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旅馆不同于普通的建筑。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人们素不相识,在人生中的某个时段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在这里,这段时间,这个时空,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人们在一次交集后分道扬镳。也许会发生一些故事,可能是蓦然回首的一见钟情,可能是喝醉了酒一言不合的大打出手,也可能是摇一摇加为好友。有些对人生轨迹影响不大,有些却足以让人生列车驶向另一个岔口。有的人会充满期待,盼望着小小蝴蝶挥动翅膀刮起的飓风,送着自己青云直上,登顶人生巅峰。有的人则对未卜的前途忧心忡忡,内心抗拒着一切意外和改变。

  但不管你喜欢还是厌恶,欢迎亦或抵触,际遇无常,遵循概率,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难道来的还少吗?一些人和一些事纠缠在一起,或者紧紧拴住,或者藕断丝连,无论引力大小,你都不会是原来的那个你。

  所以说,旅馆关乎着命运这个人生中的宏大主题。诚意与欺骗,杀戮或是救赎,一幕幕故事在一间间旅馆上演。如果将某个时间段,比如一年,全世界旅馆里发生的所有够得上茶余饭后谈资的事件加以汇总,编写一个程序,在一幅世界电子地图上标示出来,事件发生时某一点闪光,结束时亮光熄灭,由此想探寻时间和地点存在什么规律,那么你会发现,眼前的地图像极了飘着雪花的电视屏幕。物理学上称之为布朗运动。它的规律就是毫无规律。

  现在,柯恩又踏进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几天之前,就在距此千里之遥的另一家旅馆,走在自己前面的人那时也在场,发生了一起离奇凶案。只是不知道这次命运又会怎样捉弄自己。它在冥冥之中已经亮出獠牙,上一刻还远在天边,下一刻就近在眼前。

  好吧。你尽管捉弄。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我发誓,从今往后,你只能捉弄,却再不能如意摆布。是的,捉弄而非摆布,就是这样。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你的魔力就消失了。我绝不再是提线木偶。你也当不成幕后操纵的巫师了。

  

  柯恩不断给自己打气,昂首挺胸跟着买靴男往前走。突然脚下一滑,仰面朝天摔向地面。幸好在后脑勺着地的前一刻,本能地双手撑地,好歹避免了脑震荡。

  “哎呀,你没摔坏吧?……你怎么放拖把的?!”

  正站在前台放下饭盒和儿子说话的大妈赶忙上前搀扶柯恩,同时回头冲儿子大声嚷了一句。

  柯恩站起身,看了看罪魁祸首。一个拖把横放在楼梯口的地上,自己刚才一不留神踩到了拖把杆上。

  “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靠在墙边没立住倒了。”

  老板从前台绕出来,到柯恩面前道歉。

  柯恩摆摆手示意没事。买靴男站在楼梯上沉默看着。柯恩看他一眼,迈步上楼梯。买靴男见此转身继续走。柯恩紧随其后。

  又是二楼。买靴男在一扇房门前停下,轻轻敲了三下,第一下后停顿了几秒,然后连着两下,像是某种暗号。

  柯恩看到门牌号。205……又是205。

  他不由得转头看看左右。发现这里的一切和如家旅馆一模一样。房间布局,门牌顺序,甚至房门的位置、颜色、形状,等等这些都一样。就像是如家二楼的复制品。柯恩恍惚错觉,203的房门打开,二人组探出头来冲着自己笑。

  恰似轮回的场景,会否孕育着重演的故事?

  

  “那么快就回来了?票买好了?”

  房门打开。八分女穿戴着浴帽浴袍出现在柯恩面前。看起来刚洗完澡。可是看不见脸。她正用手拍着敷在脸上的面膜。

  啪啪的轻拍声忽的停住,露出来的眼睛和嘴猛地张大,八分女瞪着柯恩,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含混不清的音节。

  “别怕,有我呢。”

  买靴男轻轻拍拍她的肩。转头跟柯恩轻声道:“进屋吧。”

  八分女看看爱人,再瞅瞅柯恩,迟疑着闪开门口。买靴男径直进门,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柯恩经过八分女身边,习惯性的向女主人微笑了一下点点头。她保持着刚才的状态没有回应。直到柯恩走过紧靠门边的卫生间,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柯恩身侧抢过身去,疾步冲到床头,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水果刀,紧紧攥着站到买靴男背后。房间里响起一阵急促的拖鞋跑动声响,沾着水珠啪嗒啪嗒的。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声音了。卧房里没有其他人。卫生间的玻璃门完全透明,里面还有没消散的水蒸气结成的薄雾,但也能确定没有谁藏身其中。

  柯恩舒了口气。不仅如此,也是因为房间的布置总算和如家的205不一样了。希望接下来在这里发生的故事也会有所不同。当然是往好的方面。

  

  “请坐吧。”

  买靴男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另一把椅子,打破了屋中的沉默。

  见柯恩坐下,他继续开口说:“有没有奇怪我为什么找你谈?”

  他笑了笑:“其实我也很奇怪,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

  柯恩静静看着他。

  “嗯,我的意思是,我想把有些事情弄清楚。也许你能给我答案。”

  他慢慢地说,像是边想边组织语言:“但是我想,我们首先得取得几点共识。”

  他停住,专注的看着柯恩,像是等着回应。窗外已是一片深黑。房顶的灯比起如家来明亮得多。柯恩眼前的冷光很耀眼,那是八分女手中水果刀的反光。

  “你说。”

  “好。第一,现在天还不晚,不到睡觉的时候。旅馆老板和老板娘就在楼下。咱们双方无论哪一方做些不太友好的事情,都会被发觉,甚至引来警方。你同意吗?”

  柯恩看着他。这是想要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吗?有点核大国之间恐怖平衡的意思。不过只要你不攻击我,我自然不想自找麻烦。

  “当然。继续。”

  “很好。第二,报亭老板看到咱们发生了冲突,是他报的警。警察问我的时候,我说只是和你有些债务纠纷,别的什么也没说。哦,对了,那个摊煎饼的女人说你冒充警察,说我可以证明也看到了****。我告诉警察我没看见。我想,这些表明了我对你的善意。你认为呢?”

  柯恩终于恍然。难怪自己一直没有发现警方的动作。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次不等柯恩表态,买靴男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我想补充一点。虽然我替你挡下了,但是那个女人很坚持,哭喊着自己没有说谎,还扑上来咬我。”

  他撸起衬衫袖子,露出了胳膊上两排鲜明的牙印。

  “看到了?隔着衣服咬的。踹我的那一脚到现在还疼。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跟你表功。而是要告诉你,因为警察看她这个样子,估计心里也拿不准,把她带回去做笔录了。也许现在他们的怀疑越来越大,指不定很快会来找我进一步盘问。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柯恩真不明白。难道你是让我赶紧逃跑?也太助人为乐了吧。

  迎着买靴男的目光,柯恩决定不再猜谜:“有话直说。”

  “我的意思是,这时候咱们再互相纠缠是很不明智的。搞不好警察上楼的时候听到什么动静,会直接破门而入闯进来。”

  哦,原来是又一个恐怖平衡。

买靴男紧接着又问:“那两个东北人和你联系了吗?”

  柯恩看着他笑笑:“我跟你说过,我和他们不是一路。现在是你们二对一。不过,既然咱们面对面了,你们不能背后偷袭的话,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咱们最多打个平手。相信你自己也清楚。”

  看来买靴男还不安心。柯恩决定还给他一个恐怖平衡。

  他又看一眼八分女:“所以把你的刀收回去吧美女,那东西对我没用,别不小心伤到你自己。再说,你这样也不是对话的意思。”

  八分女握着刀犹豫不决。买靴男回身对她点点头,她犹疑着一步一回头的挪到床头,还是把刀塞回到枕头下面。

  买靴男回过头来:“好了,咱们继续。你逃走以后,我看到如家老板的车从旅馆后身绕到门前的街上,那时候警察正对我们问话。是他俩开着车吧?你们商量好了在后门堵着我?”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柯恩。

  柯恩耸肩笑笑:“你很聪明。”

  “他们在人群旁边经过,应该是没有看见你,然后飞快地开走了。结合以上几点,好像很难解释你说你们不是一路这句话。如果换了是你,你怎么看?”

  柯恩还是耸肩笑笑:“我又不是元芳,没什么看法。那你怎么看呢?以为我骗你?”

  买靴男很严肃:“这并不好笑。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样咱们才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否则我劝你还是赶紧跑。我说过,警察随时会来。不过我能保证,如果你跟我坦诚相见,警察来了我也会给你圆过去。而且我也看出来,你也有一些疑惑待解。要是你现在跑了,可能谜底永远不会揭开了。”

  话都让你说到这个份上,我还有选择么?

  柯恩沉吟一下:“之前是,后来不是了。就在下午和你见面前不久,我发现他们有事瞒着我。你能接受这个解释么?”

  买靴男在柯恩的脸上找破绽。柯恩坦然的回视他。

  

  “好吧。”

  过了一会儿,买靴男说:“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看到他们的事,没有跟警察说。如果你不和他们一路,这一点自然也无所谓。如果你们还是同伴,那我也没有出卖他俩。你可以把我的善意转告他们。”

  柯恩很无奈:“我说过了,他俩再有什么事情都和我无关,你不信也没办法。算了,随便你怎么想吧。”

  买靴男突然有点落寞感伤的笑笑:“其实我差不多已经信了。或者说,我愿意相信。人总是希望往好处想,不是吗?只不过刚才再见到你的时候,我动摇了。想信又不敢信,就是这样。真是煎熬啊。”

  他轻声细语,像是对老朋友敞开心扉的倾诉。柯恩静静听着他的心路历程,能感受到他的感慨发自真心。

  这个男人快崩溃了。他很优秀。刚才的谈话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他像一个真正的谈判高手那样,面对可能的生死之敌,一开始先亮出底牌,让双方至少暂时达成互信。恐怖平衡基础之上的互信。不是互信对方化敌为友。他不是那样天真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杀人夺财。而是指明自己的软肋,让自己投鼠忌器。同时也明白告诉自己,看,我也奈何不了你,咱俩和平相处吧。

  具备政治家和外交家的潜质。只可惜火候还不到家。在强大的心理重荷之下,时间一久还是绷不住了。

  只是,他还藏着什么底牌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相信你吗?”

  买靴男突然又言归正传,跳跃的思维搞得柯恩一愣一愣的。你不是说了人都希望往好处想吗?再说你也别问来问去了。咱俩没好到坐着没事打机锋玩的程度。

  柯恩很干脆地摇摇头。

  “第一,是因为你把我打了一顿。”

  柯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所以你就相信我了?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你还有受虐倾向?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更让柯恩觉得他神经错乱。

  “你掐着我的颈动脉。”

  他比划一下,说:“我后来回想起来,以你的身手,当时完全可以杀了我。至于那个女人,看她的样子,就更不在话下了。灭她口对于你来说是分分钟的事情。”

  听起来好像蛮有道理的样子……

  柯恩不知是苦笑还是气笑:“就咱们仨共处一室,再飙演技没必要了吧?就算你否认是你杀了老板也就罢了。怎么听你的意思还是说我是凶手?就像你说的,那我为什么不杀你?”

  买靴男的身体微微前倾,紧张地盯着柯恩:“既然话赶话说到这儿,那咱们就摊开了吧。人真不是你杀的?”

柯恩看着他,突然感到太可笑了。他想仰天大笑。可却笑不出来。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摇摇头,听着艰涩的两个字从喉咙里吐出来。

  不是。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