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3

  三个人把车开到拐角停下来。猪脑子买了套煎饼,摊了四个鸡蛋,一边啃一边和摊煎饼的大姐闲说话。柯恩和猪队友一人一支烟,站在街角一棵大树的荫凉下,盯着斜对面的旅馆大门。

  猪脑子吃完煎饼踱步过来,打了个饱嗝。

  “煎饼西施啊。”

  他小声对俩人说:“煎饼的味道虽说不错,比起人来就差远了。也就三十多吧,又不老,长这么漂亮咋干这个?”言语间颇有点惋惜。

  柯恩斜他一眼:“人家干这个咋了?凭手艺吃饭。怎么着,你还盼着人家进军特殊行业啊?”

  “你这人怎么净把人往坏处想?”

  猪脑子有点气愤:“俺就觉着这女的命苦。肯定是老公没出息。要不说女怕嫁错郎呢。”

  “没钱就一定不幸福?美女就该嫁大款?你价值观有问题。再说,女人也不是非得靠男人不可。”

  “俺跟你说不到一块儿去。你们这些读过几本破书的全他妈读傻了,说话跟老娘们一个调调。要说这个社会还得是老爷们做主。你说是吧,强哥?”

  猪队友嘿嘿乐:“我觉着柯子说的也对。人家那些白富美就不用靠有钱男的养着。”

  “那也是她爹有钱。她爹还不是男的?”

  仨人从这个话题说开去,你一言我一语的闲扯淡,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不知道已经延伸了N个话题,等说到最近的国际局势的时候,柯恩有点儿累了。抬起手表一看,已经下午三点了,这时才感到站久了腿有点麻。

  “这得守到什么时候?”

  他轻声嘀咕一句,四处踅摸着想找个能坐的台阶什么的。回头正好看见煎饼西施看着仨人,见柯恩看过来赶紧扭头望向别处,假装打量十几步外的垃圾桶。

  柯恩心里一动,低声对二人组说:“咱在这儿一杵好几个钟头,看起来太可疑了。得换个地方。”

  二人组也意识过来。仨人四下张望,近处的马路边不行,容易被买靴男他们透过窗户看到。可离远了又难以盯梢。竟然找不到一处隐蔽之所。

  柯恩苦思一阵,跟俩人说:“你俩跟我来,见机行事。”然后转身率先向煎饼西施走过去。

  看到三个大男人过来,西施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自觉攥紧了手中的煎饼推子。

  柯恩赶紧冲她笑笑,在安全距离外站定,开口先拉家常:“大姐生意不错吧?”

  西施僵硬的点点头:“还成。”她眼光在三人脸上来回扫着,话音微微发颤:“大兄弟,俺们做小买卖的不容易,上个月的份子钱俺交了啊。”

  ……

  柯恩尴尬地说:“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收保护费的。”

  猪脑子大概是想起了那句“见机行事”,听柯恩这么说,觉得跟上了思路,于是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温柔实则很猥琐的笑容说:“对,大妹子,你别害怕啊,不是钱的事儿。”

  看到他的笑容,西施惊恐更甚,带着哭腔说:“大哥,刚才俺就看出您对俺有意思……求求您放了俺。您找什么样的黄花大闺女找不着啊……”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手忙脚乱的抓出褡裢里各种面额的人民币,哀求道:“俺就这么多了,全给你们,放了俺……俺男人虽说不在了,俺还得养着公婆和孩子,出了这事没脸见人了……当家的是下矿塌方死的,你们就当可怜俺吧,给俺一条活路,呜呜……”

  她说到后来,应是勾起了伤心事,捂着脸蹲下大哭起来,泪水顺着指缝流淌。

  柯恩心下默然。转头看看笑容凝固在脸上的瘦小猪脑子,真他妈像个强抢花姑娘的鬼子兵,恨得人牙痒痒就想上去狠狠踹两脚。

  他又看看哭得伤心欲绝的西施。这个柔弱的女人撑起了一个破碎的家,这种承担苦难的韧性,连很多大男人都做不到。他突然觉得也许猪脑子说的有一定道理。这女人命真苦。要是遇到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男人,该嫁就嫁吧。

  柯恩有些不忍心继续刚才的计划了。想想自己居然打算着欺骗她,觉着自己的人品确实有点渣。可看西施越哭越厉害,估计不光是想起了伤心事,主要原因还是被自己仨人吓得。想着计划中接下来的话,反倒能解除她的恐惧,在此情景下倒是不得不说了。

  他清清嗓子,提高点声音好让痛哭中的西施听见:“大姐你误会了。我们是警察,就想找你问点事儿。”

  “日,玩大了,还假冒警察?”

  一旁的猪脑子小声嘀咕。柯恩回头狠狠瞪他一眼,意思叫他闭嘴。

  西施闻言猛地抬头,脸上的泪痕一道道的,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三个人。柯恩只好从贴身衣都里掏出***,在她眼前一晃,让她看一眼封皮上的警徽,赶紧又揣回怀里:“现在相信了吧?我们正在追捕犯罪嫌疑人,怀疑他们就住在对面的旅馆里,刚才一直在布控。布控你懂不懂?”

  西施茫然摇摇头。

  “通俗地讲就是盯梢。明白了?”

  西施恍然大悟的“噢”一声,用力点点头。

  “嗯。现在有些情况需要询问你一下,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你先站起来?”

  西施眨眨眼站起身。突然脸一红,伸手抹抹脸上的泪,冲着柯恩他们羞赧的笑笑:“不好意思啊,三位警察同志,你们看俺,真是太丢脸了……你们是便衣吧?想问点儿啥?”

  “是这样。”柯恩学着警察办案的口吻说:“最近几天你看没看见过旅馆里住着一男一女?”

  他把买靴男和八分女的体貌特征描述了一番。

  “有没有印象?”

  西施稍稍回忆了一下,立刻眼神发亮的答道:“有,有!今天,昨天,对,还有前天,都看见了。俺在这儿摆摊,看见过你说的这俩人在旅馆进出过。”

  他俩前天就到这儿了?

  柯恩赶忙问:“你前天什么时候见到的?”

  “嗯……上午吧?对,就是八点来钟。俺想起来了。那个男的到我这儿买了两套煎饼,那个女的跟在他后面。哦,男的要了一套一个鸡蛋的,一套两个鸡蛋的。他把两个鸡蛋的那套给了女的吃。”

  西施说到这儿,眼神一黯:“俺当时还羡慕呢,心想这老爷们真疼媳妇。俺当家的要是跟他一样就好了……真没看出来他们是坏人。”

  柯恩算算时间,若真如西施所说,那么买靴男和八分女就是连夜逃跑,一刻不停的赶到这里来的。难怪雪狼部落的人没见过他俩。

  猪脑子此时突然又冒出一句:“你家老爷们看来对你也不好,那你咋还像是心里放不下他?”

  西施看着他很郑重地说:“别人的老爷们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再说俺家那个虽说心粗点,脾气大点,可不赌不嫖,不撒酒疯,踏踏实实跟俺过日子。俺挺知足的。”

  猪脑子小声嘟囔:“武大郎也挺踏实,谁想嫁啊……”

  你丫不瞎咧咧能憋死啊?!幸好西施看起来没听见。

  柯恩瞪着他:“老莫同志,咱们正在工作,不要说一些跟案件无关的话。”

  他正巧注意到现在三个人站的位置视野不开阔,于是紧接着对猪脑子说:“老莫,这里对旅馆的观察角度不好,你去街角那儿盯紧了,别让嫌疑人跑了。”干脆把你打发远点儿,少跟这儿添乱。

  猪脑子看起来还有些不服气,不过还算有点智商没大声顶撞,兀自嘟嘟囔囔站着不动。此时猪队友板着脸对他说:“老莫,听队长的话,快去。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了?”

  柯恩赞赏的看他一眼:“嗯,还是老朱同志有觉悟,回头介绍你入党。”

  猪队友悄悄瞥了柯恩一眼,别过头咳嗦两声。

  猪脑子不敢不听猪队友的,悻悻地到街角去了。柯恩转过头继续问西施:“那他们这两天始终住在这儿?是偶尔出门很快回来,还是出去很长时间只是回旅馆过夜?”

  西施陪着笑:“原来您还是领导啊?真是年轻有为……呀,您看俺,又跑题了。对不住,领导,俺不是故意的。俺人就是这样,说话夹七夹八的,俺当家的就说俺是话痨婆娘废话多。也是因为您是俺见过的最大领导了,有些激动。俺以前认识的官儿,也就是村长了……”

  你男人对你的评价挺中肯的。另外,你表扬我倒算不上是废话……

  “啊,没事儿,你别紧张。也别领导领导的叫,就叫……”柯恩犹豫了一下,咬牙说:“就叫同志吧。我们是人民公仆,咱们都是同志嘛。是吧?哈哈。”

  “谁他娘跟你是同志。也就你看着像同志。”

  柯恩说话是正常音量,没想到猪脑子耳朵也挺尖,离了七八步远居然听见了,小声回了一句。

  柯恩气得咬下牙,冲着猪脑子喊:“老莫,在街角晃悠让人看见了也不利于隐蔽,你去报亭那儿假装看报盯着!”

这边西施倒是挺兴奋:“哎呀,不愧是城里的大领导,就是平易近人。哪像俺们村长,芝麻绿豆大,天天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仰着鼻孔看人,也不怕下雨淋进去……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柯恩有点无语,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噢,你问这个呀……”

  西施想了想:“俺不大清楚。在这儿也看不到旅馆门口。再说,人家要不买俺煎饼,俺注意那么多干嘛呀?”

  柯恩一听有点儿泄气。看来从这里打开突破口是没希望了。不过冒充警察本来就是为了消除西施的怀疑,好继续跟这儿盯梢。问这些也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能多掌握点情报更好,即使不行至少也算达成了预定目的。

  猪队友看来也领会了柯恩的意图,凑到他耳边说:“这女的十句里面九句半没用,既然问不出什么,咱别跟这儿耗着了,继续去盯着吧。”

  柯恩点点头。猪队友又跟西施说:“这位女同志,我们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你要注意保密。今天的事,跟谁也不能说,明白没有?”

  “你们放心,俺嘴可严呢,不该说的打死不说。”

  两个人回身往街角走。在转头的一刹那,柯恩眼角余光看见西施拍拍胸口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跟自己小时候偷瓜得逞甩脱看瓜老头后一样的狡黠笑容。

  

不对,有诈!

  柯恩不动声色走了两步,突然猛地转身大喝一声:“你没说实话!”

  西施瞠目结舌,脸上闪出惊慌。

  柯恩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回转身,按着大学心理课上教的,快步走到西施身前,居高临下死死盯着矮半个头的西施,身体微微前倾压迫着她,用强大的气势牢牢控制了主动权。

  “这位女同志,配合公安机关工作,与犯罪分子作斗争,是每位公民应尽的义务。如果知情不报,甚至故意做伪证,那就是对犯罪分子的包庇!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及时幡然醒悟,不要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无法回头!说,你有什么瞒着我们?!”

  西施明显被柯恩吓着了。她后仰着身,惊恐地看着面前凶巴巴的男人,结结巴巴语不成句:“你、你、俺、俺”。突然她哇的哭出来,边哭边说:“领导,俺错了,俺交代……你别抓俺,俺上有老下有小……”

  “少废话!你还想骗我?我这辈子最恨被人骗!”柯恩死死盯着西施的眼睛,看她说的究竟是不是真话。

  西施哭得更厉害了:“俺没骗你,俺真有公婆和娃要养着……呜呜,你欺负人……”

  她挥起拳头,想着捶柯恩的胸,然后猛醒过来赶紧缩了回去,着急忙慌地辩解:“俺不是要袭警。俺是习惯这样捶俺男人了……”

  呃……

  柯恩闻言觉得心里有点异样,突然发觉自己和西施靠的太近,几乎紧贴在一起。此时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身体忽的产生了一些不太高尚的变化。他赶紧后退半步,心虚的看看西施,好在她没什么察觉。

  柯恩赶紧平复自己,仔细观察西施的反应,觉得她应该没说假话,于是放缓口气问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为什么刚才骗我们?”

  西施还是一个劲哭。柯恩看不是事,从裤兜里掏出纸巾,抽了两张递给她:“别哭了,只要你说实话,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猪队友这时在一旁插话:“你是不是怕歹徒打击报复?你放心,我们给你保密,一定保证你的安全。”

  两个人劝了一阵,西施总算平静下来。她抽泣着用纸巾擦着眼泪,哽咽地说:“俺真不是故意包庇他们……前天俺真没注意,昨天一早但是看男的出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就今天,他俩一早一起出门,到中午才回来……俺就知道这么多了……你们别抓俺。”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柯恩问:“那你刚才为啥不说实话?”

  西施有点畏惧的看看他俩:“城管不允许在街边摆摊。俺怕说漏嘴……两位领导,俺也知道乱摆摊影响城市秩序,俺下回不敢了。”

  真相大白。柯恩一时无语。看他没说话,猪队友便说:“你放心,我们不管城管的事儿……难道他们粗暴执法?把你吓成这样。”

  “那倒也不是。”

  西施叹口气:“人家抓到乱摆摊的,不打不骂,也不强行收摊子。就是排着队在你面前一站,啪得一起敬礼。然后就这么一直敬着,一句话不说,还始终盯着你乐,听说这叫啥微笑执法。反正你不走人家也不走。让人压力老大了。俺上回被抓住,硬扛了半上午,实在扛不住了,只好推车走。那带队的大哥才终于说了句话。”

  “他说啥了?”

  柯恩也被勾起好奇心。

  “俺给你们学学啊。”

  西施看来印象深刻,马上模仿着男人的动作和语气,一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大手一挥:“同志们,看大妹子推车挺吃力,大家都搭把手!”她收好架势又叹口气:“人家几个大小伙子就一块儿上来,帮着把车推到这儿来了。俺是再也不想被他们逮着了。”

  柯恩觉得很惭愧。回想刚才自己对西施的态度,真是给当地公务人员的脸上抹黑。

  “哦,还有什么情况?”

  他随口问道,并没报什么希望。

  “没了。俺知道的都说了。”

  “嗯,好,谢谢你配合我们工作。”

  柯恩想了想,又叮嘱道:“嫌疑人穷凶极恶,不到把他们绳之以法的那一天,今天的事你一定要记着跟谁也别说。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我说的是真心话。当然,你要说出去,我们露馅儿了也是麻烦。

  看西施点头应下,柯恩和猪队友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听见西施在后面弱弱的问:“俺知道不该问……不过领导,你们在旅馆后门那儿,嗯,那个,布控了没有?”

  柯恩心中一突,连忙转身:“后门?在哪儿?”

  西施眼中焕发出神采:“你们不知道啊?”

  她指着马路比划一下:“就从这条街左拐,到十字路口绕过去,在旅馆后身有一个小角门。俺看电视剧里特务堵在前门,地下党就从后门偷偷走……”

  柯恩顾不得计较她的比喻是否贴切。怎么把这点疏漏了?他冲西施说了句:“你说的情况很重要,对我们破案很有帮助,我一定向组织给你请功。”然后马上对猪队友说:“老朱,你和老莫去后门。有情况及时联系。”

  看俩人要走,西施忙笑着说:“两位领导,也不用请功啥的。就是你们能不能跟城管说说,允许我在街边摆摊儿?还是街边生意好。”

  “嗯,知道了。你等通知吧。”

  猪脑子顺嘴回了一句。两个人头也不回往报亭跑。

  

  猪脑子正和老板吵架,一看柯恩过来赶紧迎上去,小声说:“快把你***给我,看俺不收拾丫的。他妈的敢骂警察,还反了他了。哎,对了,你这玩意儿找谁做的?人可靠不?回头俺也整个。”

  柯恩怒火中烧。要不是附近有旁人,信不信揍你丫的?!憋着气压低声音说:“老子这是真的!”

  “扯吧!你演戏上瘾啦?你要真是警察,咋还当上俺们队长了?”

  柯恩咬着牙:“老子再说一遍!老子这是真的!”

  猪脑子狐疑看了看他,马上张大嘴瞪大眼:“日,难道是你偷的?你胆儿也太肥了。”

  “行了,赶紧说正事。”

  猪队友把情况三言两语跟猪脑子交代清,说:“咱俩马上去后门。”

  他又转头问柯恩:“有情况怎么和你联系?把你手机号给我。”

  柯恩不想给他。他的号码只有很少几个关系密切的人知道。于是编了个谎:“我手机没电了。他俩要是出现了,你俩一个盯着,一个来找我。嗯,他们要是从正门出来,我借别人电话打给你。你电话多少?”

  猪队友盯着看他两眼,点点头说声好,把号码告诉了柯恩,然后带着猪脑子跑向街角的越野车,开车急急向后门赶去。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