“爸爸,妈妈给我取名叫小诺,是因为要把诺言印进心里,印去未来。这一生,无论如何,我们母女都绝不负您。”

“是我欠了你们这么多年。”她的爸爸翻手握住她,泪眼婆娑,“小诺,我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宋阳偷偷看向宝珠,见她面无表情,心里瞬间跌宕起伏。

宝珠,唐宝珠,快反抗!

宝珠不动,宋阳觉得自己还是要说点什么:“唐叔叔,先让小诺扶您去医院吧。”

“好好,好。”唐万青半靠在新闺女的身上,吃力地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陶诺点点头,擦擦眼泪喊宝珠来帮忙:“姐姐,我们一起扶爸爸过去好吗?”

姐姐,爸爸。

这一下又是炸在火药桶上了。

宋阳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宝珠的一巴掌干干脆脆地扇在了陶诺脸上,留下清晰的五指印:“我告诉你,他认了你,不代表我也认你。你永远都是我的仇人,永远都是不干不净的一个出身。”

陶诺压抑着满身的委屈,搀住唐万青的手抖了抖。

唐万青感觉到了,他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背,怒向宝珠:“宝珠,对你妹妹说话客气点。都是一家人……”

“胡扯!”宝珠打断他的话,“到了这个年纪,您还是喜欢纠缠不清。说什么怕对不起我,对不起我的妈妈,又怕对不起她的妈妈。您最后对得起谁了?像您这样的男人,除了没有担当,哪怕连一个坚定的立场都没有。我要是您,自己都觉得羞耻!”

“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咳咳,咳。”唐万青气得使劲咳嗽。

宋阳忙宽慰宝珠:“好了,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要,要好好相处的。”

宝珠猛然看向他,笑得凄凉:“宋阳,演好了这一出还珠格格,你高兴吗?”

仿佛冬日里料峭的红梅,仿佛寒风中困顿的霜雪。

宝珠哀伤的神情,让宋阳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慌张。

“我……”

唐宝珠转身就走。

宋阳心里的一句“对不起”被困在了狭小的楼梯间。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