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2

  部落里大多是女人、老人和孩子。青壮男性大都不在,柯恩想应该是放牧去了。老人们有的独自坐在毡房前抽着烟袋,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下棋。孩子们在草地上做游戏,女孩子和小一点的男孩子们玩老鹰捉小鸡,稍大一点的男孩子则捉对摔跤。女人们各自忙着家务,有洗衣服的,有煮饭的。柯恩看见了老阿妈,她坐在马扎上,手边放着一只铁桶,正在挤羊奶。

  再往前转到一处开阔地,柯恩找到了威利斯老人。他正蹲在地上洗手,铝盆里的水一片血红。

  “你来了?睡得怎么样?”

  老人见到他,乐呵呵地说。

  “睡的很香。您这是刚宰完羊?”

  柯恩看见老人旁边的地上放着一张案板,一头肥羊鲜血淋漓的躺在上面,一位中年汉子正在埋头处理羊的内脏。

  “是啊,一会儿就架上烤。”

  老人在血水盆里捞了一下,取出一把尖刀,站起身从长袍里拿出一块手帕细心擦拭。

  “一会儿尝尝我们牧民的手艺。哦,这是我儿子格日楞,你昨天见到的小洛桑的阿爸。洛桑呢?给你安排早饭了吗?”

  中年汉子站起身笑着向柯恩行礼问好。原来小伙子叫洛桑。

  “洛桑安排我吃过了。他本来要陪我的,我看他有些累,叫他回去休息了。”

  “嗯……哎,你的同伴呢?在房里没出来?哈哈,难道还没醒?你们这些年轻人,还喝不过我个老头子。”

  “您是宝刀不老啊。草原的美酒也真是香,让人喝不够。”

  柯恩先笑着恭维,然后说:“他倒是比我醒得早,也在部落里转着。”

  “哦……好了,就让格日楞在这儿忙乎吧,要不我陪你转转?”

  “谢谢您,不用了。您去忙,我留在这里给格日楞大哥打下手吧。”

  老人把脸一板,佯作不悦:“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既然你不转了,那咱们回毡房喝茶说话。”

  两个人回到毡房,进门一看,硬汉已经回来了,正盘腿坐在炕桌前喝茶,一脸享受的样子。见到柯恩和老人进屋,颇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殷勤招呼着:“来来,大叔、老弟,来尝尝我煮的茶。味道很不错啊。”

  从昨天接触到现在,柯恩更深刻地理解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譬如眼前这位,真是脸容硬朗,脸皮更加硬朗。

  柯恩和老人盘腿坐下。硬汉沏了两杯茶,递到两人面前。柯恩闻了闻,倒确实是香气四溢。缓缓品了一小口,在唇齿间回味一番,不由对硬汉刮目相看。没看出来丫居然还颇懂茶艺啊。

  “昨夜承蒙大叔款待,喝了好酒,睡了好觉。我先以茶代酒,谢谢大叔。”

  硬汉举起茶杯敬向老人:“中午吃完饭就要开车上路,不敢喝酒了,还请大叔见谅。”

  老人闻言一脸惊讶:“怎么这么着急走?这方圆几百里,怕是没有住宿的地方吧。”

  “哦,前面七八个小时的车程,有一家汽车旅馆。我昨天本想到那儿投宿的。”

  硬汉看一眼柯恩,促狭的挤挤眼说:“我和这位兄弟在半路遇上,他就是从那里一刻不敢耽搁的过来的。”

  他说“一刻不敢耽搁”几个字时加重了语气,嘴角还含着笑。

  你丫是不作不舒服斯基啊。

  柯恩同时也有些意外。昨天他说赶到旅馆时间太晚,今天又奔着半夜的干活,这是什么节奏?想想就算他到了旅馆发现老板死了,那时候与自己远隔千里,应该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报警抓自己。

  “那到了不很晚了?何必急着走。我已经通知了部落里的老少,晚上升起篝火大家一起陪贵客热闹热闹。你若有事不能多住两天,明天一早再走不迟。”

  老人说到这儿又示意柯恩帮腔:“你说是不是?”

  “是啊。夜里行车不安全。而且老板出门可能还没回来。”

  “实在是有急事,今天走已经晚了。至于老板么,要是不在家,我就在车上熬一宿。总之必须要走了。”

  不管老人如何一再挽留,硬汉虽然再三致歉,但是态度很坚决。

  最后老人无奈叹气,转头看看柯恩:“你呢?吃完午饭也要走吗?”

  柯恩本来确实是这么想的。吃完饭启程奔赴内陆,天黑前就可以到城里了。不过看看老人失望的神色,再想想自己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三刻,明天早上走也不误事,于是笑着说:“我今天不走。草原上的篝火晚会我还没参加过呢,一定要好好见识一番。明天早晨再和您辞行吧,只是又要叨扰一天了。”

  老人终于变得高兴一些:“什么话?有客自远方来,高兴还来不及呢。那说好了,再陪老头子多喝几碗好酒。”

  柯恩笑着应下。老汉又转向硬汉:“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道理我懂。那中午你多吃点,也是为你送行。路上也要小心。”

  “我记住了。来,大叔,我再敬您一杯。”

午饭时老人全家齐聚一堂,老两口,儿子儿媳和孙子洛桑一起陪客。烤全羊香喷喷的,让人食指大动。

  送行宴连着接风宴,柯恩又灌下去几碗烈酒。马奶酒入口不辣,可后劲极大。柯恩昨夜有了经验,想着万一喝多了晚上联欢时怕要出洋相,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怎奈主人殷勤劝酒,自己也想让老人开心,其实也没少喝多少。就这样等到酒足饭饱的时候,还是醉眼迷离神智不清了。

  硬汉和众人告别,大家起身相送,一直送到了停车的地方。硬汉开口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家留步请回吧。山水有相逢,以后有缘再见。哪天遇见我李三江,大家有什么事不用客气只管说。回吧回吧。”

  以为老子喝醉了瞎忽悠啥呢?你丫说得好听,一个联系方式不留怎么找你去?

  柯恩晕头转向的跟着老人他们转身往回走,忽听到硬汉在身后说:“柯老弟暂且留步,我跟你说两句话。”

  柯恩转过身看着他。硬汉走到面前,看大家都渐渐走远了,压低声音贼笑着对柯恩说:“兄弟,你要交好运了。听说草原上的姑娘可奔放得很,晚上唱着歌跳着舞,说不准哪个就看上你。好好把握机会啊。不过嘛,要是不想泡妞泡成老公,记得明天早上还得跟昨天一样跑快点儿。”

  柯恩酒意上涌,胸腹间一阵翻腾,噗地大口把酒吐出来。硬汉慌忙闪身躲开,好悬喷他一身。柯恩翻翻白眼,有气无力的对他拱拱手:“对不住。实在忍无可忍了。苏公公好走不送。”

  硬汉哈哈大笑,转身上车,绝尘而去。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