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1

  草原上的牧人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迁徙。总的原则是逐水草而居。哪里水草丰美,就举家迁到哪里。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譬如雪狼部落,就已经是半游牧半定居的状态了。夏秋之季,青草茂盛,牧人们就赶着羊群来到草原深处。到了深秋绿草凋零,他们就又带着养出膘来的大羊和出生的小羊羔,搬回草场与内陆结合部的村落过冬。然后等到又一个万物生发的春天结束,再次回到草原。如此循环,周而复始。**在民族传统与现代文明之间。

  现在初秋已过,即入中秋。距离他们的再次启程还有月余时间。羊群都已归圈,百来个毡房聚居一处,在黑夜中显得安静。在靠近路边的一侧,有一顶***离群索居的突出在前。

  应该是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旅行帐篷的拉链拉下,一个人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没戴帽子,耳孔里塞着耳机。是个二十出头的平头小伙子。

  柯恩和硬汉相继下车走到近前。小伙子把耳机掏出来看着他俩。两个人对视一眼,硬汉笑笑示意柯恩说话。

  “您好朋友。我们是游客。天晚了想在贵处借宿一宿,请您跟管事的老人说明我们的来意。”

  柯恩听说过这些游牧部落还多少保持着一些古老习俗。比如部落里来了客人,按老辈的规矩不是谁家想接待就可以自己做主的,一般都要请示族中的长老。当然如今时代变了,这些老规矩执行起来就不那么严格了,不过这么说一句总不会错。

  小伙子仔细打量一番柯恩和硬汉,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他手上拿着一个音乐播放器,身上穿着牧人的传统长袍,不过从下摆处可以看见里面穿着牛仔裤。

  “客人请稍等,我去找爷爷。”

  他回身从帐篷里拿出一顶帽子扣在头上,就是西部片里美国牛仔们戴的那种。冲着柯恩和硬汉腼腆一笑,反身向部落里跑去。柯恩这时才注意到,他脚上蹬着的也是西部牛仔样式的马靴。

  时代真的变化了。

  硬汉掏出烟给柯恩,两个人吸着烟等待。柯恩仰头看看天上,没有月亮,星星忽明忽暗,依稀能辨出几个星座。北极星亮一点,在夜幕中闪着光。

  “你喜欢看星星?”

  “嗯。”

  “别说,从侧面看你挺像都教授。”

  柯恩被烟呛着了,边咳边说:“大哥你还看韩剧啊?那你看甄嬛传不?”

  “看啊。电视上天天播,想不看都不行。”

  “哦,那你也像里面一人儿。”

  “谁?皇上?”

  “不是。苏公公。”

  

  俩人正无聊的打屁,小伙子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长着典型的牧人的红脸庞。

  “两位客人,这是我爷爷。”

  老人爽朗的笑着:“尊贵的客人,欢迎你们来到巴格尔部落。”

  原来雪狼部落的正式名称是巴格尔。

  柯恩和硬汉赶忙按照草原风俗躬身行礼。柯恩说:“尊敬睿智的老人家,我名叫柯恩,这位是……”

  柯恩看看硬汉。他忙接道:“我是李三江。”

  柯恩接着说:“我们是旅途上的游客。天色已晚,羊儿吃饱了都回了圈,鸟儿吃饱了都回了巢。可我们却无处吃喝睡觉。所幸长生天庇佑,指引我们来到了流淌着高贵血脉的巴格尔人的地方。请您允许我们在此借宿一晚,我们深表感激。”

  老人满脸惊喜的看着柯恩,激动地说:“怪不得早上起来听见喜鹊叫,昨夜梦里梦到百灵鸟。原来是长生天派来了使者,给巴格尔的子孙带来了大福报。”

  他咂咂嘴,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两个人充满韵味的对话,眼中透出回忆的神色说:“吃了智慧果的年轻人,没想到你对草原人的拉话如此熟悉,难得难得。老汉活了这么久,还只是在小时候听过其他部落的客人和阿爹这么对话呢……哎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真是怠慢了贵客。快请到我的毡房,先喝杯热腾腾的酥油茶暖暖身子吧。”

  柯恩笑着再次行礼。老人乐呵呵地回礼说:“哦,老汉的名字是威利斯。两位客人今夜就在我家休息吧。”

  

柯恩从宿醉中醒来。头还晕晕沉沉的。

  老人的毡房大约有二十个平方,布置得传统而简朴。昨夜来到毡房门前,慈祥的老阿妈已等在门口,笑着招呼客人进屋喝茶。房间里现在还飘散着酒香,只是空无一人,硬汉也不知去哪儿了。

  此时门帘掀开,昨夜放哨的小伙子走了进来,看着柯恩露出灿烂的笑容:“客人醒了?想吃点什么,我去端来。”

  “谢谢。就喝点粥吧。你爷爷他们呢?”

  “爷爷去宰羊了,奶奶去挤奶了。爷爷说你们醒了以后,要是不想呆在房里,就出去转转。哦,你的那位同伴刚才起来,已经到部落里逛去了。”

  柯恩本来是打算一早走的,这样中午就可以到内陆了。不过看看表,已经九点一刻。起得这么晚,更何况昨夜老人一直盛情留饭,说走实在不恭敬,只好在这里吃中饭了。

  柯恩起床收拾内务,从炕桌上取了青盐走到门外。牧民的生活已经现代化了,在定居的村落时和汉人无异。不过到了草原之后,为了保护原生态,他们还沿袭着过去的一些传统。比如刷牙不用牙膏,而是用古法自制的青盐。在草原地区生活了一段时间,柯恩对此倒是有所了解。

  刚把口中的盐水吐出来,小伙子端着小米粥过来了。柯恩从他手中接过碗,感觉温温的正合适,就站在门前咕噜咕噜喝下去。温热的粥顺着喉咙流到腹中,像春雨缓缓漫过干涸的麦地,滋润着五脏六腑,说不出的舒服。

  温暖友善的笑脸,阳光普照的天地,舌尖上唇齿留香的味道。这才是作为人该拥有的生活啊。

  柯恩把喝得一滴不剩的粥碗还给小伙子,笑着道谢。

  “不用客气。我带你在部落里转转?”

  他笑呵呵的接过碗说。

  柯恩看他眼中布着血丝,问:“看你的样子,昨晚没睡好?”

  “嗯,要守夜啊,睡不踏实。”

  “一直是你守夜?不愧是长老的孙子啊,肩负着重大责任。而且,一定是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柯恩笑着送上顶高帽。

  果然,他看起来更高兴了,同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一个听到马屁就开心的大男孩啊。

  “也不是,部落里的年轻人轮流值夜……我是他们的头儿。”

  嘿嘿,最后一句补充出卖了你的心呦。

  “嗯,那你以后也会像你爷爷一样,成为整个部落的领头人的。”

  “那有什么意思啊?”

  他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我考上大学了,篮球特招。教练说我毕业后可以打职业联赛。”

  “噢,了不起,中国篮坛又多了一位像巴特尔一样的草原雄鹰。”

  他嘿嘿笑着谦虚两句。不过看起来好虚伪啊。

  “行了,你别陪我了,赶紧补觉去吧。你住哪儿?和爷爷奶奶一起?”

  “不是。”

  他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座毡房:“我和阿爸阿妈住一起。那你随意吧,有事儿去那里叫我。”

  柯恩点点头说好。小伙子转身准备离去。柯恩突然想起买靴男和八分女,不知他们是否还在这里,于是叫住他。

  “对了,昨天还有客人到部落来吗?”

  “没有啊,就你们两个人。怎么了?”

  “哦,没什么。你去吧,我自己转转。”

  他们没来?那去哪儿了呢?难道是迷路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