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 作者:张小宇  更新时间:2015-02-13
目录

1.青梅竹马久别重逢

蔚蓝色的大海,回响浪花睡梦中的呢喃。遥映东方一抹晕开的清光,如一张缓缓密织的大网,柔柔拉开来,遮盖整片黑蒙蒙的天空,想要隔绝迷蒙的黑夜。

慢慢地,有一轮红日慢慢地破网而出,她在海平面上的一点点蹦出来,调整自己的姿态,校正自己的明度,一圈圈晕染周围的天空,放射出越来越强烈的金光

——就是现在。

宋阳卷起衣袖,半跪在三角架前,以海平面为切线,入目一片斑驳错落的礁石和倒映在水面上的光华。

“咔嚓!”“咔嚓咔嚓!”

几乎就在一瞬间,红日一跃而出。她的璀璨光华映照入海,刹那点亮海的心脏;她的圣洁光芒扯开天网,如一扇洞开的金色大门,尽情宣誓白昼的主权

——天,亮了!

驱车四小时来到这里,支着帐篷,赏着美景,吹着海风, 探头可见苍茫星海。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般宁静的等待。等待天明,等待日出。

所幸此行没有辜负良辰美景。

宋阳深吸一口气,只觉幽凉清澈,他心情大好,四下张望之际,意外地发现了不远处东北方向的崖壁上,一个缓缓挪动的红色身影,沿着崖壁的陡峭的坡度,一寸一寸,如一只放缓了脚步的壁虎。明灭的云影落在那人身后,天边逐渐染红的色彩,遇到他的红衣,也分明褪了光彩。那一抹迎风而动的身姿,仿佛在此刻蘸尽了天光云影的风华。

有人在攀岩?

他起了兴致,端起相机奔向此人。待到快要靠近的时候,才发现那人所在的山崖前,海水以圆弧的姿态包围,阻隔了他前进的步伐。他望着堪堪断开的海滩,蹲下身来坐在一块沿岸礁石上,颇为惋惜。

那人已经攀登了十来米,近看才发现,竟是没有做防护措施,不见垂下来的绳索,周围也不见应急人员,就那么一步一步,形单影只地行进到山顶。

宋阳想了想,把镜头拉到最长,随意拍了几张壁虎侠的照片。平心而论,他自己是决计不敢这么做的。若是攀岩,就一定要去人工场,扎紧安全绳,买好保险,附近必须有工作人员同步攀登,顺带帮助录下他的英姿,底下一定要候上王医生。“王医生啊,我要不要先写个遗嘱呢?”算了太麻烦,他还是更喜欢轻松一点的运动。

宋阳将镜头放大,终于看清了悬崖上那人的侧影。

正如落在人脸颊上的薄薄清风,凉意如丝,沁入心脾。那是个将长发挽成高高发髻的姑娘,侧面的光影清澈得如一盏悠长的梦。她的项链被绕到了脖颈的侧方,隐隐可见一枚戒指发出璀璨的红光。

这个场景,有点熟悉,有点亲切。

宋阳觉得这个人,好像是……

“宋阳哥哥!”还未细想明白,他的脖颈间已缠上一双柔软的手臂,耳畔沁入阵阵令人酥软的撒娇声,“人家睡过头了,你的日出呢,给我看看嘛。”

佳人伸手作势要来抢相机,宋阳转身搂住她的腰,将相机置于身侧,正好拉开一人一物间的距离:“小诺真乖,来的时机特别好。你看太阳也是刚刚升起。”

佳人面染红晕,就势倚在他的怀里:“能和宋阳哥哥一起,真的好幸福。”

与陶诺认识不过三天,从澳洲飞来的飞机上结识的姑娘。同回上海,顺路载了她一程,她机灵乖巧的性子却颇得自己欢心,于是顺便载成了最新的女友。想来自己的历任女友都是如此,美丽顺从嘴甜如蜜,惧怕风霜,只偏爱风花雪月的倒影。

可又怎么样呢?他宋阳,就吃这一套。

“乖。”他松开陶诺,回头往帐篷方向走去,“回吧,吃饭去。”

佳人即刻飞奔过来,挽住他的臂弯。

白色的浪花柔柔敲打着礁石,奏出和缓的旋律。宋阳回头看了一眼愈发肆意、愈发遥远的攀登者,在心里默默为他竖了个大拇指。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