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3

  柯恩这回是被洛桑摇醒的。

  “本来爷爷说不让打扰你的。”

  他一脸抱歉的表情:“可是大家都到了。你怎么样,能参加吗?”

  柯恩用力揉揉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再看看表,晚上七点了。一气儿睡了五个多小时。想想自己从昨夜到现在,除了吃就是睡,真跟二师兄一样了。

  “没事儿,睡好了。咱们走吧。”

  几百人聚在部落中间的开阔处,排成一圈圈的,围着熊熊的篝火踏着步子在行进中唱着跳着。马头琴声和马奶酒香飘荡在天地之间,在人群内外隔离出冷与热的交界。柯恩随着洛桑走到内圈,找到了火光映红脸颊的威利斯老人。

  看到他俩,老人微微笑着,缓缓抬起双臂张开手掌向下按了按。近处唱歌跳舞的人们看到停了下来,然后像石子投入湖中的涟漪一样扩散开来,一圈圈的牧人停下动作,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向他的方向。

  老人清清喉咙,扬声向人群说道:“巴格尔的人们,长生天的子孙,我们的尊客已经来了。白玛梅朵,巴格尔最美丽的花,你在哪里?快向尊客献上哈达和美酒吧。”

  一位姑娘从人群中走出,手捧着洁白的哈达款款走到柯恩面前。柯恩呆愣愣的看着她。太漂亮了……

  突然脚上传来一阵剧痛,将他的神思拉回现实。洛桑面无表情的踩着他的脚,目视前方嘴唇轻动,以只有他听见的声音说:“擦擦口水……还有,白玛是我喜欢的人。”

  真疼啊。柯恩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悄悄从他的鞋底把脚抽出来。看着姑娘低头抿嘴轻笑,不知是看见了自己的猪哥样还是吃瘪样,赶紧弯下腰去。姑娘上前半步把哈达挂在柯恩的脖子上,旁边有人又递给她一碗酒。她手捧酒碗轻轻唱着,清亮的歌声如月光下潺潺的泉水:

  “尊贵的客人请您品尝,

  这酒醇正,这酒绵厚。

  让我们心心相印,友情长久,

  在这富饶的草原上共度春秋。”

  柯恩微微躬身,双手接过酒碗一饮而尽。场中顿时欢声雷动。他把碗还给姑娘,她冲他笑了一下,转身回到人群当中。

  此时洛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刚才对不起,我太小心眼了。草原的汉子不应该这样……你要是喜欢白玛,咱俩公平竞争。”

  柯恩侧头瞟他一眼。怎么竞争?决斗吗?再说哥又不是自走炮……

  洛桑明亮的大眼睛看过来,柯恩笑笑:“你想哪儿去了?再说你俩一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记得结婚的时候请哥喝喜酒啊。”

  威利斯老人呵呵笑着大手一挥,人群再次欢闹起来。白玛梅朵被身旁几个咯咯笑着的姑娘推着过来,其中一个扬声喊:“尊敬的客人,陪我们最美的白玛跳支舞吧。”

  柯恩下意识看了一眼洛桑,看见他满眼炽热的看着心上人。英俊的小伙子今夜盛装出席,华美长袍的腰间别着银制小刀,刀鞘上镶着绿松石,在火光映衬下闪闪发亮。

  ……他应该是出于无意识按着刀柄吧?

  柯恩胆战心惊的把目光移开,尴尬的对白玛笑笑:“跳什么舞啊?呃,我跳得不好。”

  白玛脸红红的轻笑着不说话。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响起来:“我们的民族舞你不会吧?”

  柯恩老实的点点头。

  “那探戈呢?”

  柯恩有点儿愣。你们这么国际化啊?

  “会一点儿。”

  “那就跳探戈吧,白玛跳得可好了。”

  柯恩想想探戈的某些舞蹈动作,再想象一下洛桑在一旁看着时可能会有的反应,擦擦头上的汗说:“还是跳交际舞吧?我熟悉一点。”

  其实主要是因为动作尺度不大……

  

  “你很热吗?”

  两个人跳了一会儿,可能是陌生感减弱了,白玛第一次主动开口。

  “啊?”柯恩把偷瞄洛桑的余光收回来。这舞跳得,跟偷情一样。

  “我看你光流汗。”

  “哦,呵呵,可能是篝火太旺了。”

  “嗯。”

  她又微低下头沉默下来。火光照在她长长弯弯的睫毛上,忽闪忽闪的。

  柯恩觉着冷落自己的舞伴是件很失礼的事,于是轻咳一声:“我知道梅朵是花的意思。白玛是什么意思啊?”

  姑娘抬头看他一眼。

  “白莲花。”她轻轻说。

  “哦。”柯恩顺口说。“那你的名字翻译成汉语,连起来就是白莲花花?”

  姑娘噗一声笑出来。

  柯恩奇怪地看着她,眨眨眼反应过来。郁闷地想,哥这么幽默真不是故意的……

  “呵呵,开个玩笑。白莲花,这名字真好。出……”柯恩赶紧把“淤泥而不染”咽回去。难道把部落比成淤泥?自己时不时的脑残,真该找大夫好好瞧瞧了。

  姑娘终于不再低着头,而是仰起脸看着柯恩。眼睛弯弯嘴角弯弯,看来已经猜到柯恩为何欲言又止。

  这倒也不错。距离感一下子拉近了。

  幸亏柯恩有点急智:“……出自一首歌吧?许巍唱的。”

  “那是蓝莲花。”姑娘小声纠正。

  “对,蓝莲花。”

  我当然知道。

  “你会唱吗?”

  “原来会。好久不唱,歌词记不全了。”

  “那,能唱几句吗?我很喜欢这首歌。”

  姑娘眼神迷离:“自由得像小鸟一样……真羡慕那样的生活。我也想从这里出去,看看广阔的世界。看看大城市究竟是什么样的。”

  是围城心态么?城里人想到城外去,城外的人想到城市里来。

  柯恩低头看看她。姑娘比他矮半个头,素净的脸上没有化妆,泛着健康的苹果般的光泽。黑亮平顺的长发舒松散开,发丝间萦绕着淡淡花香。这一刻,柯恩感到身上的燥热褪去,像有一股清凉的泉水流到心房,又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他轻轻唱起来。他也很喜欢这首歌,有一段时间经常单曲循环。只是这些年物是人非,许多心情随着时光匆匆流走,得有……七八年没唱了吧?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模糊的歌词渐渐清晰。一扇大门打开,眼前是无尽黑暗的走廊。无论你愿不愿意,时间之手都会把你推进门内。你顺着走廊蹒跚而行,一次次跌倒又爬起。眼前是一程复一程的黑寂。回头望,那扇门已轻轻关起,至多只能捕捉到最后一抹光亮,倏忽消失不见。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咳、咳、咳。

  大概是最近抽烟太多有点咽炎,柯恩突然剧烈地咳起来。最后一个音唱破了。

  “没事吧?要不要喝点水?”姑娘很关切的问。

  柯恩弯腰咳着摆摆手:“不好意思,有点咽炎。没事现在好了。”

  “嗯,没什么,没事就好。”

  她点点头,顿了一下轻声说:“你唱歌很好听。”

  “你也听出来了?他们都说我是实力派偶像歌手。”柯恩开个玩笑。

  “经常呕吐的偶像?”姑娘抿嘴乐。

  唉,挺文静的姑娘,怎么变得顽皮了?

  “你刚才唱歌时的样子,很像许巍。”她仰头看着他,很认真地说。

  柯恩摸摸自己的脸:“不是吧?难道他们都在骗我?我长得只是有实力?”

  她笑出声:“嗯,长得特别有实力……我是说,那种神情像。”

  我知道你的意思,傻姑娘,我只是开个玩笑。因为我也不确定,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还有没有那么纯粹的心情,那么纯净的神情。

  “对了,你看到洛桑腰间的那把刀了吗?”

  柯恩突然有一丝丝失落。恋爱中的人们,也许心里眼里始终只有对方吧。

  “看到了啊。真漂亮。得值不少钱吧?”

  “切,怎么眼里只认钱?”

  姑娘一副鄙夷的样子:“那是他家的传家宝呢,也是我们族里的宝贝。只有历代长老,或者是长老的长子长孙才能佩戴呢。”

  柯恩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噢,我明白了。象征着权力。就跟屠龙宝刀一样,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嗯,差不多吧,柯大侠。”

  姑娘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腰际:“那你看我的刀好看吗?”

  柯恩仔细看去,才发现原来白玛腰间也别着一把小刀。刀鞘是黑牛皮制成的,上面也没有镶金嵌银的装饰物,难怪不仔细看发现不了。不过做工考究,虽然乍一看平平无奇,但是线型流畅灵动,

  “怎么,不好看?”

  看柯恩沉吟不语,姑娘问道。

  “我是想……看来普通群众和领导干部确实存在着差距。”

  姑娘一扬眉:“噢,贵客看不上呀。”

  “没有啊。挺好看的。质地和做工也都很好。”

  “真话?”

  “当然。我从不骗人。”

  “那比洛桑的刀呢?”

  这是什么?两口子别苗头?

  “呃,各有千秋吧。你的刀就是那种低调的奢华。”

  “哼,还挺会说话。”

  姑娘解下刀,拿在手里看了看,突然一把递给柯恩:“送给你了。”

  柯恩呆了一下,不自觉的接过来,一句话脱口而出:“为嘛啊?”

  姑娘皱皱鼻子:“送个礼物啊,哪来那么多为什么。那,你回送我什么?”

  柯恩觉得身上又热了。苦着脸说:“那个,来得匆忙,身上就只有打火机和烟了。”

  他把刀往前递递:“要不你先拿回去,等我回屋找到礼物再互赠。”

  姑娘轻轻咬着嘴唇,把手背在身后不接:“送出去的礼物怎么能拿回来呢?那你回头找到了再送我吧。”

  她转头看了看人群:“卓玛她们还等着我玩呢,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柯恩回话,像小鹿一样转身就跑。跑了两步停住,回过头对呆站着的柯恩说:“你说过不骗人的,记得送我礼物。”

  “哦,哦。”柯恩呆呆应着。

  姑娘甜甜笑了一下,跑远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