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第二天早上七点,二人组准时来到威利斯老人的毡房。他们就宿在格日楞和洛桑父子家。昨夜三个人回到篝火旁,就向老人说了一早就走的决定。老人很吃惊,极力挽留。不过三个人态度坚决。反正柯恩是怕夜长梦多,不敢再呆下去了。

  “昨天没注意,早看到这辆车就知道你在了。”

  三人来到路边,猪脑子看一眼柯恩的车说。

  “你俩咋开老板的车?你们的货车呢?”

  柯恩指着离自己车不远处停着的改装越野问。

  “车出了点毛病,留在旅馆里了。这车我们先用几天,回头开回去。”

  柯恩点点头。心里却有些犯嘀咕。这二位不会是非法侵占他人财物吧?

  大家分别上车。二人组在前,柯恩在后,踏上了前往内地的旅程。

  车一开动,柯恩就觉得不对,赶紧摁了两下喇叭。越野车跟狼追兔子一样往前蹿,起步没十秒钟就上了一百迈。你俩这是有人追债急着跑路咋的?

  听到喇叭响,他俩终于减速了。柯恩追上去和越野车平行,那边猪队友摇下车窗。

  “你俩参加F1呢!跑那么快干嘛?”

  “开快点吧。天气预报也没说准几点下雨,早到早心安。”猪队友说完,摇上车窗继续加速,一脚油门又蹿到前面。

  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穿过防护林带,两辆车进入了市区外围。雨一直没下。可二人组一路不停,途中柯恩两次摁喇叭示意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也不知他俩是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还是开得飞快。

  “神经病啊。”

  这已经是柯恩第三遍骂了。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市区内环了,路上的车和行人渐渐多起来,还140迈开着,跟午夜飙车党似的,也不怕出交通事故……

  刚想到这里,前面的越野车突然减速右拐,眼看就要追尾。柯恩猛打一把方向,脚下死命踩着刹车。车轮吱吱作响,听得让人牙疼。车急速变向,漂移着冲向路边。在前轮顶上路肩的瞬间,终于停了下来。柯恩已经吓出一身冷汗。

  他扭过头惊魂未定的看着前方。改装越野的前半部已经开上了马路牙子,一头撞在了行道树上。前轮离地悬着,还在哗哗转动。二人组在车上,一点动静没有。

  

  不会死了吧?

  柯恩使劲搓搓脸,强迫自己冷静。他再仔细看看,发现越野车的车头并没有变形,看来是紧急刹住车了。不由松了口气。此时听着前方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老大妈凄厉的喊声,倒把柯恩的魂儿喊回来了。他赶紧解下安全带下车,跑向前面的越野车。

  此时看见副驾驶一侧的车窗摇下来,露出了猪脑子的哭丧脸。柯恩赶忙看了两眼,发现除了脸色不好,倒也没什么异常。身上也没见血。再看猪队友也向自己望来,好像也没受伤,最起码伤势不重。

  柯恩忍不住放声大喊:“你俩没事吧?骨折没有?”

  俩人一起木木的摇摇头,动作倒是整齐划一。看起来确实没有大碍。

  柯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俩有病啊?拐什么弯?要拐怎么不打转向灯?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猪脑子嘴唇哆嗦着往车前指了指。猪队友则紧紧抿着嘴一言不发。

  柯恩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急忙绕到车前一看,顿时眼前一阵发黑。

  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姑娘躺在车前,双目紧闭脸色蜡白,身上和周围一大滩血……

  

  一位六十岁开外的老大妈哭喊着扑了过来,刚才的喊声应该就是她的了。大妈冲到近前几乎是原地跪下去,膝盖嘭的着地。她一把抱起小姑娘的上半身,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使劲摇着喊“妞妞”、“妞妞”。柯恩看着此情此景,鼻子也不由泛酸。

  有鲜血为证。绝对不是碰瓷了。柯恩咬着牙,回头恶狠狠盯着车上的二人组。叫你丫开飞车!叫你丫作!我看你俩现在咋整!

  “还干看着干嘛!还不赶紧从车上滚下来,送孩子上医院!”

  听到柯恩的怒喝,二人组像是从梦中惊醒,连滚带爬的从车里钻出来,畏畏缩缩地往前挪。

  这时大妈轻轻把孩子放下,盯着孩子看了两眼,然后抬起头来。柯恩看见她双目**,面容扭曲,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不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一指二人组:“是他俩撞的!”

  大妈“啊”一声长叫,猛地站起来,挥舞着双手往前猛冲,一头撞在猪脑子的胸口上。猪脑子被撞的一个趔斜,后背嘭得撞在车门上。大妈扬手在他脸上狠命一抓,登时挠出五条血印,疼得猪脑子嗷一声惨叫。

  “杀人犯!王八蛋!还我孙女的命来!”

  随着大妈的哭喊声,猪队友看来从麻木中清醒过来了,赶紧上前拉大妈:“大姨,咱有话好好说……”

  大妈转头瞪着血红的双眼哭喊:“谁跟你好好说……”随手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哎,你这老太太咋还打人上瘾啊?”猪队友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大妈的手腕子。

  “你讲理不?俺们正常行驶,你孙女自个儿从便道一下子冲下来的。还没完没了了……啊!”

  大妈挣扎了两下,手还是被猪队友死死抓住。干脆放开猪脑子,上前一步逮着猪队友的胳膊,狠狠一口咬下去。猪队友一声惨叫,放开大妈后退两步,嘴里嘶嘶吸着凉气,疼得抱着胳膊在原地打转。

  柯恩看不是事,赶紧上前跟老太太说:“大妈,您的心情我理解。责任的事儿咱一会儿再说,您看咱先把孩子送医院好不好?兴许还能救回来。”

  “你是谁?!是不是和他们一伙儿的?!你们谁也别想跑!我孙女没了,你们都得抓起来!枪毙!”

  大妈一把薅住柯恩的脖领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大喊。柯恩见她像是已经伤心的快疯了,心生恻隐的同时,一个念头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人是这俩二货撞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是不是赶紧上车跑?

  “我的妞妞啊!我的、乖、孙、女……”

  念头还没转完,就见大妈眼睛上翻,身体摇摇晃晃,像是要哭晕过去。柯恩赶紧上去一把扶住。

  这可咋办?柯恩急得满头汗。别小的刚出事,老的又有个好歹。事情可就真不好收拾了。

  正彷徨无计,耳边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一个人声。

  “奶奶……”

  柯恩赶紧循声望去。只见车前躺着的小姑娘手撑着地,缓缓坐了起来,小脑袋像是本能驱使着四下转着。转向柯恩等人这边时,眼神失焦的在大妈身上一扫而过,又转向别的方向,嘴里又发出一声。

  “奶奶……”

  柯恩咽了口唾沫,赶忙使劲摇晃两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大妈:“您快看!您孙女坐起来了!孩子还活着!”

  大妈涣散的眼神渐渐聚焦,盯着小孙女看了两眼,又哇的一声哭出来,边哭边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又是扑通一声跪下,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妞妞啊,奶奶的好妞妞……”

  她又猛地挺直身,双手抓着孩子的两肩,紧张的打量着孩子,语无伦次的说:“娃呀,还疼不?快告诉奶奶哪里疼?……哎呦我苦命的娃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奶奶怎么和你爸妈交代啊!让奶奶可怎么活呀!”

  孩子好像清醒了一点,眨眨眼看着老太太,眼睛里的灵气慢慢回来了,叫了一声:“奶奶”。

  柯恩见老太太显然心神还没有平静,赶紧上前说:“大妈,咱赶紧送孩子上医院吧。你看孩子流那么多血,可别耽误了治疗。咱有啥话回头再说。”

  大妈伸手胡乱抹两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六神无主的说:“对,对,上医院,上医院。”

  此时孩子下意识的低下头,一眼看见了小白裙子上的血,双眼陡然瞪得老大。然后哇一声大哭起来,一下子扑到老太太怀里,双手搂着大妈的脖子,奶奶、奶奶的一叠声叫起来。

  刚才路上没多少人,可这时周围已经渐渐聚起了围观群众。大家指点着议论纷纷,有人掏出手机拍照,柯恩觉得如果再拖下去,自己在网上有图有真相的可能极大,于是赶紧蹲到大妈和小女孩的身前。

  “大妈,孩子失血太多,你这样又拉又拽的碰到伤口就不好了。我学过急救,你先让我看看孩子究竟伤在哪儿。咱一会儿抬孩子上医院的时候,也好注意别碰到不该碰的部位。”

  大妈此时也恢复了些理智,依着柯恩说的轻轻扶住孩子后背。柯恩伸出右手,先轻轻按按孩子的肋骨。还好,没有骨折或是骨裂的迹象。不由庆幸的把憋了半天的一口气呼了出来。要是肋骨断了,断骨刺破内脏造成内出血,那可比钝物直接撞击的伤害更大。

  柯恩不由又想起死狗老黑。

  他赶紧摇摇头,把老黑从脑子里赶跑,又捏捏孩子的四肢,特别是关节处。发现也没事儿。嗯,这下子不用担心孩子截肢了。

  不过……柯恩皱紧眉头。孩子是伤在哪儿了呢?骨骼没问题,难道是内脏?他看看孩子,又看看车。不对啊,就这小不点儿还没车头高呢,腹部的位置正好在底盘之下,要撞也是撞到胸上。那是皮外伤?可皮外伤怎么会出这么多血?不科学啊。

  “怎么样?伤得多重?”

  大妈在一旁紧张地问。

  柯恩抬眼看看,发现二人组也在旁边一脸关切的看着。心里不由舒服了点。看来你俩还有点儿良心。

  他挠挠头,为难地说:“骨头和内脏没事儿……要不把孩子衣服脱下来,看看究竟伤在哪儿了?”

  大妈闻言狐疑的打量柯恩,跟看怪蜀黍一样。柯恩感到很欣慰,这证明大妈的思维正常些了。

  他突然感到不对劲,又仔细看看小姑娘身上,脑子里又模拟了一番车撞上人的场景,发现无论怎样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血迹。血倒更像是喷溅上去的。再定睛看,发现不用脱衣验伤了——因为根本就没伤。

  小姑娘身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没有新出血的迹象。当然有些不流血的情况,也有可能是血流尽了。但那样不死也是重度昏迷。谁见过失血过多的人哭起来气息如此充沛的?

  柯恩又看看地上的血迹,视线顺着血流反方向追踪到车底。这才发现车底下还躺着个小生命——一只小黑猫,卷在车轮底下,整个身体都压扁了。

  这时小姑娘从大妈的怀里探出头来,泪眼婆娑的四处踅摸,嘴里还喃喃:“小喵喵,小喵喵……”

  柯恩不动声色的挪了挪,挡住小姑娘能看见照片猫的视线范围。孩子如果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对幼小心灵的冲击很大的。此时大妈眼圈一红又哭:“可怜的娃,都吓得说胡话了。”

  柯恩想了想,往前凑凑压低声音对大妈说:“您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检查一下孩子身上。依我看,应该是没伤,虚惊一场。”

  大妈一听顿时炸了:“你什么意思?撞了人想赖账啊?哦,我明白了,你让我找什么没人的地方,我一离开你们就开车跑了吧?做梦吧你,没门儿!”

  “那这样,您带孩子上车检查,我们总跑不了吧?”

  大妈认真思考了一下,冷哼一声抱着孩子起身,柯恩赶紧起来开车门,把祖孙俩让进车里。

  柯恩连忙拉过二人组,指着小猫简要说了自己的判断,最后说:“看来是小女孩追着猫跑,突然看车飞奔过来吓昏过去了。万幸啊,刹车再晚一秒,不,半秒,撞死的可就不只是猫了。”

  二人组齐齐松了口气。猪队友说:“要是这样就不怕了。一会儿老太太看着没事,咱就可以走了。”

  柯恩瞪他一眼:“走个屁。人家祖孙俩就算不要精神损失费,孩子的猫死了总得赔吧?衣服上都是血,不得给人家买身新的?反正你俩撞的人,钱你俩出。”

  说话间大妈抱着孩子要下车。柯恩迎上去问:“怎么样?”

  大妈看着他点点头,一脸问号的说:“确实没受伤。那么多血是咋回事儿?”

  柯恩感慨的想,大妈人挺实在,言语间就不是想讹人的意思。既然讲道理那就好办了。

  “那好,大妈,您先把孩子搁车上,我单独和您说点事儿。”

  大妈现在显然对柯恩有了一些信任感,依言放下孩子下了车。柯恩带她来到车头,又给回放了一遍案情,末了说:“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是我们不对。您要多少赔偿说个数,我们能办到的一定办。”

  大妈现在脸色和缓了不少,开口数落仨人:“你说说你们三个年轻人,开车怎么这么猛啊?得亏没出大事,否则撞人的被撞的都是悲剧。那么多交通事故血的教训,你们怎么就不往心里去呢?电视上有个公益广告,号召大家做中国好司机,你们看过没有?看到了就要照着去做。”

  柯恩和二人组连连点头,表示大妈说的对。

  大妈看来对三个人的态度比较满意:“嗯,希望你们说到做到……至于赔偿……”

  说到这儿她突然愣了一下,像是刚看到猪脑子脸上的抓伤,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指甲。

  “……就算了。刚才我可能说了你们几句吧?情绪激动起来兴许不好听。算是扯平了吧。”

  您老可不光说了几句……

  柯恩忙笑着说:“您老真是大人有大量。不过这怎么好意思?我们要不表示表示心里也不安。至少得给孩子买身新衣裳吧?”

  “算了,旧衣服了,不值什么钱,刚好买新的。”

  “那猫呢?怎么赔?”

  “不用你们赔。这猫不是我家的。许是妞妞在路上看见了,追着它玩吧。”

  柯恩一下子对大妈肃然起敬。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在马路上看见倒地不起的老年人,一定先扶起来再说。不能因为害怕变老的坏人,放弃帮助没有变坏的老人。

  怀着有点小激动的心情,柯恩主动说:“大妈您真是太通情达理了。您这是带着孙女遛弯呢吧?要去哪儿?我们开车送您。”

  大妈想了想:“孩子一身血确实也不好看,得洗洗澡换身衣服。这样吧,你们把我们送回家吧。”

  她又心有余悸的看看二人组,趴到柯恩耳朵边说:“我可不敢坐他俩的车,你开车送吧。”

  “好嘞。”柯恩点头答应下来。大妈转身上车把小孙女抱下来,往后面柯恩的车走去。

  柯恩招呼二人组赶紧上车,突然闻到一股异味,抽抽鼻子顺着气味看过去,发现猪脑子的裤腿湿乎乎一片,还滴滴答答往下淌着什么。

  这是……吓尿了?!

  接收到柯恩的目光,猪脑子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自辩:“刚在车上水喝多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