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2

  柯恩的理智回归了。他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慌。现在只能见机行事了。

  买靴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柯恩挤出一个微笑:“还真是你啊?你住这儿呐。咦,看起来瘦了呢?”

  买靴男脸颊上的肉抖了抖,死死盯着柯恩开口,声音沙哑得像沙子划过玻璃:“就你自己?那两个人呢?”

  柯恩耸耸肩:“就在这附近。我去叫他们?”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就不能放过我们?!”

  买靴男突然大吼了一句。愤怒夹杂着惊恐的神色赶跑了呆呆的模样,爬满了他的脸庞。这是思维从惊诧带来的停滞中重新运转起来了。

  柯恩内心苦笑。我也想放过你,不再管这破事。可他妈的不知道抽什么风了,会莫名其妙站在你面前,搞成现在这样。

  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当下要做的是先安抚住他,尽量拖延一会儿,多一点时间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怎么了?”

  柯恩做出失笑的表情:“两天不见变这么幽默了?哎我说,你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我一早起来还纳闷怎么不见人了呢。”

  一丝讥诮慢慢浮上买靴男的脸。他呼出一口胸中的浊气,冷笑着说:“大家都不傻,就不用演戏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知道你们是追过来的。”

  他看看四周,指了指报亭:“看好了。有目击者。”

  又指了指十字路口处:“看到没有?有监控。”

  他盯着柯恩笑笑,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一句话:“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这是什么世道?杀人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嚣张?

  难道他还在试探?别说也有可能。毕竟自己没有直说在追击他。他也许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确定着是真的偶遇还是到了图穷匕见之时。

  原来你和我一样害怕。也难怪,急着跳墙的狗,都是因为被逼入了绝境。

  如果所料不差,柯恩突然想,这是一个机会,甩开所有麻烦和危险的最后机会。

  “你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怎么听不明白?”

  柯恩装作一脸茫然:“你这人真有意思,我又不是找你讨债,干嘛这副样子?算了,既然你不愿意见我,那我走了啊。”

  柯恩说着话缓缓倒退,小心观察着买靴男的动作。天冷了人们衣服都厚,看不出他身上是否带着手枪或者是匕首之类的武器。不过看买靴男傻傻看着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已经完全被搞晕菜了,一点动作都没有。

  柯恩猛地转身,快步往街角自己的车走去。管他什么远光灯还是疲劳感,至于混蛋骗子二人组也滚一边去,老子立马开车上路。到鹿城也不停了,学学你连夜跑路,离你们都远远的,不陪你们玩了。

  然后,他听到身后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柯恩猛回头。买靴男像离弦的箭猛扑过来,冲过六米宽的马路逼近自己。

  见柯恩回头,他面目狰狞的大喊:“少来这套!你想去叫他们?!我和你拼了!”

  说话间已到近前,一记右勾拳带着风向面门打来。

  柯恩连忙侧身一闪。对方一拳打空,收不住劲继续往前奔。柯恩一记弹腿踹在他腰间,买靴男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哎呦一声摔个狗啃泥。看他哼哼着想要爬起身,强忍住补上一脚的冲动,快步向车走去。

  老子没工夫和你纠缠!

  离着车还有两步,电子车锁嘟嘟两声自动解开。此时柯恩后腰猛地被一把抱住,然后一股大力压着他扑倒在地。爬起来的买靴男眼看追赶不及,竟然在身后原地起跳,饿虎扑食一般整个扑到柯恩身上。

  柯恩咬牙发力,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抡拳正要往他脸上打,买靴男蜷腿一膝盖顶在柯恩的肚子上。柯恩疼得动作一滞,买靴男又翻身将柯恩压到下面,伸手死命去掐柯恩的脖子。柯恩紧紧握住他的双手,用同样的膝顶招数把他掀翻。两个人在地上翻来滚去,像一对古罗马竞技场上的角斗士一样,用生死较量着输赢。

  买靴男的力气很大,再一次占据了上风。他将柯恩掀翻在地,咬牙切齿的伸出手指戳向柯恩的眼睛。柯恩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他憋红脸奋力坚持。就在这一刻,买靴男陡然啊呀一声,压着柯恩的上半身向上一弓,手上的力道也松了松。柯恩趁势用尽全力,狠狠一膝盖顶在他肺部。同时抽出手来一拳轰在他太阳穴上。买靴男被打得一侧身,柯恩一个翻身扑到他背上,反手扣住他颈上的大动脉。手上微微使力,买靴男发出嗬嗬的声音,身上的力气像被气泵一点点抽空,软软跪在地上。

  “别动!再动一下废了你丫的!”

  柯恩气喘吁吁,就这一会儿的搏命厮杀,汗水已经湿透全身。他快速眨着眼,不让头上的汗水流到眼睛里。丫还想戳瞎老子!老子一脚踢爆你的蛋!

  正在心里面发着狠,耳畔传来一个打颤的声音:“领导,你受伤没?不要紧吧?”

  柯恩抬头看看,煎饼西施拿着煎饼推子站在一旁,满眼惊悸的瞧着自己。俩人目光对上,她吃吃地说:“俺看你俩一路打过来,就上来踢了他屁股一脚……领导你没伤着吧?”

  柯恩右手继续扣着买靴男的动脉,看他此时已经像瘪了气的球,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他伸左手抹了把汗,对西施点点头:“我没事儿……刚才多亏你了。谢谢。”

  西施忙摆摆手:“谢啥,不用谢,不用谢……哎呀,这个歹徒太凶了,刚才看他脸上那样儿,跟要吃人一样,可吓死俺了,现在心口还扑通扑通的跳……其实俺都不知道哪来的胆儿,脑子木瞪瞪的就哆嗦着上来给他一脚……哎,哎,哎呦……”

  西施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腿叫起来。

  柯恩忙问:“你咋了?抻着筋了?”

  西施苦着脸看他,吸着凉气说:“不是,抽筋了,疼死俺了。哎呦……”

  这就不是踹人的时候拉伤了,而是过度紧张造成的肌肉反应。柯恩看看她有点头大。治疗抽筋的办法倒是很简单,只要自己把她的腿抬起来伸直,掰着脚推拿两下就好。可他现在觉得挺难办。倒不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问题,而是自己还得控制着买靴男,腾不出手。

  要不干脆给他来一下子?

  柯恩看了一眼买靴男的脑袋。先给丫打晕了再说?

  此时买靴男突然嗬嗬发声,像是有话急着要说。柯恩想了一下,手上一转,把他的头侧过来。然后猛地一脚蹬在他腰上,把他踹倒在地,买靴男右半边脸呛到地上,左半边脸对着天。

  柯恩上去用脚踩着他颈椎说:“有屁要放?那你说吧。我可警告你,给我老实点,别跟我耍心眼儿。信不信老子一脚把你颈椎踢折?不信你就试试。”

  买靴男呼呼喘着气艰难开口:“求求你,放过Alice……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她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老子本来都想走了,你丫不是不依不饶吗?”

  “对,不能放了他,他就是中山狼!”西施的抽筋症状好像有所缓解,表情好看了不少,在一边插话道。

买靴男闻言奋力挣扎,柯恩脚上一使劲,疼得他啊一声叫动弹不得。

  西施见状赶忙建议:“领导,快拿手铐把他铐上。”

  柯恩大囧。自己哪有警械?

  看柯恩没采纳建议,西施愣愣,然后恍然笑道:“你们便衣是不是不随身带着啊?”

  “嗯,是。”

  柯恩含糊一句。

  脚下的买靴男突然嗬嗬地笑,喘着气说:“你啥时候冒充起警察来了?……”

  柯恩心下一颤。不好,要穿帮。他偷眼看西施,发现她果然闻言一愣。坏了。万一她觉醒过来反水咋办?

  不过买靴男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也就骗骗无知村妇。”

  你完了。我保证。

  “你才无知呢!你全家都无知!”

  不出所料,西施立时勃然大怒:“我看见过领导的证件!你少挑拨离间!你这套鬼把戏,俺在村里见多了!”

  我就说吧?切,看不起群众的人,终将被群众所抛弃。这点道理都不懂,活该你失道寡助。

  买靴男呼哧喘着,突然声嘶力竭喊了一句:“你被他骗了!他是个杀人犯!”

  柯恩心中冷笑,还想栽赃到老子头上?你以为群众现在还会听你的?

  “你现在帮着他,小心跟我一样的结果!被他杀了灭口!”

  买靴男疯狂大叫。

  “你丫闭嘴!别听他瞎说八道!”

  柯恩脚下一压,买靴男惨叫着四肢乱动,拼命反抗却无从发力。西施盯着他的半边脸瞅瞅,突然狠狠呸了一口:“鬼才信你!”

  然后殷勤地上来用手拍着柯恩衣服上的灰尘:“领导,你身上脏了,俺给你拍打拍打……”

  突然,她的右手迅雷不及掩耳伸到上衣内侧,掏出***打开看去。

  

  糟了!柯恩心里咯噔一下。就见西施双眼陡然瞪大,蹬蹬后退两步瞪眼看着柯恩,手上的***啪的掉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你……”

  柯恩看着她咧咧嘴,想笑没笑出来。证件是真的。可惜还不如假的。因为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

  柯恩脑筋飞转,深吸一口气对西施说:“大姐你听我说……”

  “你别过来!信不信俺死给你看!……不是,信不信俺打你!”

  西施高举起煎饼推子挥舞着,边喊边往后退,退了两步嘭一下后背撞到墙上。此时已经满脸是泪,嘴里呜呜着说着些什么,估计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大姐,我是真警察。那个***是我同事的。”

  柯恩努力想着理由:“哦,我们这样做就是怕万一被歹徒发现了,可以谎称自己不是警察脱身的。”

  “别信他的鬼话!你……你要不能救我,就赶紧跑!求你到旅馆找Alice,告诉她别管我快逃!快去!”

  “你丫给老子闭嘴!大姐你千万别听他胡扯!他才是杀人犯!那个女的是他同谋!”

  “呜呜呜……你别过来……”

  正乱着,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听声音竟像是向着这边赶来。西施身体猛地一抖,突然像装了弹簧一样蹭的一蹿,呜呜哭着往街角飞奔。

  “哈哈哈,咳咳,真警察来了,你死定了!”

  买靴男边笑边咳。坚硬的路面挤压着他脸颊上的肌肉,让他的嘴微微呈“o”型,嘴角挂着一丝亮晶晶的口水,说话时看上去像吐着水泡的金鱼。

  柯恩把心一横,一把揪住买靴男的后脖领子往上提,弯腰在他耳边咬着牙说:“妈的警察来了还有你的好?你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听着,你给老子记住了,你的破事老子不想管。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遍,你也别再招惹老子,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柯恩放开他,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用力擦擦上面的灰,揣回上衣口袋。西施在街口大声喊着救命,警车已到了不远处。柯恩前后看看,巷子是个死胡同,此时上车开到街上就得迎面碰上警察。胡同两边的墙有一人来高,左侧是一排平房的房山,看来那边是一片平房区。右侧则只有围墙,不知道翻过去是什么地界。

  警车已经停下,耳朵里传来脚步声和喊话声,应该是警察遇到了西施。柯恩来不及多想,一个助跑蹬到了左边墙上,双手伸直扒住墙头,腰腿臂同时发力往上一跃,腹部横在了墙头上。运气不错,墙角下是一块平地,也没有碎玻璃什么的。他抬腿登上墙头,就准备站起来往下跳。

  买靴男在下面突然大叫:“你们真不找我麻烦了?你保证?”

  这时候你还装什么幼稚?混江湖的谁不知道发毒誓跟放屁一样?算了,求个彼此心安吧。

  柯恩回头看他一眼:“别你们你们的,老子跟那俩货不是一路。我能保证我自己,他们再跟你搞东搞西的和我没关系。”

  说完跳下墙头,夺路狂奔。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