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柯恩到报亭窗口看看有没有最新的电影杂志,老板余怒未消的盯着他。蹭便宜占的家伙到哪里都不受欢迎。柯恩心里笑笑,眼睛在橱窗上扫了扫,掏出钱包数好钱递给他。老板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我买这一本。对,就在你左手边。”

  接过杂志,柯恩翻了翻,立即被一篇预告吸引。这是一部法国文艺片,有点悬疑色彩,下个月在中国大陆上映。导演和演员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不过柯恩看过他们拍的片子,非常有实力。预告也让人充满了期待。

  “你也喜欢看法国电影?”

  柯恩抬起头,看着老板笑笑:“嗯。看来你也喜欢?”他注意到老板手中拿着一本法国小说的中译本。这部爱情小说改编的电影风靡世界,很多人是看完电影以后买来原著看的。

  “是啊。看起来挺唯美的。”

  没想到啤酒肚大哥还挺文艺。他好像忍了忍嘴里的话,不过还是没忍住:“刚才你那伙计,哼哼……”

  还没消气哪?柯恩有些好笑。

  “呵呵,他这人就这样。其实心眼不坏。刚才他说话不好听吧?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老板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是你说话敞亮,算了,也是鸡毛蒜皮的事,我刚才可能火气也大点,这事就算翻篇儿了。”

  老板看起来倒是个爽快人,柯恩蛮喜欢这样的性格,反正也是闲着,不如聊聊天。初次见面的人闲聊都是有定式的,一般从天气开始。

  “今天天气看着不错啊,怎么天气预报说要下雨?害得我们着急赶路,差点出车祸。”

  老板奇怪的看着他:“你记错了吧?预报上明明说今明两天没雨啊。我出门前特意看了的。”

  柯恩心下一动,笑了笑:“不会吧?我怎么记着说有雨呢?”

  “我骗你干嘛?”

  老板眼睛瞄瞄,从桌子上拿出一份报纸:“喏,你看,今天的城市快报,上面登着呢。”

  他翻了翻,指给柯恩看。

  8月16日(周二)

  白天:晴

  夜间:晴

  15~29℃

  北风微风

  柯恩收回视线:“呵呵,看来是我记错了。瞧这记性……你忙吧,我走了,再见。”

  柯恩和老板挥手告别,慢慢踱步到街角。看看旅馆门口没什么动静,低头翻着杂志。

  猪队友记错了?

  他不像这么马虎的人啊。

  那他们这么急着赶路为什么?

  又为什么骗自己?

  

柯恩“啪”把杂志合上。看看表,下午四点十分。今天想赶到鹿城不可能了。即使现在甩开他俩出发,也得凌晨才能抵达。

  正在此时,买靴男从旅馆正门走了出来,穿过人行横道走到报亭。

  柯恩看着他拿着一本杂志,低着头专心翻看。街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下午的太阳懒懒挂在天上,满世界的柔和、宁静、金黄。

  柯恩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现在是四点十六分。这个季节的这个地方,大概不到六点钟太阳就会下山。然后整片天空会在一个小时内全部染满墨色。如果现在赶往鹿城,将会在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在黑夜中行车。

  柯恩想到老大妈说的中国好司机。要是路上的司机们都能做到这一点,不开着远光灯呼啸而过,那这段道路就不会太危险。可惜总有人不吸取教训。迎着对面的大灯照射,人会短暂失明。只要一次,只要几秒,就足以是致命的。何况,现在已经感到有些累了,疲劳驾驶也会让危险系数成倍增加。

  

  ……我是给自己找理由吗?

  柯恩突然想。为什么我会想这些不立即离开这里的借口?难道在内心深处,我居然还想着继续干这件狗拿耗子的事情,把正在翻看杂志的那个男人抓住?

  和那俩不知是何企图骗自己的混蛋一起?

  该结束了。这个玩家包括杀手和骗子的破游戏,该结束了。

  买靴男合上杂志,掏钱买了下来,转身迈步往回走。柯恩听见一声“喂”,短短一秒钟后猛醒过来,居然是从自己嘴里冒出来的,赶紧快速闪回街角。

  真想抽自己一耳光!这是吃错药了?!嫌命长?!

  买靴男应该是听到了喊声,站在路中央四下张望了一下,用不确定的语气向报亭老板喊:“刚才是你叫我?”

  柯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老板会不会看到了刚才的事情?

  “没有啊。我好像也听到了一声喊。不是我。”老板的声音响起。

  柯恩一愣。难道老板是宋江?喜欢包庇藏头露尾的江湖好汉?

  “哦。你也听到了?”

  买靴男有点犹疑的再次四下看看,然后目光定格在街角处。

  柯恩紧紧贴着街角盯着他。买靴男踌躇的往街对面走了两步又停住脚,眼睛始终看着街角处。突然他猛地转身,向旅馆大门跑去。

  几乎在他转身的同时,柯恩冒出一个念头。这一跑,自己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以后的日子里,柯恩偶尔会回忆起那时的场景。他在心里问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忽然从街角闪身,再次喊了一声“喂”,不过始终没有得到答案。最后这件事真的只能用“鬼使神差”来形容了。

  他能记起的,只有自己现身而出,跑到街边的那一刻,怀着心里的疑问看了报亭一眼,而后在刹那间恍然。老板不是什么梁山好汉。他在报亭里,两旁都是铁壁,只能看到窗口的正前方,不可能看到刚才发声的自己。正如自己不能穿透铁壁看见他一样。

  买靴男已经跑到路边,听到喊声再次回头。在某个临近中秋的周二,应该是下午四点二十分左右,两个人隔着大概六米宽的马路对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