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 作者:唐果  更新时间:2015-06-10
目录

3

  柯恩把CD放进车载音响,很快一段木吉他弹奏的旋律飘了出来,是典型的民谣曲风。过门不长,然后男低音的吟唱响起。

  “不要让我听到再见

  不要让我说抱歉

  超级的月亮站在天上

  大雨下谁喊着谁的名字

  列车的笛声已经拉响

  周围的人们熙熙攘攘

  远去吧黎明之前的一切

  因为那些曾经都是真的……”

  柯恩抽着烟静静听着,一阵风吹过来,也许是冷的,也许是烟熏的,他觉得眼眶有些湿。

  歌声和烟草同时走向终结。柯恩把烟蒂用力扔向车窗外,发动了汽车引擎。

  旅途是漫长的。远方还遥不可望,碟里的几首歌早已经放完。柯恩每开一个小时,就停下来抽支烟歇一歇。应该不是上瘾了吧?总不能是老了,容易觉得累?

  孤独的路上寂寞如雪啊。

  在他停车抽第五支烟的时候,公路上终于有了点儿变化。一辆SUV出现在视野中。它从对面行驶过来,开着远光灯。

  现在是——柯恩看看表——傍晚六点。它这是要去哪儿?难道不知道最近的宿营地在五个小时以外的地方?

  SUV已经到了近前。车缓缓减速停下,司机从车窗伸头看看站在车旁的柯恩,然后下车走过来。

  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长得很硬汉,和广漠草原的气质很搭。

  “伙计,借个火。”硬汉递给柯恩一支烟,自己也叼上一支。

  “刚抽过了。”

  柯恩摆手不要,掏出火机给他点上。

  硬汉道声谢,满足地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笑着问:“顺便问个路,前面有过夜的地方没有?离这儿多远?”

  不知为何,一阵思绪突如其来的吞没了柯恩。他听着硬汉的问话,眼前却浮现出美女学霸师傅。许许多多的点滴和片段,毫无关联的拼接在一起,从记忆深处迸发出来,像快镜头一样一帧一帧地快速闪过。

  甚至出现了幻觉。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在雪地里追逐的画面。各自身上满是雪球破碎后的斑点。天知道这场景是怎么来到脑子里的。上海不会下那么大的雪,他们也没有等到那个冬天。

  就在她妈妈回复那条信息不久,他接到家乡刘叔的消息。然后,他离开了公司。再然后,他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再再然后,他和她,像两条直线,在交叉后继续前行,没有划下句点。

  

  硬汉咳嗦一声,把柯恩从无尽思绪里拽出来。

  他看到对方奇怪的看着自己。

  “哦,前面有家旅馆,还要走五个小时吧。”

  “谢了。”

  硬汉点头示意一下,回身往自己的车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问他:“对了,你是从那里来的吧?住宿条件怎么样?”

  “嗯,不经常旅行的城里人可能住不惯。不过只是一晚的话问题不大。”

  “哦,那老板人怎么样?我是说,价钱贵不贵?”

  自己压根儿就没给钱……当然这也不能怪自己,要不然给谁呢?掏两张红票儿跟老板一起埋了?就当随份子了?

  可跟他说老板死了也不好,似乎会有麻烦……

  看柯恩一时沉吟不语,硬汉眯眯眼睛,又转身回来。

  “咋?难道……”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柯恩:“兄弟你逃单了?”

  也太会猜了吧?

  柯恩摸摸鼻子,装作掩饰尴尬:“走的时候老板不在,着急上路……”

  “哈哈,兄弟你太实在了。”

  硬汉愣了愣,然后大笑起来:“他不在啊……这大草原的能上哪儿?莫非他也有急事出门了?”

  “谁知道呢,可能是吧,找不着人了。”柯恩硬着头皮说,自我感觉这话也破绽百出。

  “哦。”

  硬汉瞅瞅柯恩,犹豫着说:“那我现在去,会不会也见不到他?这可有点儿麻烦。唉,早知道就在前面一站停下了。”

  “是啊。还真是这样。”

  柯恩附和着。现在只能一条道跑到黑了。总不能让他看到老板的坟吧?那自己就成了杀人潜逃的犯罪嫌疑人了。到时候更麻烦。

  硬汉沉吟着,突然看看柯恩,露出一个笑容。“你是要到雪狼部落过夜吗?”

  “是啊。”

  “那这样好了。干脆我也不去旅馆撞大运了,掉头回雪狼部落算了。正好咱俩可以路上就个伴儿。”

  柯恩瞅瞅他:“你一个人啊?”

  “对啊,就我一人。”

  柯恩看看SUV,同时支着耳朵听听,确实没有其他活物的动静。这家伙如果是个坏人,只有他一个人自己也能对付,不怕他有什么不良企图。

  不过还是得留个心眼。

  “行,那咱走吧,你去掉头,正好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跟着,天快黑了,打着双闪啊。”

  跟在你背后,不怕你玩什么花样。

  硬汉似乎不以为意,答应一声,走回车上掉头。柯恩也上了车,跟在他两个车距后面,一前一后继续赶路。

  又开了一个小时,柯恩减速停车。硬汉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也停了下来。

  柯恩从旅行包里拿出饼干和矿泉水。有点儿饿了,先垫垫肚子。往前不到两个小时就到雪狼部落了。草原上的人热情好客,到了那里应该会有好吃的。

  硬汉走过来敲敲车窗,柯恩摇下来。

  “咋不走了?”

  柯恩把饼干盒递给他,嘴里嚼着饼干含混地说:“饿了。你也来点儿?”

  硬汉瞧瞧他,从盒里抽出两块,一起放进嘴里大嚼:“吃完咱就走吧,中间别歇了,能早到一会儿是一会儿……哎,一个人赶路是无聊。咱俩一起走,我心里感觉就不一样了,觉得踏实了。”

  柯恩点头附和。

  “对了,你在旅馆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住店?加上老板俩人,斗地主都不凑手,够没劲的吧?”

  “哦,还有两个男的,他俩一拨的。”

  柯恩听到问话,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二人组,随口回答道。说完才觉得不对,把买靴男和八分女落下了。不过本就是闲说话,也没必要纠正。

  只是……现在想起二人组,怎么隐隐间觉得哪里不对呢?

  

两个人继续上路。又开了一会儿,一个念头腾地冒出来,从模糊迅速变得清晰。柯恩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想起二人组会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一个逻辑性前提。

  猪队友说是因为玉观音,买靴男才下的毒手。

  这话听上去没问题。符合逻辑。

  可问题是……

  玉观音放在老板房间的床头柜上。房门是关着的。那就是说,买靴男在进门之前,是不可能看见的。

  这是前后顺序颠倒,倒果为因啊。

看上去已经结论清楚的凶案,再次陷入迷雾之中。

  应该是杀人的时候看见了玉观音,才临时起意拿走的吧。

  那他为什么要杀人呢?动机何在?

  如果是买靴男,没理由啊。

  也许……是他本来就和老板认识,因为什么恩怨杀人?

  似乎说得通。

  可回想他的种种言行,又不像……

  最直接的一点是——当初就想到的——他上楼办入住手续时,怎么会知道老板锁着门不见人?如果老板一眼看到他,不就露馅了?

  等等。

  他说他们刚到旅馆的时候,在大堂看到没有人,就直接出门了。

  会不会是谎话?

  实际上,他仔细观察过,知道老板关门休息,所以才有以后的种种表现?

  也不对啊。一来,熟人之间即使不见面,凭声音就能认出。他和老板可是隔着门说了好几句话的。二来,他如果发现老板在屋里,当时又没有别人,为什么不直接进屋行凶?三来,他说是因为在大堂没见着人,以为老板出去了才到外面等着。如果老板就在屋里,他为什么还要出去?他又怎么知道还会有别人到旅馆投宿?如果是担心行凶时正好有人来了被撞见,那也应该约定好暗号,留八分女在外面放风,自己上楼杀人。两个人都出来干嘛?

  柯恩想着这些疑团有些出神,脚不自觉的踩在油门上。车往前一蹿,与前面SUV的距离骤然拉短。柯恩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紧踩刹车减速,堪堪避免了追尾。好悬。硬汉许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急促鸣了两下笛,意思是问怎么了。柯恩轻轻回鸣了两下,示意没事儿继续走。

  算了。自己已经离开了。案情究竟真相如何,和自己没有关系了——话说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关系。

  两辆车一路风驰电掣,在八点半多一点的时候,赶到了雪狼部落。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发布
打赏
钱包余额:0
去充值
这本书真真是极好的,赏!
打赏面额:
打赏面额:5 102050100