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4

  柯恩捧着小刀,似乎是被刀鞘上残留的体温烫着了,猛地回过神来,赶紧把刀揣进衣兜里。回头看看不远处的洛桑,看见他正被几个小伙子簇拥着喝酒,好像没有注意到这里,不由松了口气。正巧刚才撺掇他跳舞的那个姑娘从身边经过,柯恩赶紧叫住她。

  “你好。”柯恩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和大家都不熟,有些事想找人问又不知该找谁,所以想问问你……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请问……”

  姑娘看来是个豪爽人,不等柯恩说完就接道:“哦,我叫卓玛。”

  柯恩呆了呆:“……你们部落有几个卓玛?”

  姑娘忽闪着大眼睛:“嗯,三四个吧?齐达克婶子、扎西奶奶……嗯,加上我三个。”

  柯恩觉得口中有些发干,但仍抱着一线希望问:“那,和白玛梅朵一起玩的卓玛,就只有你吧?”

  他指指刚才白玛跑向的人群:“那里没有别的卓玛?”这时才发现,白玛并不在人群里,不知这一会儿功夫去哪儿了。

  姑娘往人群里看了看,转头奇怪的看着柯恩说:“没有啊。怎么啦?”

  “哦,没什么。”

  柯恩想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可心里有点乱,难以将精力集中到忽悠上。

  “那,你想问什么事?”幸好姑娘看上去记性不错,把话题拉回正轨。

  “哦,我是想问问,白玛和洛桑,嗯,就是威利斯老人的孙子,他俩是不是正在谈恋爱?”

  姑娘忽然颇为玩味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干什么?是又怎样?不是又如何?”

  柯恩看着她的表情,尴尬地说:“没什么……不想说就算了。”

  姑娘做出很蔑视的样子:“有心没胆哪?还亏是个男子汉呢。你是不是想追白玛?”

  “啊?不是,你误会了……”

  “想追就追吧。我支持你!”

  柯恩眨眨眼看着她。

  “不是,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可不想当男小三……”

  “谁开玩笑了?他俩又没确定恋爱关系。”

“……你说他俩没谈着呢?”

  “是啊。洛桑喜欢白玛,不过白玛好像不喜欢他。反正俩人不是男女朋友。所以你尽管放心啦……总之我支持你!”

  柯恩哭笑不得,忍不住问:“那我先谢谢你啊。不过,你为什么那么看好我呢?”

  “切,谁看好你了?不管是谁追白玛我都支持啊。”她一派理所当然的说。

  “为什么?”虽然心里藏着事,不过这姑娘太有意思了,勾起了柯恩的好奇心。

  “因为我喜欢洛桑啊。”

  

  卓玛蹦蹦跳跳地走远了。柯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有牧人从他身边经过,都热情的邀他一起喝酒或是跳舞。柯恩努力陪着笑一一婉拒。

  然后威利斯老人走到他身边。

  “找你半天,在这儿干什么呢?走,陪老头子喝酒去,今夜不醉不归,哈哈。”

  他伸手拉着柯恩向自己的位置走去。柯恩在老人对面盘腿坐下,感到有些疼。他被裤兜里的小刀硌了一下。

  柯恩隔着裤兜轻轻触摸着刀身,感受着上面传来的温度,猛地紧紧攥住又赶快松开。他的视线投向刚才白玛梅朵消失的方向。那里人群欢闹,伊人却不见踪影,不知在哪里等着自己承诺的礼物。

  对不起。我说从不骗人。这句话本就是骗人。我说从不骗人。但我骗了你。

  对不起。你把你的刀给我了。我却不能送礼物给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这是牧人女儿的定情刀,送给心爱的英武情郎,既可防身,更是信物。

  对不起。你是草原上最美的公主。只可惜,我却不能成为你的金刀驸马。因为你不知道我知道,我却知道你不知道。谁让我,已经是个有太多故事的男同学。

  对不起,这些故事像是枷锁,我自己都无法挣脱。你想要自由地舞蹈,不该找一个带着镣铐的舞伴。

  

  老人喝了几碗酒,一个小伙子从人群外走进来找到他,说是又有客人到了营地外,请求留宿一晚。于是老人起身急匆匆赶了过去。临走前把正和伙伴玩摔跤的洛桑叫过来陪柯恩吃饭。

  此时看着面前的羊肉,柯恩有些食欲不振。

  “你怎么不吃啊?”

  洛桑坐在对面,用小刀切下一块羊腿肉放进嘴里嚼着,看着柯恩含混不清的问。

  “中午吃多了,没胃口。”

  柯恩有些心虚的避开他的视线。

  “对了,白玛去哪儿了?刚才看你们跳舞,一转眼就不见了。”

  柯恩看见卓玛好像正向这边走来,立即有点忐忑。她不会是跑过来找洛桑表白兼告密的吧?

  “呃,我不知道,她突然就走了。”

  柯恩的目光紧随着卓玛,随意回答洛桑的问题。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卓玛忽然拐个弯,向另一边走去。柯恩很清楚的看见她在转弯的一瞬间,冲着自己促狭的眨眨眼。见她走过去,柯恩心里松了口气。

  洛桑突然前倾着身子凑过来,笑得一脸暧昧,手中刀光闪烁,倒真把柯恩惊了一下。

  “你一直看着卓玛干什么,是不是心里有不太纯洁的想法?”

  柯恩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关你毛事?”

  “难道让我猜着了?”

  洛桑笑得更欠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喜欢就说啊。”

  喜欢就一定要说出口吗?有的喜欢是。有的喜欢,就不能是。

  柯恩端起酒碗猛灌了一口,很辣,差点流出眼泪。

  看他这个样子,洛桑自动脑补了一番:“你别是不敢说吧?哈哈,没看出来你还那么胆小。得了,兄弟的事,就是我洛桑的事。要不我替你牵个线?”

  柯恩这回真惊着了,想象着洛桑找到卓玛之后可能的对话及由此引发的后果,慌忙摆手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瞎掺和啊。”

  “不是吗?唉,我也是为了卓玛好。很多小伙子追求她,她都爱答不理的,真不知她怎么想的。”

  

这时柯恩听到了熟悉的说笑声。讶然望去,老人陪着两个人谈笑着已快走到近前。

  柯恩一愣。

  “你俩怎么来了?”

  “靠,你还没走哪?”

  二人组也看到了柯恩。双方——那一方是猪脑子——同时问出来。

  老人左右看看,笑了:“你们认识啊?”

  柯恩点头:“嗯。前两天我们都在西边的汽车旅馆住。”

  “噢,那再相见真是缘分啊。既然都认识那就更好了。来,大家快坐,喝酒,吃肉!”老人看来也很高兴。柯恩也有同样的心情。虽然相处时间不长,还谈不上是有深交的朋友。但在千里孤旅之中能再次相遇熟悉的面容,总会油然而生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他冲猪队友笑笑,算是打个招呼。而后目光转到猪脑子身上:“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还盼着我早点滚蛋啊?就这么不想碰见我?”

  比起猪队友,其实他更喜欢猪脑子一些。他想可能是人们都更容易对傻一点的人不设防吧。聪明人之间,总是很难相互信任的。

  猪脑子挠头笑笑,好像一时间不知怎么回话。一旁的猪队友笑着替他解围:“我俩来的路上还说起你呢。都以为你今天一早就走了,碰不上了。没想到你跟这儿又蹭了一天饭。”

  柯恩哈哈大笑。等几个人坐好,老人和二人组互相敬过酒,柯恩端起碗:“刚才主人和新客喝过酒,下面该咱们哥仨了。再见真是有缘。我敬你哥俩,来,干了!”

  三个人端起酒碗在空中碰了一下,全都一饮而尽。末了都碗口向下,示意一滴不剩,一起哈哈笑起来。

  喝了一会儿,柯恩发现二人组似乎有点心事。他想了想,向猪队友使个眼色:“我去方便一下。”

  猪队友明白了柯恩的意思:“正好我也去。”

  他看看猪脑子:“你不是快下车的时候就说想解手吗?”

  猪脑子还没笨到不可救药:“哎呀,哥,你这一说俺那感觉又来了。”

  三个人向人群外的空旷地走去。草原上没有厕所,牧人们自有方法解决个人卫生问题。回头看看离得远了,柯恩问:“看你们心事重重的,咋,还想着那件事呢?”

  猪队友沉默一下,开口道:“你见着那俩人了么?”

  柯恩知道他指的是谁:“没有。听这儿的人说这两天也没人来投宿。”

  他边走边说:“奇怪得很,不知去哪儿了……我说,还是你说的这事儿已经和咱们没关系了,怎么还念念不忘的放不下?”

  黑暗中,猪队友似乎牵着嘴角笑了笑没回话。柯恩想,莫非他记挂着那尊玉观音,想要夺回来?要真这样胆儿也够大的。那是杀手哎。真是人为财死。

  “对了,你们的事情办完了?”

  柯恩想起走时二人组说还有事要办。

  猪队友嗯了一声,随后说:“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回内地。你呢?继续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们一起走?”

  柯恩感觉又被裤兜里的小刀硌了一下,轻轻咬下牙:“咱们一起走吧。”

  “那好,明早七点我们去找你。你在这儿大酒大肉的也腻了吧?明天早饭不吃了,留着肚子到城里再吃。”

  柯恩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么着急干嘛?”

  猪队友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天气预报说明天上午有雨,早点进城能避开……回去吧。跑了一天也累了。你也早点休息。记得明早七点。”说完转身带着一直默不作声的猪脑子往回走。

  柯恩莫名其妙看看天上。看天象不像是有雨的样子啊。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