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2

  也不是他。

  他不是凶手。

  直觉。

  柯恩过去对所谓直觉嗤之以鼻。在他看来,直觉的准确性是小概率事件,理性才是王道。直到后来换了现在的行当,才发现至少在这一行,直觉不好的人注定很快会被淘汰。而出局的结果,绝不仅仅是失业那么简单。

  而他至今干得不错,这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他的直觉往往是对的。

  “真不是你?”

  “你那晚为什么要跑?”

  两个人的问话同时响起。买靴男微微错愕。柯恩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恨不得扎出洞来。就从这里破窗而入,让我看清你的心吧!

  买靴男可能被盯得不舒服,微微偏了下头。随即像又鼓足勇气,直面柯恩的目光。

  “兔子。”

  他轻声说。

  柯恩一愣。

  “看来你果然不知道。”

  他有点神经质的笑了一下:“那天咱们吃的兔子。他俩不是说从野外抓的吗?还当着你我的面做的套子。你没忘吧?”

  柯恩突然很焦躁的低喝:“直入主题。别啰嗦了。”

  他想起了一些事,心跳陡然加速。

  买靴男看起来有点怒气,不过终于说出了关键。

  “那天下午,我睡醒午觉,不经意从窗户往外看,正好看见那个瘦的爬进货车车舱,然后提着两只兔子钻出来。他俩根本不是从野外打的兔子。那时候我就想,他俩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所以我们才连夜走!”

  

  是的,这是自己刚才想起的那些事中,缺少的一条线索。现在珍珠被穿起来了。

  自己走之前给车加油的时候到草原闲逛,找了半天一只兔子也没见到。

  晚饭前打麻将的时候,买靴男和八分女的种种怪异之处,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比对鞋印的时候,他放了自己一马,说可能是外来人干的,就是为了快点从麻烦里脱身,同时麻痹我和二人组,好悄悄走吧?

  只是还有一件事需要确认……

  柯恩猛地抬头冲八分女一笑:“美女,玉观音漂不漂亮?”

  八分女茫然。

  

  不是装的。

  奥斯卡影后也做不出这种表情。

  那俩骗子王八蛋!

  “什么玉观音?”买靴男问。

  柯恩笑笑:“他俩说老板屋里的玉观音不见了,结合你精通古董,典型的谋财害命。”

  买靴男气得大叫:“他俩胡说!他俩骗你!你上当了!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什么玉观音!肯定是他俩拿了赖到我头上!”

  柯恩松弛一下紧绷的腰背,往椅背上靠着,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伸手虚按了两下:“别激动。咱们继续说。”

  买靴男喘着粗气看看他,安静下来。

  “当时你以为我们三个是一伙的。杀了人再栽赃给你。栽赃不成就灭口。所以趁着晚上,一路逃到这里?”

  买靴男点点头,叹了口气:“可惜还是被发现了,我看到老板的车在后面追上来了。我们不敢停,整整开了一夜,前天早上到了这儿。实在累了选了这家旅馆休息。再以后的事……”

  他看看柯恩:“你也问清楚了。那个女人在现场询问的时候,把你们怎么和她说的都告诉警察了。”

  柯恩不由摇头:“那你们怎么还敢在这里逗留那么久?休息一下还不赶紧跑路?”

  买靴男有些尴尬:“原想着不会被你们发现的……对了,你们怎么找到我俩的?”

  柯恩看看他,再看看八分女,突然又瞄见床边的一双崭新的鹿皮小靴子。就是初遇时她缠着他要买的那一款吧。内心恍然。

  人总是爱往好处想啊。逃出来了,身心俱疲了,该放松点了。

  “中午你们购物回来的时候,我们在街上看见了。”

  柯恩简单说了一句,又问道:“第二呢?”

  “嗯?”

  这回换买靴男跟不上柯恩的思路了。

  “你说现在相信我,第一是因为不杀你,那第二呢?”

  买靴男跟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柯恩:“你就一点儿不吃惊?从种种迹象上看,他俩很可能是凶手!”

  柯恩摇摇头:“我相信你不是。不过也不是他俩,鞋印对不上。也许你的分析是对的,是外面人干的。”

  “难道鞋印不能伪造?我也想了,他们完全可以换双大一点的鞋子把狗踢死啊。”

  柯恩想了想,摇摇头:“不会的。那样受力不均匀,不可能形成那样的鞋印。”

  八分女突然插话说:“你怎么能肯定?我看就是他俩杀的!”

  柯恩心中一叹,起身向她微微躬了下身:“不管是谁吧,反正不是咱们。我为这几天对你们的不友好道歉。对不起。”

  又转头看向买靴男,伸出右手:“抱歉。”

  买靴男看看他,起身和他握手:“我们也怀疑过你……说起来,面对那种事,谁都难免疑神疑鬼。咱们就不谈这些了。”

  又解释:“第二是因为你逃走之前说的话,我感觉是真心的。直觉吧。我们这一行,要想淘到宝,要想不打眼,既要看货,也得看人。看卖货的是什么样的人。我干了这些年,自信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又说:“但以我的直觉,即使不是他俩直接动的手,也不排除他们勾结外人杀了老板。你想,不是熟人,或者不是熟人当中介,老板怎么会轻易放人进门?”

  是啊,不排除这种可能。柯恩陷入沉思。

  八分女突然又说了句,把柯恩的思绪拉回来:“你刚才是不是说,他们连夜出城跑了?”

  “哦,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嗯,是有可能连夜跑了。”

  八分女说:“那还想这些干吗?咱们休息一晚,明早就走,路上小心一点,不被他们发现,以后他们也找不到我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柯恩摸着下巴:“就怕他们会一直追。天涯海角也不撒手。”

  “为什么呀?我们又没和他们结死仇。”

  柯恩一愣。想了想,既然玉观音不在这俩人手上,那二人组还有什么理由一直追着不放?

  要说想灭口也不对。他们不知道买靴男对他俩涉嫌杀人的怀疑,谈不上灭口。再说他们后来遇上自己,同样是命案的知情人,没有发现他们有要灭自己口的迹象。怎么会就铁了心追杀这俩人?

  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